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34章求贤若渴

第234章求贤若渴

        刚想打瞌睡就有人递枕头,接到电话,张汉卿心情的愉快可想而知。

        他此前对戢翼翘有些了解,原因是穿越前有次翻阅民国人物谱时把此人的姓“zhe”念成了“ji”,然后顺便看了看对他的介绍,说他后来与张学良成了好朋友,也是奉军高官,仅此而已。

        但这并不妨碍他兴冲冲地从新民赶回来和他会面,到帅府已是傍晚。先不说这个人究竟有没有什么本事,就凭他是蔡锷引荐这一条就足够了,蔡大将军的面子和眼界都毋需置疑----蔡大将军推荐的人会差么?再听戢翼翘此前在云南的经历:既做过旅长又抓过新兵训练,这资历完全不输于韩麟春啊!民国元年的少将,和张作霖都有的一拼。

        确定人才无疑了,联想到自己即将要做的事,哈,蔡大将军真和我心有灵犀啊!

        没有人能够了解这个十六岁的少帅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但是他的每项行动都很出彩。卫队旅已经走上正轨,新民土改、包产到户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商业开始有资金回笼,张汉卿的工业复兴大计也在稳步推展,这让他现在有更多的时间考虑更高层次的问题。

        振兴中华是个浩大的工程,需要团结一大批志同道合者、带领整个中国人民向前进,两者缺一不可。现在他身边的人各自管着一处,看似做得红红火火,但如果没有一个合力拧成一股绳,每个摊子都要他管一下、每件事情都要他交待一下,十个张汉卿也不够用的。

        所以他已经把主要精力放在那个构思已久的想法上来,那就是建党。有了亲手掌握的军队,有了一定的地盘,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成立这个党绝对要比正史上的共*党轻松得多,至少他们不用躲在嘉兴南湖的船上行事。

        可是凡事要讲个彩头。民国成立前后,各个党派倒是如雨后春笋般成立起来,他们大都效仿的欧美,仿佛不这样就体现不了中国的皿煮似的。不用说,这是些留过洋的人才会做的事。不过尽管名字起得高端大气上档次,因为大多是赶时髦的产物,没有思想和灵魂,有的只是一腔热血和乌托邦式的冲动,其质量可想而知。

        在中华民国国会中最有影响力的莫过于国民党了。但总的来说,它在这时候还是吃着同盟会的老本,于国于民并没有多少价值可言。它要想成为最有影响力的政|党,在正史上还是在北伐成功之后。也就是说在此十年之内,它在国内政治上的影响力微乎其微。

        现在还是枪杆子算话的时候----其实永远是这样。

        由此就能够理解张汉卿为什么对卫队旅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对他而言,卫队旅每一位官兵都是完成中国复兴这伟大事业的种子;每一位士兵,都完全可以做一个合格的班长、排长,每一位团长,都将是未来的旅长、师长!

        在这种严格的要求下,韩麟春、郭松龄、王以哲这三位军队主将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基本上要么在军营,要么在去军营的路上。韩淑秀有一次曾开玩笑地对张汉卿说:“有时候我发觉老郭不是我的丈夫,他应该和你过一块才对。”

        没办法,韩麟春负责协助自己主抓旅司令部的建设,郭松龄在按照自己的要求培养超大规模的参谋团,而王以哲则在全旅普及旅团两级政治部和连级的士兵委员会,都不轻松。这军训工作没有一个镇得住的人做,官兵的战斗力从何而来?戢翼翘来了,要用双手拥抱他----不要让他跑了!

        其实说起来,这只是张汉卿的单恋,人家戢翼翘根本就是本着见一面交差使的想法来奉天的,在此之前,他可真没把蔡锷的介绍放在心上。什么年少有为、志向高远、人中龙凤,蔡锷这样给一个毛头孩子脸上贴金,关系好是一定的。他本已对军界心灰意冷,只打算给蔡锷一个交待,然后就启程去日本找蔡将军----大丈夫宁移白首之心、不输青云之志,低潮时还是愿意跟着蔡锷的。

        但是来奉天之后的见闻让他吃惊。倒不是说奉天有多么繁华,事实上此时的奉天城在关外倒也罢了,但论富裕程度、生活水平,不说与京、津、沪有相当差距,就是比之老家湖北也有所不如。毕竟清廷开放关东时日不多,财富积累需要沉淀。像于凤至的娘家号称奉天首富,在筹备银行时倾尽家财也不过凑出五十万元,这在关内虽然也是一笔大数字,但不至于如此。

        让人吃惊的是奉天人的心态,以及由此而体会到的活力。几天以来,所到之处无不是一幅百废待兴的样子,各行各业一片生机,张氏父子成功地让整个奉天的工商业盘活了。而老百姓对张家的赞誉尤其是对少帅张汉卿的推崇让他强烈地产生出要会见的想法,很可惜,就在他准备直接去新民的前一刻,他“落网”了。

        说到这里,当着张汉卿的面,高纪毅不得不再一次向戢翼翘道歉。

        张汉卿不想打击奉情局的积极性,他爽朗一笑说:“正所谓不打不相识,虽然是个乌龙事件,但说明奉情局的工作还是很到位的。当然,我希望这样的事情越多越好,毕竟不是每次抓人都能碰到像劲成,呃,兄这样的大人物的。哈哈!”

        本来按戢翼翘的资历和与蔡锷交往的背景,他是可以与张作霖平辈论交的,他30岁的年龄做张汉卿的叔叔是可行的。但是张汉卿可不想平白矮了辈份,有些称呼一旦脱口再想改回来会更尴尬,所以用了更江湖式的兄弟称呼。

        戢翼翘倒不在意。虽然张汉卿年纪小,但人家已经成为一旅之长,虽然是副的、代理的,人家蔡大将军在推荐信中还称其为“弟”呢,自己又怎么好意思自居为叔?

        事情的前因后果张汉卿已经知道大概,蔡大将军的书信也被快速浏览过,他满心欢喜说:“劲成兄既有蔡世叔的书信,就应该早些来找我才是啊。老实说,卫队旅现在亟需将官,以劲成兄的能力,就是做这个旅长也是绰绰有余。我听到你来了,可是连晚饭都没吃就赶回来的!”

        看来有其父必有其子,老子张作霖是这论调,张汉卿也是这番作态。只是张作霖有客气的成分,张汉卿却是真心实意想留他。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只要是跟着自己的人,这个旅长做不做真的不重要,这点张汉卿比张作霖还看得开。

        几个月前张作霖荣任督理后不久,他与冯德麟正式闹掰后便辞去27师师长一职,此举一反传统认知,令人吃惊之极。要知道民国督军与师长可是贯穿职务始终,即使在后来军阀争霸的十年期间,督军无一不兼职师长。本来各省军队就少,抓不住军队的督军迟早要下台。

        但是张作霖坚决辞去,专职做他的督理、不久改称督军。一是与异时空有些变化,他的麾下卫队旅已经俨然坐大、有与27师并驾齐驱的能力和规模,师长有这么大的卫队旅不妥;二来也是恶心冯德麟,提醒他时刻记着:老子是管理奉天所有军队的督军而不像从前是与其平起平坐的师长,作为28师师长的冯德麟应该位居督军麾下!

        当然他不是纯粹斗气,接任他的是铁杆孙烈臣,与他自己做师长毫无二致,这样他却得了不专权的好名声。而且脱离掌军一线,他才有时间在政治和经济上经营奉天。

        现在,张汉卿又要学他老爸了。不过与张作霖有个职务更高的督军不同,张汉卿只有一个奉天督军署高级参议这个职务,真的把副旅长交出去,小张可就成了光杆司令了。好在好汉上梁山都还讲究个先来后到,料想戢翼翘不至于把客气当福气,这点智商还是该有的。

        戢翼翘斟酌说:“感谢少帅垂青。只是我已于军事灰心,只想东渡日本探问蔡将军病情。这次来奉,是碍于蔡大将军情面不得不有此行。不过雨帅和少帅在奉天做出的大动静却让我震动不小,我听说少帅帐下有韩、郭、王位主官都是一时之杰,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少帅的好意,戢某心领了。”

        他的话半真半假:半真,是他在云南过得并不如意,作为一个外来户,受到本地军官的排斥,若非蔡锷罩着,只怕早就呆不住了。自己一身本事,却在滇军中颇多掣肘,思之令人心烦。虽然奉系看出来有大气象,但若同样本地人扎根,难免有重蹈覆辙之虞。而且自己前脚刚拒绝张大帅,若是随便就答应了少帅,只怕老张脸上不好看吧?

        张汉卿既然决定留人,就不会轻易放弃。他对着戢翼翘开了一句玩笑,却让人倍觉亲切:“劲成兄,当初赵尔巽总督派出去留日的三十五个学生除你以外都回奉天了,你是唯一的外省人,享了奉天的公费,应该替奉天做点事。”

        这就是戢翼翘与奉天的渊源,能这么快挖出来,奉情局还是有点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