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40章人心都是肉长的

第240章人心都是肉长的

        正在替小凤仙绞尽脑汁写挽联的衡州狂士王血痕刚想好了一联,便被张汉卿占了先,又不能说他剽窃,冤哉悲哉。不过他到底有水平,苦思冥想了好久,终于给他又想出一联:

        “不幸周郎竟短命,

        早知李靖是英雄。”

        此联一出,天下知名,与张汉卿一南一北,两联遥相呼应。

        不过对小凤仙而言,名声于她只是负累。原本,她还想着等蔡锷病愈后与他再续前缘,现在,一切都成泡影。思前想后,她决定离开北京这伤心之地。可是,茫茫人海,何处可以容她,哪里才是她的精神家园?

        斯人已逝,如活人何?

        蔡锷已逝,留下两房妻子和几位子女。元配夫人刘侠贞,本是妹替姐嫁,原名**英,因为年长蔡锷七岁,在高龄时产下长女蔡菊莲(亦作蔡铸莲)就再无所出;蔡的二夫人潘惠英,她接受过西式高等教育,生二子一女:长子蔡端(族谱名蔡泽琨)、次子蔡永宁(族谱名蔡泽珂)、女蔡淑莲。这位潘夫人陪同蔡锷去日本看病,却没想到同双去只影回,悲痛之下将丈夫的一缕发丝编入自己的发髻中,以示终生不忘。

        以蔡锷的身份和她们所处的环境,两位将守寡终身这是无疑的。蔡锷一生醉心国事,个人财产却不多,总不能让家人流血再流泪吧?张汉卿遂以世侄兼同志的名义奉上两千元大洋,并致电慰问,嘱咐她们安心生活:“如有不济,即请北上奉天,学良终将以姑嫂事之”。

        张汉卿爱屋及乌,又有红牡丹的情义在,因此也给小凤仙写了一封满含人情味的信,并同步在《奉天时报》明文发出,意甚坚决:“凤云嫂巾帼不让须眉,松坡兄因之由敬生爱,而后亦得益于其死命相助才有安然逃出北京之故事,此为学良见证之惊天地涕鬼神传奇。斯人已逝,学良忝为当事一方,不能不代为婉转。风云嫂一介女流,随身一人居于京中大有不易,宜其北上来奉,弟亦当以嫂事之,使安奉余生,终不至英雄流血又流泪。”

        至此,外界才知道,当初张作霖的“劝进”,与蔡锷的一番忍辱负重,都有异曲同工之妙。通过这一番名人关系傍身,张汉卿成功地洗白白,并把自己塑造成为一个有情、有义、有胆、有略的英才少年。而且,张作霖原本的土匪出身和从前所有拥戴故事,摇身一变就成了能隐忍、识大体不拘小节的爱国义士、反帝制运动的幕后功臣!

        这也是张汉卿非得把私信公开的真实意思,会做事也得懂包装嘛。由此可见,宣传部门是党建工作的重要一环!

        他的一番苦心也不都是做作,至少想为小凤仙、红牡丹谋取后半生幸福的初衷是真实不变的。也正是这份真情,让小凤仙在感念张汉卿的恩义后毅然来到奉天,与红牡丹作伴。对与张汉卿关系不再奢望的红牡丹也乐于和这位自己的患难姐妹团聚并共度余生,在张汉卿的协助下,两人都加入到韩淑秀的妇女运动委员会工作,让生活不再枯燥。

        因这个事,奉天人都说少帅有情有义。尽管张汉卿从头到尾不乏公器私用之嫌,但能够让家人与红颜知己都衣食有着,蔡大将军如果有知,当感念于九泉。

        因为蔡锷的病逝,让张汉卿想到了许多事。

        现在的奉系父亲与自己的班底下,如果顺应历史潮流,孙烈臣将会在1924年病逝,王永江将在1927年病逝,韩麟春将在1927年冬天中风并于1931年病逝。这些都是现阶段忠心于自己的班底,也都有不可替代的作用,随便谁的离世,都是自己相当大的损失。如果能够早一点掌握病情,或可有所改变亦未可知。

        因此,在蔡锷病逝的当口,张汉卿说服乃父,安排给奉军高层,如张作相、杨宇霆、王永江等,以及卫队旅的高层,如郭松龄、韩麟春、王以哲等,都安排了一次系统的体检。特别是孙烈臣,由于历史上的原因,张汉卿对他特别照顾。虽然体检结果显示没有什么,但诸位老将新进都感受到了张汉卿的殷切感情,对他的这份心意是记在了心底。

        张汉卿还由此想到了此前为剿匪而伤亡的战士们。对于伤者残者,卫队旅已经作了最大可能的医治、荣养;对于殁者,部队也尽最大限度地给予了哀荣。只是,在战后论功行赏时,仍然有一些不和谐音在肆虐:

        “当初俺们打土匪,兄弟们死了撒把黑土就埋了,残了只能自叹晦气,哪来那么多矫情的事?这抚恤金凭什么这么高?”这是53旅汤玉麟的部队有些看不惯卫队旅名声鹊起的人在酸。

        “卫队旅本来就不该打仗,打个把蒙匪就死了这么多人,连累奉天财政出钱,这是小六子拿公家的钱给私人买恩邀功呢。”这是28师冯德麟在泼冷水。

        回应他们的,是张汉卿在《奉天日报》上的署名文章。他在回顾卫队旅辉煌战绩的同时愤怒地回敬那些阴暗的说法:“战士战死了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战死了,不再来挥去他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它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的确的,谁也没有发见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

        他同时把卫队旅剿匪与蔡锷护国运动的功绩等同,前者有力地维护了领土完整,后者则有深远的政治意义。但两者都是为国家、为人民的无私付出,无所谓高下,因此他们的牺牲都同样值得尊重:“只要你曾经为国家服务过,就有属于自己应得的荣耀,国家会铭记你,人民会悼念你。不管历史谁对谁错,你的付出不会被轻易抹杀与遗忘。”

        为此,他除了向督军署提交要求表彰表现优异的官兵,还在卫队旅政治部设立“伤亡将士抚慰处”与“退伍军人事务处”,以免除官兵们的后顾之忧。

        于军于民,人皆谓他是奉天有情有义的少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