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21章垄断

第221章垄断

        一夜无话。

        次日的奉天城多了几许妩媚,街上秩序也好得出奇。经过一夜的暴风雨,随着几位巨头的纷纷落马,金融风暴被打压住,经济生活重又步入正轨。现在,是接收胜利果实的时候了。

        张作霖、张汉卿父子的抄家卫队捷报频传,大有斩获。所得不但填平了张作霖私藏小金库的损失,还使父子俩的经济收入一跃变成奉天显贵水平。要知道这一仗几乎将半个实业银行和整个奉天首富黄献廷的名下金店、商铺、钱庄收为己有,收入何止倍增!不过他们也不干净,张汉卿拿得是理所当然。

        不过老小张赚得盆满钵满却不能不有所顾及,毕竟用公器入私房,大家都看在眼里。然而小张有主意,他私下里对老张说:“父亲是否认为有必要把钱袋子攥在我们自己手里?学良现在有个构想,我们用这笔钱成立一个我们自己的银行,一者可以控制奉天的经济,让外人无法插足;二来我们用钱也方便,不用关键时刻被外人束缚住手脚,还能让外人说不出我们的不是。”

        这个话很吸引老张。由于财政吃紧,张作霖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考虑如何搞到钱来扩充军备。他也从日本人手里贷过几次款,但几乎都要同时给日本人点好处,这让他心里很是不甘。如果张汉卿真能解决这个问题,那是再好不过的了。他现在对这个长子的心态又不一样,张汉卿总能说到他的心坎上还能让他舒坦,且他的主意层出不穷但又灵验无比。不用说,这喝过洋墨水的就是不一样----到现在,老张还认为张汉卿的成就出自于他重金聘请的名宿与外籍教师。

        不过张汉卿也确实让他放心:在北京就显示出少年英雄的气概,既能挖人又能拿钱,还让他在一代枭雄老袁手里大赚一笔且全身而退;能够放下身段与军营一拨大老粗打成一片,并且从中杀出一片天控制了卫队旅,虽然这其中有自己的一份功劳,但如果不是本身有几把刷子,他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怎么着也镇不住万把人的部队----那可是军队,讲究资历与能耐的!卫队旅的种种表现让自己也钦佩不已,这新式军队在剿匪中的表现让人刮目相看。关键是,长子在上次经历的暗杀这重要时刻和他血浓于水的父子亲情让他颇为放心。

        在政治上,他鼓捣出什么土改、什么军屯,虽然成效不知,但这架式与思路还是对的。至少,他的长子的心全扑在军政上,而不是像很多败家子把大把时间花在败家上,这就够了。在这次的金融危机中也有出彩表现,好像政治经济军事无所不能,让老张甚至产生怀疑,这小子是不是他张作霖的种,怎么这么会折腾?还好他风流这一块与自己相像。自然,张汉卿昨晚荒唐一幕有人传到他耳里,毕竟,少帅带的人是大帅府的卫队,不是少帅卫队。

        虽然自己是奉天的督军兼省长,老张也没有那个觉悟要把到手的肥肉送出去,虽然手心手背都是肉。现在的奉天还不完全是自己的,如果到了那一步,老张的思路或许会有些豁达吧?

        怎么把这笔人所共知的收入合法地、潜移默化地、让人无法置疑地变成自己的,他期待张汉卿的意见:“嗯,你说说看。”

        张汉卿开始抖露私货了:“父亲还记得前段时间您曾向‘奉天农民资金信用合作社’注入一笔资金?这个合作社现在由凤至的哥哥翱舟担任总经理,吸储已经达到五百万了。”

        那可是一笔不菲的资金了,张作霖想。

        可是张汉卿说出的话还是让他大吃一惊,不由得更加审视他这个长子的智商了:“银行业向来是至少十倍的杠杆,二百万的股本才吸收到五百万的储蓄,太少了!”

        虽然不明白杠杆是什么意思,老张还是大致猜着了,这小子,跟老子调书袋呢。你老爹我虽然大字识不了几个,但是只要跟钱扯上关系的事,老子精着呢。

        “为什么呢?因为奉天的金融秩序不好。大小银行多如牛毛,导致竞争激烈。而且最重要的是,银行的决策权不在父亲手里。像奉天实业银行是官商合股,官本只有不到三成,但官本是中|央掌控,不过这还是好的;像兴业银行、农业银行完全与父亲脱节,它们虽然设在奉天,父亲用钱还得向日本人借。学良的意思是,我们趁着奉天大洗牌的时机,建设属于我们自己的金融系统!”

        张作霖来了兴趣:“如何做?”

        张汉卿说:“父亲把这次没收的物品变换成现金,整合后入股一家银行,然后限制其它银行的准入,让这家银行一家独大。如果把奉天的闲钱集中在一起,父亲知道这是多大的一笔吗!?”

        张作霖怎么不知?只要不发生挤兑事件,理论上银行可以无休止地发行货币,那样自己用钱可真的方便多了。只是,这件事造成的影响是很大的,稍有不慎,会引起多方反弹。毕竟土改影响到的只是一个县的当地地主,银行业是要牵扯到方方面面的。

        张汉卿已经存了这个主意好长时间了,现在正是大有作为的时候。他对张作霖说:“当然我们不会硬来,先期也只是用某家银行借壳上市,但是可以借这次挤兑颁布几个条例:收回所有银行在奉天的铸币权和货币发行权,它们的功能只能是吸储放贷;限制中小银行的发展,要让奉天只形成几家有影响力的大银行以增强竞争力;父亲支持的银行才能拥有‘一二大洋兑换券’的发行权;我们计划中的金融厅要尽快成立并介入此次银行业的重组,并且要牢牢控制银行的准备金率。”

        前面两条,是限制;后面一条,是垄断;最后一条,是监管。不能不说,张汉卿的主意很毒辣,完全卡住了银行业的命脉,而且合情合理,通篇都是为了稳定奉天的经济秩序,让别人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