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29章恩怨仍未结束

第229章恩怨仍未结束

        山西客们也不知去向,这让冯庸不知如何是好,还是在旁人的指点下去警所报了案。由于事涉国务院秘书长徐树铮等要员,北京市警察厅等都被惊动了。等到警察详细问完事件由来,已经是寒夜。而且警察们给出的结论“诈骗”,让冯庸的身上直凉到底。

        如此数量之大的方便面要连夜运出北京城有些困难,反正冯庸把手下都散到了铁路、公路枢纽处打探消息,结果却是并无此类货物大规模运输的记录。北京城里,也没有“杨师傅”方便面在售卖。

        到了第四天,一无所获的冯庸这才想到要告诉父亲,急忙乘车返回北镇,却想不到电报比他更快,果然是关心则乱。

        冯德麟很快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连续思索了片刻,便有些主意了。看着儿子难过的样子,毕竟才十七岁,经受一次打击就萎靡不振,不禁心里暗自喟叹。可是究竟是谁要和我来这么一手?冯德麟的大脑急速运转,暂时不去想如何善后了。既然北京那边找不到人,那也就不用再去想了,这笔货,铁定是泡汤了----方便面吗,总会要泡汤才好吃。

        “山西客能抓住我急切要扩大销路的想法来行骗,原也无可厚非,只是他们的时机未免太巧了。”

        “在此之前,他们为获得我的信任,一连数周买了大批货物,并不见出入关内外,本身就奇怪。那货物到哪里去了?”

        “如果倒卖货物,‘一统’的牌子要比‘杨师傅’响得多了,同样的价格,他们为什么盯上我们,而不去倒卖更易脱手、更能赚钱的‘一统”?本身就是个问题。”

        “知道我与徐树铮不熟,敢用假人堂而皇之蒙骗我儿,一定对我的情况知根知底。”

        “骗货物之余还不忘要我扩大生产,明明只骗六百万还要我添置机器,这是要从根上打垮我的节奏啊?”

        想到这些,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联想到最近省城一直在搞张汉卿所说的“政企分开”,按道理自己订车皮明显不符合老张的“政|府不干涉企业经营行为”的原则,但他反而痛快地开了绿灯。事出反常必为妖,老张是要看自己的笑话呢!

        一定是张家!

        只有他们才有打倒自己的动机,也有这个实力。垄断“杨师傅”方便面在奉天的销售,也只有老张有这个实力;在北京城侵吞自己的货物,估计是混在“一统”方便面里销售了,否则很难解释这么大宗的货物无人知晓其去向。“杨师傅”与“一统”的口味类似,包装也就是一张油纸印几个字而已,把它们扔进“一统”的仓库,泡都不会冒一个。众所周知,“一统”在北京卖得挺火的。

        一定是这样了。从那个何副总工开始,到殖边银行断了资金链,再到现在的山西客,一环扣一环,目的只有一个:打垮“杨师傅”,顺便给自己添个堵!

        这里有一大半是事实。从头到尾,确实都是张汉卿设计的一着骗局。

        他利用冯德麟眼红的迫切心情,成功地在短期内让他产量猛增,然后在销售环节给他重重一击。起初只是想让他积压库存,然后在双方降价时以低价购进他的货,然后转向关内销售,从中小赚一笔。虽然看起来奉天的售价被拉低,但因为还有关内庞大的市场,加之“杨师傅”的“雪中送炭”,基本上对利润没多大影响。

        至于殖民银行之事,确实不是他的本意,而是借机发挥而已。他估计连续一段时间后,“杨师傅”一定支撑不过去的,这个时候基本上可以确立“一统”在奉天的地位。

        但是对于冯德麟就不同,他竟然不甘心就此退出,反而竭力与自己死拼,这才有让他破釜沉舟然后大伤他元气的计划。山西客人是山西的没错,但是各种的设计,都是张汉卿搞出来的。最后骗到的货也确实如冯德麟所想,抹去标志放到北京去销售了。

        这次凭空骗到600万包,那就是30万元巨款了,完全抵消前一阶段在奉天的损失不说,关键是经此一役,“杨师傅”成为奉天城的笑料,它的厂子再也禁不起这样的折腾,完全陷入了停产状态。

        是的,停产。

        去掉被骗的600万包,还剩下这几天加班加点生产出来的一百多万包面仍静静地躺在仓库里。由于前段时间市场销售一直被“山西客”直接接货了,“杨师傅”的销售渠道一直未有效建立,现在仓促之间要卖掉这么多数量的产品,还真为难了他。

        而且即使这些产品都成功变现,也远远不够这些天的损失。600万包,成本就有大好十几万元呢!工人的工资要发了,设备即使不使用也需要保养,人员一旦散去再想招回想必仍会费很多事。一想到这,冯德麟的心就在滴血。

        “姓张的,老子和你没完!”

        大帅烦恼,小弟们自然要去安慰的。汲金纯对这位跟随多年的上级的敬畏随着时间的变化也在变化,他想不出用什么词来表达他的心情,只觉得作为军人的冯德麟这么做有点不靠谱,他对冯德麟说:“大帅,实业上的水太深。我们带兵打仗,吃得是皇粮,就别在这些事情上费工夫了。自从与二十七师交恶,二十八师好长时间没有进行正规的操练了。我看趁现在把工厂卖了,存货收拾一下,还能剩下一些,把精力放在军队上才是正道。”

        长子冯庸也说:“父亲和张督军都是同殿为臣,政治上和他理念不和互生嫌隙也就罢了,学良在经济上也确实是一把好手,我们技不如人,就好好经营我们一亩三分地就好了。挖张督军的墙角这种事,一旦泄露出去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请父亲慎重!”

        而另一位旅长张海鹏却觉得表达忠心的时刻到了,他对冯德麟说:“大帅,张作霖已经稳住了奉天的民政与财政,现在他身边在这块已经围了很多能人,我们搞不过他。但是他立足的本钱却是二十七师,如果能够让他的内部反水,我们未必没有机会从根源上削弱他的实力。”

        冯德麟现在最喜欢听的就是这样的话了。他看着自己得意的手下,沉声问道:“海鹏,你有什么办法?这口气不出,我绝不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