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48章掺沙子

第248章掺沙子

        不过吴俊升的这个师其编制与一般陆军师编制不同:通常陆军师辖步兵二个旅,每旅有两个步兵团、师辖一个炮兵团及一个骑兵团。而二十九师却少了一个步兵旅,多了一个骑兵旅,此种编制,在当时实属罕见。

        这怪不得别人,因为这个番号就是在老吴原有的兵力基础上合并而成的,张作霖只是给了他一个名义而已。但即使如此,吴俊升仍然对老张感激涕零,因为这圆了他多年的一个梦啊!

        所以当和韩麟春受命接替许兰洲为陆军第1师师长时,吴俊升心甘情愿地没有一丝丝反对声音,让估摸着张、吴二人会因为利益分割不当而翻脸的冯德麟师长、鲍贵卿督军乃至于段祺瑞总理都看不透这形势了。

        不就是一个虚名么!老吴会傻到不向老张分一杯羹?多的不敢说,平分黑省两个旅的军队总做得到吧?

        可是老吴另有主意。

        从张作霖从容向中|央为他强硬争取一个师长的职位可见,老张的心气已经很大了,敢不把中|央放在眼里了!可是中|央还不是乖乖地照做?可见国家的政治气候已经悄然发生变化了。和老张的手腕比起来,自己绝不是对手!就是再给他一个旅,他也远远不是张作霖的对手。与伸出了獠牙的张作霖交恶,不如顺从点从而获取些好处来得妙。

        这是吴俊升的参谋长董允升的意见,代表了军中绝大多数人的意思。世上总有这么一个人,他对于强者的尊敬是发自内心的。随着张作霖的强大,吴俊升已经自觉地甘做他的下属,所以老吴会坐视韩麟春收编了黑省的军队。

        收拢了英顺和巴英额的部队,让这些老黑省的高级将领成为完全的光杆司令,通过这样,张作霖间接地把黑龙江省攫为己有,从此迈出了向“东北王”转变的实质性步伐。

        韩麟春之所以能够被老张强行安排为第一师师长,主要是为了赌气:在卫队师中,只有他的军衔最高,而且老张刚刚遇到了中|央驳回卫队旅相关晋升的请求,颜面大失,非要在这个任命上较一下劲。你给我脸色看吗?我也还一次颜色。韩麟春资历不高,又只是少将,我却非要任命他为按理应该是中将的师长,看你怎么办?

        不同意?看着江省糜烂,现阶段除了俺老张,看谁还能力挽狂澜?

        不过韩麟春在奉军一系列老将中脱颖而出,免不了让某些人感到不满。在老将众多的27师中,有资格作这个师长的不乏其人,像杨宇霆杨总参议就很不舒服。在他心目中,自己才是第一师师长的不二人选。

        考虑到韩麟春异军突起,原本同为殿下之臣的郭松龄难免会有想法。根据人性定律:面对混得不好的好朋友心里是难过的,但更难过的是,好朋友遇到更好的机会。

        张汉卿却不想让这些不和谐音干扰他的发展大计。历史上郭松龄尾大不掉、杨宇霆恃功傲上的悲剧是他一直思索的。历史上这两位奉系最有才华的人物在人生的盛年凋谢,给奉系以至于国家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虽然他不至于因此而念念不忘,但从制度上弥除这种可能的影响是必要的。

        毛爷爷曾经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不切实际地想凭借穿越带来的王八之气就能够笼络所有人是家想,作为领导者,协调下属之间的关系并适时地制造制约是一种能力。张作霖有手段控制住孙烈臣、张景惠、张作相,他就更应该有办法让韩麟春、郭松龄等人形成积极向上的竞争氛围,而不是互相拆台。

        韩麟春以忠厚著称,又是跟随自己的元老,那就让他成为独|立的一极;郭松龄有能力有手段,但不要让他觉得晋升是理所当然,要徐徐渐进----历史上他就是太过于信任对方才把自己的家当几乎全部交给他,以至于他萌生出兵变的罪恶----姑且称之为罪恶吧。如果他的权力不那么大,行事或许才会不那么嚣张。

        因此考虑良久,张汉卿还是觉得让韩麟春干干净净地掌握一支军队为好----韩麟春是第一个跟随自己的在军界有名望的人,他的青云直上,也是对自己最好的广告----跟我走吧,绝对是正确的选择!

        另外也不无对郭松龄牵制之意----历史上老郭还是有些让人不放心的,有一个榜样,也许对他更有刺激作用呢。但为了安慰老郭,郭松龄仍回卫队师,不过已经升任副师长,自己不在时,全权代理卫队师的工作,也算是给他一个慰藉吧。

        所以郭松龄要等待机会了。

        即使是独|立的一极,张汉卿也不准备把军队交给某个人,而是一个团队。卫队旅(师)在政治部上的建树就是办法之一,韩麟春当师长,王以哲便从卫队师中调离,担任他的政治部主任。跟着王以哲的,是政治教导团的半数干部,毕竟第一师的改编任重道远。

        现在张汉卿挂名的卫队师编制如下:老底子四个步兵团、改编许兰洲三个步兵营为辅助部队、骑兵五个营及老底子骑兵营共六个营为两个骑兵团。这些都是已经成建制的,军官都是被教导团“认可”过的。按照1师2旅4团、外加炮兵团、工兵团、骑兵团和辎重兵团各一个的标准陆军师架构,那个多出的骑兵团就了给第一师。

        黑龙江省步兵第一旅及骑兵第四旅的加入,让张汉卿的实力一下子膨胀起来。人马混杂,也有些良莠不齐。不过不要紧,韩麟春的第一师要从卫队师抽调主力去新建,大可采用“掺沙子”的办法,把这些来自“****”的军队像揉面团似的粘在一起。张汉卿要考虑的,其实是如何把这个新建师有效地控制在手里。

        卫队师其实上不得台面,张汉卿是清楚的。这个年代能够私下里扩兵买马,整营整连都没有问题,但要获得一个建制却是难是加难。军队是国家的产物,虽然被各地军阀控制,但毕竟大义还在。无论张汉卿等人如何努力,实力如何强大,却始终没有一个认可的机会。长此以往,军心未免懈怠。

        既然现在有了这样一个机会,当然要把人马名正言顺地往这里塞,顶多把第一师看作原卫队旅的嫡系或长子吧。于是,原巴英额的步兵第一旅中的四个营分别再被加入到卫队师的四个团中,原英顺的骑兵第四旅中的一个营被交换加入第一师的师属骑兵团中,另一个营交换加入卫队师的师属骑兵团中…

        余下的步兵五个营和骑兵三个营(原编制步兵旅为三团九个营,骑兵旅为五个营)与第一师多出的步兵四个营、骑兵一个营和卫队师多出的骑兵一个营再混乱整编,共编为三个步兵团及一个骑兵团(四营制),加上许兰洲被改编过的团,这是第一师的底子。

        一番复杂的交叉参差后,崭新的第一师诞生了。这里有原来许兰洲留下的、有卫队旅的、有巴英额的、有英顺的部队,但是主要军官都是教导团和卫队旅的。相信在韩麟春和教导团的持续教育下,这支部队将很快姓张。

        原本在许兰洲第一师中很有声望的参谋长李景林,也被继续留下来,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稳定军心,以利改编。李景林醉心于武术,对政治本不热心,这也是他能够在第一师上上下下的军官被轮换干净时奇迹般地存活的原因之一。

        卫队师的任务就是培训新的政治合格、军事过硬的军官,然后伺机把他们安插在各个岗位上。张汉卿相信,只要是卫队师的人出去,他们所在的部队未来一定是属于卫队师、人民党的。

        至于自己会不会被架空,没想过。无论是韩麟春还是郭松龄,都是自己的铁杆,暂时都是依附于自己才能够活得滋润。该放权时就放权,没有必要在意这一职一位的得失,抓权不是挂着职务就做到的。怎么说,自己也是人民党的主席,只要把党权抓好了,不怕控制不住军队。

        再说他现在对于军队的政治和训练制度已经渐渐形成雏形:王以哲虽然是第一师的政治部主任,但仍兼着卫队师的工作;两个师的训练工作统一交由戢翼翘负责,韩麟春和郭松龄两位实际主将只主抓司令部工作。这样,张汉卿能够脱离繁重的日常工作,从更高的角度来审视国内政局。

        韩、王远离奉天,他们在新民土改委员会中的职务也被人取代。在新民县行政改革及土改事务上火线提拔了几十人后,全县的大势基本上就掌握在自己手里了,也不用事必亲躬,何其逍遥。

        张作霖贵为督军,控制二十七师、整编第一师、卫队师,又有盟弟吴俊升在黑龙江镇守,亲家鲍贵卿担任黑省督军兼省长,权力炙手可热;张汉卿则以少帅身份,又掌兵,又管民,还鼓弄出了一个声势浩大的人民党,自然就有人愿意围上去,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何况,他现在手里可是有了奉天的半壁力量。

        而后张作霖行使督军权力,相继收编了驻守在洮南的后路巡防队和驻扎在凤城的马龙潭的右路巡防队,并最终使奉天传统的四支武装力量变成冯德麟和自己两系。在绝对实力上,冯德麟已经明显弱于张作霖。

        二十七师各部与后路、右路的部队呈半包围状环伺冯德麟的二十八师,使冯德麟第一次感受到了张作霖的气势。有了稳定枪杆子支撑的张作霖现在能够做一些早就想做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