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39章有情有义

第239章有情有义

        大帅府里,张汉卿望着辛辛苦苦写就的一幅挽联专心致志地发窘。倒不是写得不好:要知道咱们小张的这幅身体可是练就一笔好毛笔字;也不是内容不佳----正史上当年衡州狂士王血痕呕心沥血写就的那幅绝联正静静地躺在桌上:

        “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那堪忧患余生,萍水姻缘成一梦;

        几年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美人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

        这幅挽联当年传遍天下,颇有倚天不出谁与争锋的味道。张汉卿重抄了一份,可不是要自己写就与其媲美,而是纯粹的剽窃。虱子多了不怕痒,他已是史上第一文抄公之高手、高手、高高手,这些小事当然不会不好意思。

        他不好意思的是旁边于凤至的目光。

        “汉卿好能干啊,还赢得美人知己!人比桃花,也不觉得拾人牙慧,你干脆比成牡丹不更贴切?”不知道的人听着还以为是夫妻间的调笑,因为于凤至温柔的声音听不出一丝酸溜溜的味道。但张汉卿却心慌意乱,自家事自家知,这是老婆大人兴师问罪来了!因为后一句话马上就杀伤力十足:“你要是有本事赢得美人就算了,拿我的嫁妆给别的女人算怎么回事?!”

        没想到自己做得这么隐秘,结果还是露出马脚,看来于凤至的精明不是短期速成的,怀孕也没有降低她的智商----是谁说的一孕傻三年,这像傻的样子吗?

        事情是这样的。小凤仙与蔡大将军的韵事在北京是众人皆知,她的出面致奠立刻勾起了文字工作者们对去年那一段公案的回忆,好在舆论都是以同情为主,但是这一切都不能让当事人哪怕减少一分痛苦。

        小凤仙的心境,红牡丹感同身受。还在张汉卿与于凤至共结良缘时,她就承受了“世上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的悲凉。

        刚天奉天的时候,张汉卿还和她打得火热,毕竟久别胜新婚嘛。可是当张作霖与他一番父子谈话之后,特别是决定迎娶于凤至之后,张汉卿渐渐地只能在私下里去热热身了。其后剿匪、大婚、安顿卫队旅,乃至新民土改、建党,事情是一桩接着一桩,根本无暇也不敢到她那里去。

        说不敢,是因为于凤至说了,男人逢场作戏她忍了,但是绝对不容忍他和一个妓|女有身体上的“来往”,她觉得脏。加上新婚偃尔,和名媒正娶的老婆过日子在感觉上要堂堂正正的多,而且这个老婆不但知书达礼、温柔体贴,还能在自己的事业上有很大的助力。多重因素融合,让张汉卿已经与红牡丹断绝关系长达三个月之久。

        到后来,真正享受到权力带给他的愉悦后,张汉卿的心境也有了不小的变化。黄婉清、黄如清姐妹都是极品,就连“连长”好歹也是正经的屋里人身份,所以张汉卿才正式决定,和红牡丹好聚好散,准备挪给她一笔作“遣散费”,任其作主。

        红牡丹当然知道以自己的身份已经根本不配再与这位奉天城里的少帅再有瓜葛了,但一个女人家在这个世道又能去哪里呢?好在韩淑秀正在致力于妇女解放运动,也希望她能留下助自己一臂之力,毕竟两人待了几个月,彼此也有了感情。

        张汉卿公祭蔡锷,这么大的动静,奉天城里谁不知道?对蔡锷之死,老实说,红牡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颇有些“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的意味,毕竟不熟,也没能指望她有这么大的觉悟。但对小凤仙就不一样了,她们是过命的交情,又几乎是同病相怜----小凤仙失去挚爱,她钟意的人儿也成为“活死人”。

        如果按照历史的车轮向前翻滚,小凤仙的人生又将发生一次大变化。她生活无着,只能另嫁他人,夫死之后沦为贫女,直到解放后生活才有了些许的改善,但不久后即病死,走完了她从妓|女、侠女再到贫女的一生。

        同病相怜之下,红牡丹托人请张汉卿关照小凤仙,这是时隔三个月她第一次和张汉卿搭话。谁料想这简单的一次交流,于凤至竟然知道了。她想去和张汉卿分辨分辨,正好,应该说是正巧,张汉卿就写了这么一幅挽联,很应景啊。

        张汉卿这次比窦娥还冤啊,明明自己守身如玉,还要被污了清白。不过也不能说冤,他确实是从“内努”中偷了一笔款项赠与红牡丹,以作为“青春损失费”之赔偿。他已经穷得揭不开锅,这钱的来源自然是落在于凤至嫁妆的余款里。

        别看于凤至能够倾尽妆财去支持张汉卿的大事,却不能容忍丈夫的这种背叛。拿老婆的嫁妆养别的女人,这理到哪里都说不过去!心里憋着火,所以看什么都是张汉卿出轨的证据。

        好在张汉卿也知道她外冷内热的性子,也担心她动了胎气----毕竟是自己第一个孩子,有证明自己某方面能力仍然存在的巨大意义,当然火是发不出来。不但如此,他还得陪着笑脸:“老婆,你误会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更让于凤至确认,他是有猫腻的。她忍着气说:“汉卿,自打我嫁进张家,哪件事我不是由着你顺着你?你是男人要做大事情,我能帮你的都帮了,嫁妆都补贴给你充军费,我还要到娘家拉下脸来建银行给你弄钱!你不要说我不知道你弄银行的主要目的----你我夫妻一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这些我都不会怪你。可是你拿我的钱在外面养女人,我心里难过!”

        于凤至越说越激动:“我听说公公之前答应你成婚后可以在外边找女人,他做什么说什么我们小辈管不了,但我是大帅府刚建好后就嫁进来的,这所新房子里只能有我一个新媳妇!我告诉你,除非我死了,否则我绝不会让第二个新人进来!你有钱,就使劲在外边找女人好了。但是有一条,别用我的钱!”

        张汉卿一霎时心中有千万条草泥马奔腾而过。完了,我的美女梦!穿越以来最失落的一天来临了。无论从道义、情感上,这件事都怨不得老婆发飙,但凡男人有点羞耻感都不会做这样的事啊。可是,我这样做也不是为咱们的感情升温铺路么!

        “老婆,你消消火,先听我说。自打和你订了亲之后我就再没有去过红牡丹那,我也决定以后不再和她来往。我承认是想拿一些钱给她,毕竟我和她也算相识一场,我总不能让她流浪在外!这次蔡世叔的去世让我想了很多,他千般好万般好,只是有一点不好,他没能给小凤仙有所交待----我是说心里话----小凤仙对他有情有义,甚至为了他不惜冒着生命演戏掩护他出逃,可是结果呢?我听说她连在公祭时露面都很仓促,唯恐让蔡世叔被人说闲话!

        一个弱女子,在北京生活已属不易,再时刻顶着蔡世叔的光环,这双重压力肯定是别人体会不到的。红牡丹也算有情有义,她托人找我,是要照拂小凤仙!我拿你的钱共2000大洋,原本是准备给红牡丹的,但她坚持让我寄给小凤仙作为生活费。蔡世叔生前身后都为我着想,我不能让他在九泉之下不安!

        至于这笔钱和你为我变卖的嫁妆、你为我的付出,这恩情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发誓将来一定会用十倍、百倍来补偿你。但是这次,你不能让我失去做男人的尊严!”

        敢情,他还是怕于凤至会要回这笔钱,因为他已经给小凤仙发了电报告知了此事,悔不得啊。钱虽然看起来不多,但在财政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时候,一分钱也会难倒英雄汉呐!

        于凤至心里波涛汹涌,她完全相信张汉卿的话。老实说,在这个时代,她必须也能够接受丈夫在未来过三妻四妾的生活,只是在内心深处有一些不甘而已。凭心而论,自己的这个小丈夫表现得已经足称上品----既没有一般官宦子弟常有的纨绔作风,也没有失去上进之心,而且称得上是人中龙凤。最难能可贵的是,他对自己非常尊重,完全是站在一种夫妻平等的立场和自己生活的。

        他和红牡丹的过往不能抹去,如果真的是分手费,这笔钱她应该且也会很乐意去付。本来她对红牡丹还有一种天然的敌意,但听到其对小凤仙的关爱之情,这一丝不快也消失了。张汉卿这么做,正是有情有义的表现,只是感觉上有些怪怪的。

        想到张汉卿的种种好处,她的心软了,也早已原谅了他,不过女人需要一些铺垫。所以她流着泪说:“你以为我是心疼钱吗!我的那些嫁妆卖了、当了不知道被你拿了多少,我有过半分怨言吗?我不要你什么补偿,我只是生气,这些事情你为什么不跟我讲?谁知道你不是在拿钱养着外室!”

        “天地良心,我整整三个月没有再见她了!”最熟不过枕边人,听她语气已经和缓,张汉卿知道危机解除,他夸张地想扳回面子。

        “三个月怎么啦?很委屈吗?”于凤至不知什么时候学会了川剧变脸绝技,破涕为笑之际,却仍然语带机锋。

        “不委屈”,张汉卿大亏特输。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看来任重而道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