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46章突破

第246章突破

        名不正,则言不顺。卫队师毕竟上不得台面,并不为中|央政|府所认可,除张汉卿的上校军衔是在剿匪后特别委任的外,戢翼翘的军衔是原先在北京就有的,其他人的军衔都是自封的。看起来光鲜照人,但若是乍逢大变,或是要想在军界有所发展,势必要解决他们的军衔问题。再者少帅系的几个人都已经是带兵过万的长官了,也该晋升了。

        于是张作霖小心翼翼地向段祺瑞打报告:“职奉命已收编许部第一师主力,但掌兵将领职级不够,亟需中|央予以委任,以资上下同心,报效国家。”他报上的人头是:张汉卿、韩麟春、郭松龄三人拟委任为少将----虽然师长传统上应该为中将,可是考虑到老张自己才只是中将,而且他们毕竟是军界后进,一步到位确实有些过分。

        至于王以哲为上校等倒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其余人等,皆上次剿匪时序功,只一笔带过,只待中|央承认即可。

        按理说,军队为国家重器,这晋升军衔自然是要总统首恳才行的。只是在历次中|央动作中,张作霖都是旗帜鲜明地支持总理段祺瑞,所以黎元洪总统对他并不感冒。这府院不和,可不要连累到儿子升迁啊。所以即使张汉卿已经身为一师之长,按理也应该升任中将才能与职级匹配,但鉴于上次只升到上校,越级提升只怕是难呐!所以为求稳妥,张汉卿只得与韩、郭同列。

        前不久,隶属于皖系阵营的安徽督军倪嗣冲面见总统黎元洪,保举侄儿倪毓棻为陆军中将,儿子倪幼忱为陆军少将。一向温厚的黎大总统,这次大声斥责说:“什么,你到北京来就是为你的侄子、儿子谋富贵吗?他们配当中将和少将吗?”把一个督军闹了个灰头灰脸,这次的矛头千万不要指向自己哦。

        张作霖之所以这么小心,是因为在府院之争中落于下风的黎元洪总统虽然表现上是老实人,实际上还是个很有性格的人。之所以看起来老实,是因为他身居高位却赤手空拳,不得已而为之。大家都把他当傀儡,实则他的心里是不甘的,真的逆了他的龙鳞,他还是要发作一番的。

        对段祺瑞以召开军事会议的名义召集各省督军进京的目的,他是心知肚明的,无非是对自己及国会施压么。大局上,他无法反抗,但不代表他没有办法,这个倪嗣冲就是他表达愤怒的对象。

        倪嗣冲是第一个响应号召到北京的,一个省长,相当于督军的“小媳妇”,本来是没多大权力的。但因为手里有兵,这个省长就不一样了,他自己也没把自己当作一个省长----按说召开军事会议,管你省长什么事!对于这位对立派系人物的“保荐”,黎元洪不拿他开涮才怪!

        被当场驳回,倪省长觉得很没面子,想在后来驳回一把。所以当段祺瑞总理指使各省督军集体进入总统府想借助“督军团”的力量向黎总统示威并迫使其同意对德宣战案时,倪嗣冲第一个跳出来大谈对德宣战的好处。他哪里知道黎总统上回发脾气只是牛刀小试,人家的邪火还刚刚开始。不经意间,他又一次成为发泄的对象。

        黎元洪心里明白这些督军都是受段祺瑞的唆使来威胁他,一肚子的怒火实在忍不下去了,也许是以前忍得太久了,当面痛斥众督军以军人身份干预国政、擅离职守来北京聚会。一向被誉为老好人的总统突然发飙,大出大伙意外,一时之间竟然无人回话。

        还是倪嗣冲率先发难。看黎元洪拿出总统的权威,没办法只能用洋人来施压了,当然他还是委婉地提到“各国公使都希望我们参战…”,黎元洪意犹未尽,又顶了他一把,对他怒吼说:“你是省长,有什么资格和外交使团说话!”

        一句话弄得倪嗣冲脸红,没办法,资格不够啊!他只能辩称他是来参加军事会议,不算擅离职守。然而黎元洪又吼他:“你是省长,有什么资格参加军事会议!”

        这话没毛病。别看倪嗣冲一直认为他“不仅”只是一个省长,但他确实只是一个省长。有实力不假,但非要在大义和名分上将他一军,他也无可奈何。

        这个事传出来后,倪嗣冲脸面都丢光了。这可是民国以来地方军阀首次受到这么不留情面的呵斥,连袁世凯在权势最盛的时候都没有这么不给面子过,从来都是好言好语、好说好商量的。但被训得“合情合理”又不敢当面顶撞,毕竟是大总统、****,只能喏喏连声地退出来。

        这一事件让公府的人都深受鼓舞,都说大总统这个脾气发得好,省得再有人欺负我们大总统云云。这次事件之后,连段祺瑞都有了收敛,至少很多事情不敢做到明面上。其余波甚至影响到了远在关外的张作霖,他也担心失了面子。

        怕什么来什么。在看到张作霖的请求时,黎大总统终于等到复仇的快感了,他大笔一挥:“国有旧制,张汉卿晋升上校时间与此次前后连接太近,不宜骤快,以免骇世;韩麟春在上次剿匪中颇有功劳,序功为少将,理所当然;郭松龄入伍时间较短,即有尺寸之功,亦不足以名列将军之伍,宜实授上校军衔,以奖掖后进。至于其他人等,可由张督军序功上报,酌情批准。”一句话,堵死了张汉卿的将军之路。

        段祺瑞虽然安排了张作霖控制了第一师,却在内心里也不愿他势力扩大,黎元洪以总统之令压制他的人马发展,自然是窃喜的。当然表面上还要做出义愤填膺状,要为张作霖打抱不平。

        这种伎俩,骗得了精明的张作霖吗?就是倪嗣冲的侄子儿子虽然被刁难,却不也在段祺瑞的“过问”下如愿以偿?偏偏到了自己的时候摆出那付嘴脸?作戏给谁看呢?

        不过胳膊扭不过大腿,黎元洪再没有实力,他也是民国大总统,很多事情还是以他的名义来做的。他不同意,段总理也不声援,这事基本上就算黄了。

        不幸中的大幸是少帅系的韩麟春晋升了,这是成为未来一方诸侯的前提。不过让人尴尬的是,作为师长的张汉卿军衔还不如副师长的韩麟春,多少有点恶心人的意味。按韩麟春的意思,他是要辞去这个任命的----不能让少帅难做啊!可是张汉卿却豁达地笑笑说:“机会来之不易,韩大哥就不要推辞了。”

        恼羞成怒的张作霖决心给黎元洪与段祺瑞一个下马威看看,他强行提升卫队旅的编制为卫队师----反正架构已经齐全了,差的就是正式认可。卫队旅原属几个团的团长,都提报为上校,其中就有与张汉卿同时晋升的原骑兵营营长王文升,他现在已经是新组建后师属骑兵团的团长了----他也是卫队师中诸员将领中升得最快的,那要沾着改制的光。至于两个旅的旅长及师副参谋长,也一并晋升为上校(正职旅长现都为郭松龄与韩麟春兼任)。反正是除高阶军官外,其他的职务都是职级合一符合要求的。

        在张作霖的强硬下,黎元洪这次并没有再挑三捡四了,干脆利索地通过,也不再提及很多人的“上次晋升时间与此次连接太近”的事了。

        许兰洲走后,英顺在巴英额的支持下,转而对鲍贵卿开始了逼迫。他们煽动江省军界反对奉军入境,并且以武力威吓鲍贵卿,江省形势重新变得动荡不安。

        鲍贵卿密电张作霖,请求援助。接到急报后,张作霖即以剿灭蒙古叛匪的名义,知会盟弟吴俊升率一部北上江省,连同驻扎在郑家屯的韩麟春卫队师一部突然开到齐齐哈尔,压迫黑龙江步兵第一旅旅长巴英额、骑兵第四旅旅长英顺解除兵权,完成了对黑龙江的全部控制。随后,张作霖与鲍贵卿又通过上下打点,要求北京政|府以挟制长官、吞没公款等罪名,免去英顺和巴英额的职务。

        吴俊升之所以在此事件中甚是积极,同张作霖的盟兄弟关系是一个原因,与张汉卿之前给他的好感也密不可分。特别是张汉卿私下里与他提起:黑省将遇难得之机变,吴在洮南难有前途,不如趁机入黑省,或可乘乱取事。

        眼看着张汉卿当初给他描绘的江省前景正一步步变得实在起来,这让多年不动的老吴也禁不住蠢蠢欲动。张作霖还私下许诺,鲍贵卿绝对坐不稳江省的宝座,一俟时机有变,自己将全力支持吴俊升接任黑龙江督军,这也是还当初老吴在郑家屯给自家儿子张汉卿背黑锅之情。

        在北京严令和吴俊升所部的枪口下,英顺、巴英额未敢抗命,只得乖乖交出兵权。江省军界的骚乱得以彻底平息,鲍贵卿的地位也得到巩固。不过他的地位是以奉军及吴俊升的军队为支持的,实质上鲍贵卿也做了张作霖的高级傀儡。之所以没有直接换马,是因为张作霖不想太过锋芒毕露,而且鲍贵卿还是中|央段祺瑞“大人”的亲信,用他来镇镇局面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