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41章内讧

第241章内讧

        袁世凯死后,他遗留下的北洋烂摊子交给了段祺瑞。张汉卿可是知道段祺瑞的大名的----一部民国史,其实是以段祺瑞为主轴的故事。虽然段有三起三落,不过在初期,却是在中|央有着绝对的权威的----他曾做了袁世凯8年的陆军总长,开创了皖系江山,在后袁世凯时代其实在中|央是一言九鼎的人物。在张汉卿卓有远见的要求下,张作霖主动通款于段祺瑞。

        冯德麟因为和张作霖敌对,张作霖走段路线,他便拥黎元洪,并派参谋长白运昌亲赴北京控告张作霖,说他“纵容儿子在奉胡作非为,新民百姓久受其害;私立军队造成新老军官离德,已失军心,奉天祸变危在旦夕,要求黎总统速派员接替,并说段祺瑞袒护张”云云。

        关外强人张作霖主动示好效忠,一心要控制中|央权势的段祺瑞怎能不有所表示?再说还有小段(段芝贵)赞张怒冯的言犹在耳。在当了有权有责的国务总理后,他投桃报李,暗地里向张作霖表示不能看到关外两虎相争不下,乃电邀冯入京面商要政,这使得乃是调虎离山之计。冯德麟当然不会中计,来一个相应不理。奉天公法团吁请双方和衷共济,以大局为重,万勿走向极端,张作麟答应不诉诸武力,可是奉天全省空气紧张,刁斗森严,夜无行人,局势异常严重。

        虽然中|央调停无效,但是在张作霖一方,则是占了道义的绝对上风。卫队旅一战成名,张作霖携剿匪胜利之余威,对冯德麟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开始在公开场合指责冯“拥兵自重,目无上司,有霍乱地方、武装割据的念想。”双方正式撕破脸面,冯德麟甚至连少帅的婚礼都拒不参加,两人势成水火。

        张作霖和冯德麟的纠纷正愈演愈烈的时候,他的亲信部下五十三旅旅长汤玉麟又和张闹翻,这对张作霖来说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流年太不利了。

        汤玉麟的反目是因为张汉卿奉天的改革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特别是53旅旅长汤玉麟首先就坚决反对。他本是土匪出身,吃喝嫖赌无所不为。不过在过去的若干年中,他跟着张作霖东闯西杀、南征北战,凭着莽撞蛮干,是打赢了一些仗,张作霖对旧人还是很给了面子的。

        汤玉麟跟张作霖是拜把兄弟。一直认为自己是天上的星宿下凡,天降大任于自身。他认为自己是黑虎星转世,所以他的屋子里供着一个老虎标本,墙上是一幅他骑着老虎的大照片,坐椅上披着一张老虎皮,自诩为天上下凡的虎将。他的亲戚们仗着汤玉麟的势力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大捞油水,当地老百姓一提起汤家都心惊肉跳,称汤玉麟为汤二虎,真是应了“苛政猛于虎”这句成语。就是这个“虎”,历史上见到日本人就弃城逃跑。作为过来人,张汉卿对他的历史可是熟悉得很。

        这个汤玉麟曾兼任省城密探队司令。这个密探队,起初是由张作霖授意建立的----彼时张汉卿还未穿越----目的是在省城奉天起着打击异己、侦刺情报的目的。但是由于这些“密探”本非善类,自认为拼杀多年战功赫赫,进城之后就该享受了,因此在奉天城内作威作福,扰民袭警,社会舆论非常之坏。穿越之后的张汉卿早已有心取代。在王永江受重用之际,仿效日本的警察制度改革了警政,在省城各地设立了很多的警点(后来叫派出所),以此来应付突发事件。汤的密探队到处惹事生非,自然成了警所的常客,被王永江处分了多次,这就激化了汤玉麟对王永江的矛盾。老大们不合,底下的士兵和警察的冲突就经常发生。

        汤玉麟仗着自己是张作霖嫡系,又在张作霖势力扩张时期屡有拥戴之功,一向嚣张惯了的,对张汉卿限制自己的力量心有不满。但是张汉卿毕竟是少帅,奈何不得,但对于深受张汉卿看好的王永江则没必要假以辞色。他还指望不给王永江脸色以此来表达对少帅改革的不满,所以和王永江一向是针锋相对。

        汤的军队经常向警察寻隙而起冲突,事情传到张作霖耳中,张作霖一点也不护短,向来是重惩滋事官兵,并召集汤等训话,大加申斥,令他时常颇觉难堪。随着两人关系的对立,冲突也逐渐加剧。

        为了尽快完成军警分离的目标,张汉卿决心向尾大不掉的汤玉麟下手。他说动张作霖,要削弱军官在非军队系统的权力。首发目标即是汤玉麟的密探队,要求裁撤并合并进警察系统和“奉情局”,理由是已经成立了专职的情报系统“奉情局”,以整合资源。

        汤玉麟虽然对这位少帅心有忌惮,但在涉及自己权力的大事上却绝不退让。在关于处理密探队的奉天督军署高级军政会议上,振振有辞。许多不满王永江的军官们也发力声援,本来是讨论密探队的去留,倒变成了一场“讨王”大誓师。

        见会议主题被转移,张汉卿心头火起,他主动出击,大声说:“军警分离,是前次大帅府会议定下的决议,势在必行。王岷源(王永江的字)在警察厅长及省城警察处长任上做得非常优秀,他秉公执法,素有威信,警察厅也颇得奉天人民赞赏。反之密探队早已乌烟瘴气,只见增人不见成效,在历次事件中作用远不及‘奉情局’,因此这支鸡肋部队不但要撤,而且要快撤、撤个干净。我建议,即日起密探队裁撤之事即由王岷源主导,他人不得干涉。”

        汤玉麟是军中老人,张汉卿存心杀鸡儆猴,以少帅之威,杜绝改革阻碍。

        虽然张汉卿目前在众人眼里还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但是封建古风尚存,“太子”地位的份量还是很重的。而且经历了歼灭“勤王军”一战后,他的威望直线上升。他发言,一些原本对王永江也有些不满的军政要员如孙烈臣等都下意识闭了嘴。

        只有汤玉麟混不在意,他倚老卖老地说:“小六子,不是我说你,老子带兵打仗的时候你还在穿开档裤呢。什么军警分离,都是狗屁玩意儿!不搞这东西,大帅不还是稳坐了奉天城!”

        能够用这调调调侃张汉卿的,估计满奉天城里找不到第二个。张汉卿不怒反笑,说:“学良自然没有二叔见识的风浪多。依二叔的意思,那是父亲和诸位叔伯能有如此的成就,全拜二叔之赐了?不过学良读过一些书,深知可以马上得天下,不可马上治天下的道理。二叔对奉军今天的成就的功劳有目共睹,但学良可不想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

        在座的都是跟随张作霖一起打天下的土匪,文化程度普遍不高,目不识丁的也大有人在,不过少帅的言外之意大家都是懂的。

        自古功高震主必遭人妒,面对恃宠而骄的汤玉麟,及有些离心离德的老部下们,张作霖觉得有很必要敲打一下----汤玉麟无法无天,一样让他难以忍受。老子在时,连老子的儿子都不尊重,将来还不反了天!他盯着汤玉麟声色俱厉地痛骂一顿:“枪杆子能打天下,不能治天下,你懂个屁!给王岷源牵马坠蹬都不配!”

        汤玉麟一听就傻了:自己辛辛苦苦从枪林弹雨中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竟然不如一个卖嘴的文人!看来大哥是看不上这些浴血奋战的兄弟们了!但他的气不敢对张作霖发,这笔账就统统算到王永江头上,他暗自琢磨寻找机会报复王永江。在他的煽动下,部队一些将领们对王永江这样的文官也产生了排斥。

        这一事件也酿成了张、汤感情破裂的导火线。

        张、汤的不和,正是冯德麟的机会,他深知彼消此涨的道理。自己前段时间咄咄逼人的态度,张作霖不可能不记仇,肯定也在等待机会给自己一刀。如果二十七师内讧,当然二十八师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乃极力从中挑拨。

        他亲派廿八师五十五旅旅长张海鹏潜入廿七师内部策动叛变,张海鹏也是与张作霖等辈同时代的人物,也曾和张有八拜之交,在二十七师内部也有不少人缘。讲起来,这个张海鹏在历史上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正史上后来也是日本人的走狗一枚。他拉拢人员的办法,无非是晓以义动以利。

        可是张作霖对他的起家的二十七师主要将领还是不错的,曾经手握一旅重兵现已接替张作霖为二十七师师长的孙烈臣就直截了当地回绝了他,张作相也只是略寒喧叙了叙兄弟之义,便对张海鹏说:“督军对我不薄,且你我三人曾经有八拜之交,要我叛离大哥,一是不义,二是不忠。这些话还是与冯德麟说吧,管好他的二十八师,大哥不会计较过去的那些过节。你现在来,我们还是兄弟,如果再这样下去,只怕你我见面就有些不妥了。”

        张海鹏灰溜溜地离开二十七师,这趟他基本上没什么收获。当然,“奉情局”对此动向是严密监视的,张作相与孙烈臣的态度,让张作霖颇为满意,也就放松了对汤、张、冯的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