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11章床前

第211章床前

        此时的大帅府笼罩在一片肃穆之中。听说督军生气了,连“国舅爷”也要杀掉,任谁求情都没用,那该是生多大的气啊!不明所以,所以恐惧。大家都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再激怒大帅。

        黄如清倒是很顺利地进入大帅府三夫人的小院内,她本来就是常客。当初父亲把自己许配给戴宪植时,自己也根本没有看上,只是因为三夫人的关系,这才勉强答应这门亲事。所以婚后她与三夫人姑嫂走得还勤,老爸本打算借的是三夫人的势。

        但是张作霖持家甚严,戴夫人虽受恩宠,却仅限于府内,于外面却使不上一点力。几年来她老爹黄献廷生意却做越大,却完全与戴家无关,这让他后悔不已:戴宪植生就一纨绔子弟,根本没指望他做什么,张家应有的权势自己也没贴上半分,还白贴了个如花似玉的闺女。黄献廷的牢骚感染了黄如清,后来见戴宪植实在不成器,也就没有再串门的心思。

        碰到这个事情,姑嫂心又系一块去了。就病床上一合计,两人就议出,问题不在所谓的“入室强j民女”、也不是乱枪打碎几个灯泡的事,而在戴宪植与少帅的争端。

        关于他们之间的叫板,私下里已经传得有板有眼:什么戴宪植见许靖软弱可欺,硬是把他的娇美女人横刀夺爱,许靖不忿、诱惑少帅以妻妻之;“连长”与少帅大战三百合成功地吹出了枕头风,少帅于是为她挺身而出要独霸“连长”,戴宪植不服与之叫板,可惜终究权势大不过少帅,并被他成功地拿到把柄,要从肉身上彻底消灭之云云。

        种种臆测虽然毫无根据却惊人地符合事实,不过其间的一些情节就未免令人遐想:什么“连长”用天生媚骨锁住少帅,少帅虽然神勇却拙于年轻终于不敌身经百战,各种老汉推车、怀中抱月、老树盘根等等描述绘声绘色,给一帮无聊闲人凭添了无数讲资。

        谁也不知道的是,首先传出这事的,竟然还是绯闻女主角“连长”夫妇:“连长”是要借少帅之名上位呢,一身何惜哉,况且已经砸进本钱了。有了这个光环,她将更吸引眼球,档次也会高一些;而许靖也准备借此打消苍蝇们,或至少和少帅共有女人的事实让别人间接尊重他,即使这种“尊重”其实是一种不齿和暗讽。

        这些都不是姑嫂俩关心的,她们在意的只是戴宪植的生死。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件事,似乎还很有机会救他出囹圄。

        于是张汉卿的卧室里出现这样一幅令人极端旖旎的画面:不施粉黛的黄如清哭泣着跪在床前,戴宪玉被扶着靠在门旁默默流泪,张汉卿的贴身丫环春妮使足了劲都无法拉动她;而搂着于凤至的少帅赖在被窝里死活不出来----他赤身露体的实在无法作什么;而于凤至也是红着脸躲在被窝里----她被丈夫剥得浑身上下如葱,是想说什么都无法吐出口。这新婚夫妇,多日不见,自然小别胜新婚。也是戴宪植的婆娘来得太早了,弄得小两口光顾在清晨温存,没一点准备。他们衣服都脱于一旁,伸手都不方便,于是小两口就躺在被窝里看黄如清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哭诉求情,无可奈何。

        此情此景,倒让张汉卿想起一首打油诗:“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一对狗男女,其中就有你。”还有的改成“举头望明月,低头思秋香”,又有“举头望明月,低头补裤裆”,还有“举头望明月,你俩在中|央”。这生活是劳动人民创作的源泉,哎,是谁谁谁说的来着?

        难为他这时候还能联想到这么多。

        对戴宪植这种人渣,他是必欲除之而后快。和张作霖的思路不同,他倒不认为勾结冯德麟有什么大不了,拉虎皮做大衣是人之常情。逢此乱世,强者为王嘛。他所不能接受的是,这厮太没品了,没本事获得女人心,却要来做霸王硬上弓的事,这就未免让人看不起了。而且作为军人,不知去保境安民,动辄拿枪作威作福,这才是他杀机所至。

        而且成功地挑起父亲的火气,余下的事情就不是他可以管的了。当然,他既不会去火上烧油,也不至于为他去求这个情,看天意了。不过,这跟着戴宪玉的女人是谁家的美娇娘,看起来还不错。

        他闷在被窝里,十分不满地说:“三娘!这件事你找错了人!是非曲直你都知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来我房间里有什么用?!”

        戴宪玉经过一夜的折磨,身体已虚弱不堪,但还是坚持着说话:“汉卿,三娘就求你这一次。他是吃了猪油蒙了心,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猪一样的脑子和你抢女人!不过即使如此,罪也不至此,大帅冻他一夜也就够了,任你处罚也行,只千万留他一条命。我们黄家就剩他这一条根,若是有什么差池,你让我怎么去见九泉之下的父母!”

        听她这话的意思是事件的起因是两人争风吃醋导致少帅挟私泄恨一般,这可把张汉卿的人品侮辱得够可以的了:为这种女人,真心不值得。可是似乎帅府上上下下都知道这般故事,围观的各房使女们都伸长了耳朵,看少帅如何辩解。

        张汉卿头大如斗,虽然在热被窝里,冷气却嗖嗖地直往心里冒。没见到枕边人的脸色,但想这脸色不应该会很好。

        黄如清补充得更加完整:“少帅,那女子原本就是窑姐儿,听说被许老蔫纳为妾后仍不安分,跟她上过床的男人至少有上百人,要不然怎么会有个绰号叫‘连长’呢?我们家老戴和她在一起没有三月也有小半年,对这水性扬花的贱女人,又怎么用得着入室强j?老戴是被人陷害的!”

        得,这位洗脱得更彻底。敢情这事只是个风花雪月的情事,按她所说,男欢女悦不算什么事,最后只要赔几个灯泡就能过关的了。这让张汉卿想起后世一个著名的司法辩论故事:戴避孕套强j到底算不算强j?原来这女人是戴宪植的女人,怪不得如此上心。不过这老戴猪一样的人,却拱了棵水嫩的大白菜,造化真是弄人。瞧她哭得梨花带雨,也着实让人心疼呢。

        张汉卿不得不解释了,不然名声真的会变臭,特别是在夫人这里。他清了清喉咙,吐出一口混浊之气,然后气沉丹田,沉思着如何用三寸不烂之舌,把死的吹活。然而他只发了一声“呃~”便转成了“哦”音,然后就是压抑的嘎然而止。

        那是悲愤的于凤至生生用女人的力量让张汉卿尝到了后院失火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