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32章公道自在人心

第232章公道自在人心

        初秋的奉天,虽然还留着一丝暑气,但桂香果熟,正是一派丰收前的景象。

        一位不速之客轻轻地迈出奉天车站。这是位身形瘦削的中年人,不过三十一、二的样子,穿着一付并不惹人注意的长袍,乍看和一般的生意人差不多。从他在这里东张西望的样子看,此前他一定没有来过这里。

        在站门口看了片刻,发现奉天车站虽然很大、站外的道路也很宽广,却总觉得比京津沪缺了些什么。至于是什么,他等了一会才意识到:客流量这么大的车站,人力车夫竟然比唐山多不了多少!关外萧条如斯,这是他的第一个印象。

        终于有一个年轻的车夫赶过来,他立刻招呼说:“大帅府怎么走?”

        张作霖的大帅府可是奉天的标志性建筑了,凡是奉天人没有不知道的,那可是全奉天的军枢要地,向来文武百官云集。车夫看他的样子,像是商人,但远比一般商人沉稳;像是官员,但缺少一般官员的富贵气。来帅府办事的多了去了,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只是直接从车站来的不多就是了。

        车夫一番殷勤地招呼,那人坐上车,却吩咐不必急着走路,且先与他聊聊天。对客人的要求,车夫当然有求必应,毕竟人家出钱也大方。“看来又是一位慕名而来的”,车夫心里胡乱猜测。

        近段时间,从京津北上奉天的客人越来越多了。投资客、讨生活者,不一而足,谁让奉天到处充满着生机和商机呢?

        张汉卿人虽然在新民,但他的招商和振兴工商业的经济政策却在以王永民为首的一帮人的拥护下越来越高调地执行着。得益于军政和军警分离,原先能对这些政策有牵制作用的奉军高层无法反制,却意外地让奉天成为中国经济最耀眼的明星。

        有矿有人有政策有土地,关键是规划也很超前、政|府有所为且行政风气也不赖,实在是建工厂建企业的好去处。自从抚顺煤矿和本溪铁矿红红火火地很快赢利后,跟风而来的资本大亨迅速后来居上,大把大把地扔银子,要从满清的龙脉那里获得不菲的回报。这样一来,关外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景象。

        人人有活干,遍地是机会,生活大不一样,连带着精神面貌都焕然一新。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个人的功劳,奉天人早就亲切地把他称为“少帅”的张汉卿。

        “这位爷是去大帅府办事?”车夫很随意地问。

        “倒不是,此前一直听说奉天有大气象,我是慕名而来,想在这里做点生意。若是环境好,有可能长做。今天左右无事,就闲来逛逛。”中年人很随意地说,语气很随和。

        “爷来奉天就对了,做生意,还是奉天好。”车夫看来是有过一段熏陶了,随便的有感而发就是一段广告:“现在机会多多啊,各行各业都兴起来了。只要有手有脚肯出力,生活不会差哪里去!”

        中年人附和着点点头说:“当然,肯花力气当然不会饿死人。”

        哪知道车夫竟然摇摇头说:“现在这么说肯定是,但要在过去那就不一定了。我父亲从前给地主做长工,辛苦一天也只能给家里人半饱,我六岁的弟弟就是饿病了没长成人。我拉车拉了好几年家里生活没起色,也就从这几个月开始好多了。奉天来往的人多了,我的生意也就好起来。”他由衷地说:“这都多亏了少帅,老人家都说,他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做了很多大事,想出这么多主意,才带动各行各业都好起来。”

        在车夫对张汉卿不吝赞叹之词时,很明显地,这个人对张汉卿更感兴趣,几乎在聊到他时立刻进入话题:“看来你对这位少帅很认可啊!”

        “岂止是认可!这位少帅简直是关外百年不出的人物!他能够化石成金,让京城的老爷们从千里之外来撒钱,这之前没有谁做得到。从俺祖上起,奉天都是关内逃荒人的首选,但是从来没听说过有钱人会来这嘎达搞什么投资!偏偏人家还都信服!

        关键是少帅神了,他看中的事没有一个不赚钱的。按说有这种好事,谁不想来插一脚?要是之前,光摊派就能把厂矿吃蹋喽!但是少帅慧眼识人从金州请来了王岷源来为奉天保驾护航,谁敢胡来?而且少帅还放话,‘谁要是和企业为难,就是和他少帅过不去,就是奉天的罪人!’他的意思俺是懂的,就是鸡蛋好吃但吃的时候不能连母鸡一起吃了,这是想让奉天一直有蛋吃呢。爷您说,他才十六岁就有这么高的见识,这不是真龙是什么?”

        中年人笑笑,又问道:“听说他自己养着卫队旅,不要奉天政|府一分钱,可是真假?”

        车夫谈兴正浓:“当然是真的!讲起来少帅也是有大魄力的,他说不要政|府的钱就真没要,卫队旅屯田种地、自己养活自己,这可是百年来没有的事!俺经历过大清和民国革命,哪个军队不是喝老百姓的血才能活下去的?可人家少帅就是做到了----卫队旅在省城驻扎的时候,从来没有一个兵骚扰过百姓,不管多大的军官买东西都是足额付钱的,还都和和气气!”

        中年人摇头不信说:“你说卫队旅军纪好我信,但没用政|府的钱我就不信了,他老子是督军兼省长,私下里给钱又有谁知道呢?”

        车夫不高兴了:“这还有假?广宁的冯大帅日夜派人盯着账面上的钱,他和张大帅不对付,还会放水吗?可是派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就是没发现少帅动用政|府的钱,最后连冯大帅都灰心了,主动把监督的人撤出了。”

        中年人来了兴趣:“那会不会是张大帅用私人的钱垫支的?据说张大帅有良田千顷、店铺无数…”

        车夫啐了一口唾沫:“都是人嚼蛆咧!提到大帅,不是我吹牛,全奉天的人都会竖起大拇指!他老人家是咱奉天最大的官,一日三餐也只是馒头、米粥就咸菜;他的军队纪律也很好,前段时间他的小舅子用枪打路灯的灯泡被他亲自下令枪毙了!

        大帅对外来的投资客是真的好,他知道他们是奉天百姓的财神爷,所以给他们提供各种便利,警察厅王永江王厅长、招商局莫德惠莫局长都直接向他汇报。他说了,所有对投资客吃、拿、卡、要的,他都让其吃不了兜着走!有大帅、少帅发话,有些想法的人都规矩多了。

        托大帅的福,现在奉天人的活路有很多了。您看车站外像俺这样拉活的,原先可是排着队都抢不到主顾,现在好了,进厂务工的收入要比拉车挣得多了,还体面!不瞒您说,要不是俺家就在北大街不远,俺也想进工厂赚大钱呢!”

        不远处的十字路口有一个警察在塔台上维持交通秩序,他手执指挥棒,正在对着一个牵着驴车的人比划着什么。那辆驴车里码着一袋一袋的不知什么东西,看着沉重的样子像是粮食,因为要避让两旁的人群和小贩而不得不刹住脚。但是在重新起步的时候,却又与斜向驶来的另一辆马车迎头碰上了。车主手忙脚乱地牵着毛驴想从旁边闪过去,可是在密集的人群中无法从容穿过,所以遇到了一些小阻塞。

        见交通受阻,警察急忙吹起哨子以示提醒,同时用指挥棒在那里示意让两旁的车辆停止好让这阻路的驴车离开。可是驴主人肯定是第一次见到指挥棒这新鲜事物,见到警察冲着他又是吹哨子又是挥棒子,可能是吓傻了,一时没作出反应来。

        警察看到了这个情景。让中年人很吃惊地,他淡定地从塔台上下来,亲自帮着车主让出一条小路来。可能是因为车辆而影响通行,他竟然帮着把车一直推到街口的另一边,而丝毫不嫌弃锃亮的皮鞋踩到了驴粪便,从而丢了他的官老爷的身份!

        这在其它地方是不可思议的,这一番情景打破了中年人的认知,看着两旁如潮的人群和繁荣的景象,印证着车夫的话,他暗暗点头。

        车夫见怪不怪了,他对中年人说:“自打王财神做了警察的头,现在的警察比以前对老百姓那是客气多了。从前老百姓见到警察和当兵的,都像躲瘟神一样;可别说,自从少帅请来王永江,警察是大不一样了;自从有了卫队旅,奉天当兵的也不一样了。用少帅的话说,军人是保家卫国的、警察是为人民服务的。都来自于人民、花人民的钱,如果对人民都不好,老百姓养他们干什么?

        受少帅的影响,大帅曾向王永江打包票说不管奉天财政多么紧张,给警察的部分不会有半分延迟;王永江也立下军令状,说在一年内一定实现警民和谐相处。为了这个事,少帅还亲自给警察厅提了一幅字叫做‘有困难找人民警察’,现在这幅字还挂在省警察厅的大门口。从此之后,奉天的风气越来越好。”

        中年人看得出十分高兴,这是第一次从普通老百姓中听到他们对官员由衷的赞美,看来不虚此行啊。不过,不能仅听一面之辞,真正要了解真实的情况还是要深入群众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