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28章骗局

第228章骗局

        只是,来来回回耽误这七天的功夫,厂里的库存又增加了两百四十多万包,加起来可是堪堪有近六百万之巨了哦。

        算起来冯德麟也堪称创造了此时国内管理学界的奇迹。他以月产能八百万的能力,硬是达到了超过十几个百分点的产量增加。如果老冯不在军界而投身职业经理人行业,难保不成为民国的张瑞敏式的人物。

        然而老冯很快就乐不起来了。

        因不堪压力,他已经把五十万殖边银行的借款咬牙还掉了,名声要紧啊。

        勉力支撑半个月,算下明细账,由于库存积压太多,这半个月期间的猛烈生产,光原材料消耗就足足花去六万大洋,添置机器用掉二十万元,厂房建设库存调度连同油气煤电人员吃用等等杂项,又开支了不下数万元。幸亏没到月底,工人的薪水暂时还不用付,不然想想这些天来的加班费,老冯实在是耗不起了。

        北镇在清朝前期是个好地方,但到了这时候,已经远远落后于奉天、辽阳、大连等大城市了。张作霖与张汉卿在民政、经济上掐住冯德麟的脖子,单靠挪用那点可怜的军饷,以及从穷得可怜的老百姓身上刮油水,绝对玩不起这么大的生意。后来一连串的投入,还是沾了段芝贵那笔余款的光。

        即使如此,老冯已经用光了身上的最后一个铜板,再卖不掉,就要动用军饷了!

        还好关内有了重大利好。冯德麟估计着时间:山西客既然有能力找到徐树铮,自然有些门路。合约的签核不过是一个过程而已,应该不出一天就有消息。那时候,将会一扫阴霾,财源滚滚来。

        果不其然,次日上午,山西客人来电:“奉秘书长钧命,即请冯帅将首批六百万包货物运抵京城,货款由财政部直接拨付,当时兑现。”

        冯德麟如奉纶音,立即安排装车,并安排长子冯庸亲自押车前往,并带回货款。只要这一轮过去,后面轻车熟路就方便多了。想想山西客还有不下数百万的订单,这半个多月来的辛苦以及多出的几根白发,值了。

        该预备山西客的订单了。虽然他们的价格低得太多,但现在无力打开关内的销路,这伙人现在还用得着。等到“杨师傅”打开局面,那时再设法撇开他们单干。姓张的小子不就是单干的吗,他的单价在关内听说是五分一包,每包两分的纯利润呐!要不然这小子哪来的底气和自己拼价格呢?

        一天、两天,还不见冯庸回来。按路程,两天往返,就是交接货物货款,也用不了一天的时间啊?肯定是生意做完后又海吃海喝了一番。冯庸这孩子善良,又少见世面,不会被这些人带坏了吧?

        第三天,仍不见踪影。冯德麟有些急了:冯庸这小子,难道不知道你老子急得什么似的,这么大的人了,不知道给个信吗?

        第四天,老冯在不安中醒来。他有些觉得不对了,至于哪里有问题,却说不出来。自己的第一拨的亲信、第二拨的长子都没有信儿传来,不应该啊。他一连打三封电报给山西客,却杳无音讯。直到第五天一早,冯庸和他的亲信一帮子人满脸憔悴地赶回来,进门就是大哭:“父亲,我们被人耍了!”

        冯德麟头脑“嗡”地一声,他到底经历风浪,厉声问:“怎么回事?”

        冯庸经过一路的行车,头脑中已经组织好语言,他三言两语便把原委说得一清二楚。

        原来这些山西客果然是山西人,却并不是什么经销商,而是一群不知何人雇来的骗子。他们首先用财大气粗的形象示人,果然获得了冯德麟的注意,然后他们连续用几次“规矩”的交易骗取了老冯的信任。利用老冯急欲扩大生产的心态,以及对于中枢诸公的轻信,用“徐树铮”这个大旗唬人。

        先期的冯德麟亲信确实是见到了一些气质很高贵的人物,但毕竟狗肉上不了台面,他既没有机会认识传说中的这位徐秘书长,又没有“资格”与徐秘书长搭话,从家主口中知道了那位“徐秘书长”的价值,只能是被动着唯唯诺诺地陪笑。这样,“徐秘书长”安排人陪他吃了一顿饭便足以让他感恩戴德浑身打颤了,哪里还想得到盘问?呆了一个人天后山西客过来告诉他“徐秘书长很满意,现在就差总理签字了”,事涉高层,这位亲信也没有资格作任何求证,只能原话转述,却让冯德麟信以为真。

        之后冯庸押货,也是山西客接的车,陪同他的是一位趾高气昂的财政部的职员,姓胡。接货当然要点量,工人们点数,他们几个先聊起来。当冯庸秉承父意吞吞吐吐地想将货款结清时,那位姓胡的职员一阵讥笑,让生意场上初出茅庐的冯庸不敢接口。当时那职员是这样说的:“你以为财政部掌管财政,就会一手交货一手拿现金交给你?一看就知道是土包子。我们是中|央政|府的机关,机关做事是有一定的流程的!今天先把货验清,我给你一张批条。明天拿此批条到度支司结算,快一点后天就可以到会计处取钱了。当然大额的款项是不会给现,而是转账到你奉天北镇的财政厅局所,是到地方才可以取的。”

        这一番忽悠,加上山西客故意取笑的表演,让冯庸信以为真。听他说得头头是道,流程看起来清晰流畅,而且一些作法合情合理,便默认了他的话。当然冯庸还是有点小聪明的,他安排人盯着这批货进了一处挂有“陆军统筹办事处辎重局”的仓库才返回。

        可是第二天,当冯庸拿着批条到度支司时,却被里面人赶了出来。若不是冯庸气度尚好,他们还以为是神经病呢:“拿着个莫名其妙的纸条来度支司结算?我还以为是打秋风的!”

        冯庸再傻,也知道情况不对,赶紧再去仓库,却被告知这只是一处废旧仓库,几天前被人临时租用。再看看里面,空无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