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33章有朋自远方来

第233章有朋自远方来

        张作霖日理万机,通常很早就开始办公,到很晚才结束,在做了督军兼省长之后更是如此。因为他的卧室和办公室连在一块,真正做到了以工作为家。

        按道理,一个小小督军怎么比日理万机的总统、总理还忙?他的权柄再大,也不过握有近两个师的兵力、掌握一个省的行政权力而已。而且卫队旅上万人都由张汉卿自主控制,举凡后勤、装备、训练等事宜一般也没让张作霖插手啊。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张作霖的忙,可是在为他的厚积薄发而筹划呢,张作霖的抱负从帅府的一些石雕可以看出。

        在购买张家大院时,作为师长的张作霖就把“吃各国”、“握环球”、让“外国进金钱”等题材镶进墙壁的石雕中。在张家大院正式成为帅府后,又一反通常把狮子、马为中心的创作,而是以龙饰作为陪衬。试想,当年尚如此,现在在奉天一家独大后,怎么会没有想法呢?

        同张汉卿为了他的雄心未雨绸缪一样,张作霖也在操心如何把他的摊子扩大。工商业由小六子牵头操心,王永江、刘尚清、杨宇霆和小六子的几名亲信如莫德惠、米春霖等人主导,算是解决他一块大难题。带兵打仗行,搞这些所谓工商经济的事,小六子他们看得远。

        摊子大了,难免会有顾此失彼之时。讲武堂是培养军事人才的地方,要亲自抓牢了,都是天子门生;兵工厂是自己在这个世道争雄的基本,只有加紧扩充设备和出产更强大武器的份;北镇的那位又在做什么运作了,派去盯着的人有没有看好;北京府院又有什么新消息了,要和幕僚好好商议如何应对…凡此种种,都让他既累又充实。

        这时候,他就非常赞赏小六子超人的眼光了:及早解散了省城密探队而成立“奉情局”,耳目现在远已经布局京津,近则潜伏在奉天的大街小巷,不但情报来源真实迅速,还让自己可以得到第一手的消息。现在奉情局已经成了除了27师外最大的倚仗,甚至比枪杆子更让人放心。至少,奉天军政要员在私底下的动作,27师可查不到。

        有高纪毅做局长,他这个督军可以慢慢放手一些不太敏感的事给下属了,但是奉情局的情报他历来是第一个过问的。不过,这一次奉情局给他的情报让他啼笑皆非,虽然是作为新任局长不久的高纪毅亲自给他的。

        起因是奉情局第一课接到线报,从而抓住一位来历不明的人物。经过调查,这个人曾经向车夫盘查过帅府、向小贩问过少帅的各种事迹、向饭店讯问奉天的各个军政人物。由于之前经历过张作霖被暗杀的事故,所有与帅府有关的信息一直作为奉情局第一课的重要情报。这个叫做戢翼翘的人在奉天人生地不熟,也不做任何营生,却想方设法刺探情报,当然要被重点审问。

        只是这个人坚持要和少帅对话,并从他身上发现一封书信,是由一位具名蔡松坡的人写给张汉卿、推荐一位名叫戢翼翘的,让高纪毅不知虚实,不敢无礼。由于张汉卿一般每周回来一晚,而奉情局的要求是重大消息要同时报送老、少帅,所以高纪毅一边电话告知张汉卿,一边通知张作霖。

        听说抓到这么一个“奸细”,张作霖看了书信略想一想便放声大笑,连忙对高纪毅说:“岂有此理!赶快放人,并把此人请来见我!”

        高纪毅知道这个人定是个人物,当下不敢怠慢,亲自陪着笑脸把人放出,竟然就是那位中年人。到了大帅府,张作霖亲自出迎,大声说:“劲成兄这样做太不地道了,哪有到了奉天不见我这个主人、而去私下里刨根问底的道理?这不是打我张作霖的脸吗!”

        那位叫做劲成的中年人笑笑说:“彼此彼此,你张大帅这样待客,也不地道呀!”

        张作霖哈哈大笑说:“手下人不会办事,误会了你,我在这里给你陪不是了!”一边旁边对作诚惶诚恐状的高纪毅说:“你知道他是谁?也敢当奸细抓了去!讲起来,他在民国军界的资历比我还高,对国家是有大功的。就是护国期间,他的功劳也不是我能匹敌的,还不赶快道歉!”

        这个人非但不怪罪反而摆摆手说:“不知者不怪,雨帅的兵真不简单,我只是在此地呆了几天,便被便衣找上门来。早听说雨亭兄在奉天做了一番大事业,戢某亲来见识,果然风评极好。”

        张作霖便有些得意,但脸上却谦虚之极:“劲成兄说笑了,老哥我只是略为奉天父老做了一点好事,且是我作为国家委派的军政官员,自当报效桑梓。”

        因为搞特务工作的本能,高纪毅不禁暗暗猜测:从大帅的亲热劲看,这位叫戢劲成的一定是个人物,但为什么名不见经传?而且从大帅的反应看,他对于此人的评价还是很在意的,不然也不会谦虚至此。

        他想的没错,这位戢劲成,确实是个人物。

        戢翼翘,字劲成,湖北人。他是同盟会员,辛亥革命中参加上海光复之役,任沪军先锋队参谋长。民国元年任第二师第四旅旅长,授陆军少将军衔,在军中资历堪比张作霖。正史上,何应钦在他下属第八步兵团中任第一营营长。

        不过其后便一直不得志。护国运动时转战徐、淮间,后应云南都督唐继尧及蔡锷之邀,先后任滇军旅长兼滇西卫戍司令并主抓新兵训练,卓有成效。

        反袁时大家齐心协力,可是当大敌去掉后,云南现在已经有了乱象。等到蔡锷因病离开现役,他在云南的日子便不好过了,被从云南陆军讲武堂堂主降为教官,不过正史上他加入奉系要在很多年之后。

        蔡锷虽在病中,对张汉卿的情况却也一直关注,对他招兵买马奉天改革行军布阵诸多举措多有了解,便在赴日前嘱咐戢翼翘择机去奉天投奔张汉卿。担心张汉卿不了解其人,还亲自写信为戢助阵,好好地介绍了他一番:“劲成乃仁厚之人,立身谨慎,于战阵间多有奇谋且在滇训兵多年,极有成就,弟可择位而用之。”

        蔡锷虽在养病,却也时常电问滇军政状况,知道他在云南做得不顺心,便再一次推荐他去奉天找张汉卿。如果是让他投奔张作霖也就罢了,毕竟此时老张也算是关外的一个人物;蔡锷却郑重推荐给他的什么世侄张汉卿,就让人摸不清了。

        抱着犹疑的心态,他决定碰碰运气,大不了再回老家就是了。他是个谨慎的人,自然要先摸摸底。在北上的火车上,他就了解到张汉卿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年轻人,开始大失所望。不过随着了解的深入,他渐渐对这个刚成年的“未成年人”有了些兴趣。不论他身上的各种光环,单单蔡锷两次郑重介绍,怎么着也要见到真的。

        张作霖正是四处招兵买马用人的时机,他虽然出身草莽,却知道广纳贤才的道理。看了蔡锷的书信知道眼前人正是送上门来的,哪能不见猎心喜?虽然此前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他是个直率人,也不藏着掖着,直截了当地说:“别说是蔡大将军推荐,就凭劲成兄的名号,我张作霖请都请不起!老哥这督军是中|央册封的动不得外,其它的27师上下官职,劲成兄都可以任意要。只要你提出来,我就能叫人挪出来让贤!”

        他直接来个乾坤大挪移、移花大接木。虽然是被推荐给儿子的,但半路截道,作老子的不光彩一回,谅小六子也不能说什么不是?

        凭心而论,张作霖这番诚心很能迷惑人。但是高纪毅知道,至少孙烈臣师长的职务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出来、53旅旅长汤玉麟根本动不得、54旅旅长张作相刚担任不久也不至于改任、而督军署总参议杨宇霆的位置是绝对不要想了,那是老帅的绝对智囊。

        其它岗位,到团一级的职务就太低了;而除了卫队旅别出心裁有副旅长、旅副参谋长外,北洋军的各级职务都是不设副职的。

        北洋军的师和混成旅都是从清末新军的镇和混成协演化而来的,均为独立单位。袁世凯在位时,担任、旅一级的高级军官皆为他的心腹,为了维持他对北洋军的绝对控制,各级皆不设副职。这样一来,一方面可以直接领导、净化军队;二来也能使军令更便于通达和执行,以及避免多头指挥带来的混乱和不便。有了这样的先例,师、旅一级的军官直接任命自己的心腹担任团、营一级的长官,以便于自己指挥和领导。

        所以27师不但没有副师长、副旅,也没有副参谋长等等官职。鉴于此,高纪毅便设想大帅的想法是想聘请其担任非作战职的军官,如负责军训、后勤或者装备等。按照督军署八大处的设置,这级别也不算小了,诚意不可谓不诚。

        然而戢翼翘却不为所动,他略带歉意地说:“兄弟对军旅之事已然淡出,此番来奉,只是应邀聊应差使,待会见少帅之后将启程日本照看蔡大将军。兄处人才济济,戢某有自知之明,不敢虚应故事。”

        得,看来还是交情不够啊,张作霖有热脸碰到冷屁股之慨。好在此人是小六子的菜,就看他能不能劝得动了。对于人才,张作霖的态度是宁错一千,不放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