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47章利益交换

第247章利益交换

        当然为了牵制鲍贵卿(其实更实在的是为了牵制可能会一军独大的吴俊升)----光杆子鲍贵卿有什么好防的?并表达对江省老人许兰洲的安慰,张作霖仍设法让许兰洲仍回帮办原任----这也显得这位张大帅够义气。不过许兰洲这次返黑,发现实权在张作霖委任的张汉卿手下大将韩麟春手中。

        早在许兰洲还在奉天焐炕时,张作霖就已经对后黑省局势作了预想:鲍贵卿需要继续挂个名誉督军供在那里以安中枢之心、许兰洲需要回去搅和黑省鸡犬不宁----这样才显得自己的作用举足轻重。有时候,说话的分量就看你能不能适当地显露实力。

        至于吴俊升,可以给甜头但不能给实质的,自己可不想前头设计赶走许兰洲诸人,后脚来一个实力派。毕桂芳和许兰洲,前者就是个空头督军,后者看起来有兵有将但不归心,而吴俊升在军营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手下势力非同小可。一旦他在黑省扎根,可比前两者难控制多了。

        黑省的军权是要牢牢控制在自己人手里的、上下都要可心的。老吴的事已经有了腹稿,可是究竟派谁去掌兵呢?这个人选需要好好斟酌。

        孙烈臣倒可行,他去黑省处理叛乱事件已经证明其能力和威望,但他现在接任27师师长,举足轻重;两个盟弟张作相和张景惠也行,不过权衡利弊得失之后又放弃了,因为张汉卿无意提了句:“父亲的手伸得太长了,我担心中枢的那位不放心…”

        是啊,奉天一直是东北的领头羊,中枢一直对张作霖既拉且打。如果他手伸得太长,有可能会适得其反。派公认的老张亲信去黑省,难免上上下下都瞩目。可是派别人去,老张既怕压制不住黑省的局面,又怕其有异心造成尾大不掉之势。

        所以老张思来想去,没有合适的人可用,这时候张汉卿立即施加影响了:“我觉得不妨让韩麟春试试看,他资历够老,也可以独当一面,再说他在卫队师也不是个事…”

        倒不是张汉卿真的为自己这位上校师长身边有一个少将副师长感到尴尬,而是他借题发作。天赐良机,自己的人要不去占位置,太对不起自己的一番努力了!对老张来说,他倒真的认为儿子身边有一个少将副师长总有些不伦不类,张汉卿再大度,还要照顾别人的感受不是?

        而且无论以韩麟春民国初的少将还是在卫队旅时期的战功,或是以目前的职务(副师长),他去收编黑省军队都是聚人气之作。特别是他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他不是二十七师的人,这样可以避免给人以口实----是二十七师吞并了第一师。他又绝对是张汉卿的人----这么长时间根据与其接触,他认为韩麟春此人确实可靠。

        张作霖也认可韩麟春,不过对他的这个任命还有所顾忌,担心吴俊升翻脸----老吴能够被自己牵着鼻子走,那也是看中了黑省这汪浑水之下有利可图呢。自己先后已给他扩师的美言及未来督黑的宏图,现在有了一个机会却自己先下了手,焉知他会有什么想法呢?

        张汉卿却不担心:“以吴世伯目前的条件,想一步登天督黑机会不大,他应该明白。但父亲完全可以促成他扩师的想法,我想如果父亲把姿态做足,无论成与不成,吴世伯是会感念父亲的善意的----不成,也是中|央不批,还可以让吴世伯完全倒向父亲一边。”

        张作霖担忧说:“只怕兴权有想法,他全军都在黑省,他要搞些趁机改编黑省军队的事,我也不好明着干涉啊。”

        张汉卿笑笑说:“吴世伯一向以剿匪知名,如果让他做回老本行、再流露出促成其扩师之意…”如果这样他还是念着督军的想法或者要和张作霖对着干,那就说明此人不识趣、无法为我所用,那么下一步老张将不得已将其除去。总之,要想在东北打下一片天地,黑省志在必得!

        张作霖哈哈一笑说:“不错。”

        吴俊升一进齐齐哈尔,张作霖就派人对他说:“兄长数次帮我大忙,作霖无以为报,已向中|央电请扩编兄长所部为二十九师,佳音可期。黑省匪乱甚重,兄长如能于此再立新功,则作霖师出有名矣。”

        为将者,没有一个人会嫌兵多职高。当年吴俊升与张作霖、冯德麟都是平起平坐的巡防队将领,现在后两者都已经是一师之长了,他仍是旅长,还是人数更少的骑兵旅。即使军衔同为中将,吴俊升这中将旅长做得甚是没滋没味。

        为这事,吴俊升当初可是跑过京城投了许多门子,准备将后路巡防队、骑兵第二旅扩编为陆军第二十九师的。他同黎大总统、段总理反复磋商编师问题,却因经费困难暂时作罢。他虽然军事上有些精明,在政治上却远非这些人的对手,一句“经费不足”就被堵回来,一筹莫展只能徒生烦恼。

        能不能像老张那样先斩后奏、先把人马扩充起来造成既成事实呢?回答是不能!张作霖是督理兼巡按使就是省长,有钱,他在行政等级上差了一大截呢。

        所以这次张作霖信誓旦旦地表示愿为他出力,老吴高兴之余,用感激涕零来形容绝不夸张。张作霖派韩麟春提一旅之师入黑,其用意不言自明,目前阶段他还没有和老张翻脸的打算或勇气。只要张作霖强硬,他一定会避风头的。现在,老张很仁义,已经暗示了要和他交换利益,他自然心领神会。

        不是没想过乘机入主黑省的事,但是见张作霖志在必得的样子,他果然很识趣地见好就收。老张上窜下跳地如此卖力,真的是为了黑省的和平?还是有借机寻事的想法在里头?抑或两者兼而有之?他就没想法了?

        他的想法肯定大大地有!

        督军很难一步到位,而师长一职倒极有可能成功,此时和老张争锋不是好主意。应当做何选择,老吴也是智者,不需要人教。

        所以当韩麟春带一旅人马进入齐齐哈尔后,吴俊升不但不掣肘,还帮着他一齐发力,顺利降伏英顺、巴英额,因此黑省军界再无波澜。

        这时候两只军队都驻在黑省,特别是吴俊升,巴巴地看着随时可被收编的英、巴两旅,要说没有想法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老张要他剿匪,吴俊升就老老实实地出城往土匪出没最重的绥芬河流域去了,心甘情愿地让韩麟春摘桃子。

        这么一来,张作霖的吃相未免有些太难看了,所以他难得的有点内疚,于是在吴俊升的事上真的上了心,便电请陆军部“郑重”考虑吴部升格为师的事情。他的份量,陆军部不会怠慢,很快地便有了复电称“现在时势至艰财力至绌,不得已对军事厉行裁汰,且当此收束之际,实难有扩充师号之举,各望免为其难,仍暂缓改编。”

        张作霖行走绿林,靠得是义气,讲得是信用。人家吴俊升在已经放弃了和你竞争黑省的布局,若是把这事搞砸了,将来还怎么取信于人?他决定先斩后奏,便立即起草《改编二十九师之公文》,直接称“兹查洮辽镇守使兼奉天后路巡防队统领陆军中将吴俊升,有勇知万夙娴韬略,堪以为暂编陆军第二十九师师长,除由本督军委任该师长先行任职以便着手编练,并俟改编就绪再行咨部转呈任命…”

        你要暂缓改编,我就先改编就绪后再等你任命好了,但是在此期间,我是要委任他的师长职务的。这么一搞,吴俊升将是一个实职的未核准的师长,中|央如果驳回,得罪的人是老吴,段祺瑞所想的以吴、张、冯、马四家内斗的局面会立即破产,并把吴俊升推向张作霖一边。中|央允许,老吴还是会记着老张的情分,总之稳赢不赔。

        当然老张身边还是有几个文杆子的,他强调扩编二十九师,“实因洮辽镇守使吴俊升所部军防自民国成立以来,血战经年,所向皆捷,迭奏虏功,该使虽荣典属膺而将士依然故我,日久易生解望。诚然,恐有失军心。前镇安上将军张锡銮曾以改师为请,嗣蒙复令暂缓,而士气为之一阻。上年巴匪之变,该使军队新旧相参,教令既有今昔之殊,器械又有优劣之别,一切待遇尤复判若宵壤,指挥未能如意…目前巴匪党徒野心未死,春季一到,势必卷土重来。非划一军制,激励兵士,不足以制胜。”

        至于中|央所担心的费用,张作霖已经帮其解决了:“拟将超过骑兵第二旅预算17万元,令其核减,则款项无出入,改编即属无妨,与其缓编而伤将士之心,何若早改而收统一之效?”

        段祺瑞警觉老张的阴谋,为了不使其得逞,他决定快刀斩乱麻,立刻排除万难,晋升吴俊升为民国陆军暂编第二十九师师长。

        吴俊升的军队正式挤身当世最强中国军队之列,他本人也一跃由洮南镇守使兼不入流的骑兵旅旅长平“升”到师长职务,终于可以堂堂正正以中将师长名义立于众人面前。不过如果段祺瑞他们知道吴俊升终将是一个铁杆的奉系,这种刻意的安排反加速了张作霖及其奉系势力的扩大,他会不会为此决定而懊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