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06章以身伺虎

第206章以身伺虎

        张汉卿好不容易逮着了一个发财的路子,至少可以缓解自己目前财力不足的窘境,因此对黄家这头肥猪,那是逮住青山不放松,一这是喂饱了再杀。因此对于黄家的服软水火不进,坚持按当初的规定“罚处不低于所发生土地数量3到10倍单价”以儆效尤,否则,将兑现法令所说,“予以极刑”!

        其实这是小张在威吓呢,查抄黄三爷家已经让他赚得盆满钵满了,哪还好意思再下狠手?如果再能获得十万元的罚金也好,他肯定会很礼貌地礼送黄三爷回家。现在就看黄家的人是不是识趣,舍不舍得再出血了----对黄家的底细,他已经摸得差不多了。

        可是黄献廷这一算,三千多亩地,六万多元的地价,罚金需要二十万到六十万大洋之多!自己努力些是能够筹措这一笔巨额费用,但基本上也要倾家荡产了。老三被抄家是没落了,老大在政治上被冷落了,自己再把家产送上去,黄家基本上就全军覆没了!救三弟是必要的,但不能把自己也搭上吧?

        当二伯派人告知侄女黄婉清:“正想办法筹措罚金,但数额较大,几无能力”时,黄婉清欲哭无泪。看来,在绝对的利益面前,曾经的血缘关系已经靠不住了。她虽然知书达礼,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般大事。黄家经此大变,她才体会到什么是世态炎凉,什么是树倒猕猴散。和父亲一母同胞的二伯都如此,何况别人?原来黄家大大小小八十九口,现有除了无处可去的门房九爷爷(就是那个洒了尿壶被打昏的黄九爷)、贴身的丫头翠儿和整日哭泣的母亲几个人外,其余的下人都分得了土地,相继经营其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哦不,五亩地了。弄得原来偌大的黄家大院冷冷清清的,好不凄惨。

        父亲不知道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原本养尊处优的他,乍逢此变,身体上的折磨还是次要的,关键是心里的想法。爹爹,你是家里的顶梁柱,可千万别有什么事啊!

        在这时,她深恨自己为什么是女儿身、不能给家里做一点贡献。对镜流泪,望着镜中虽然憔悴但仍难掩娇丽的容貌,她忽然静下神来。

        那个少帅不是听说风流倜傥、对女色一向不大拿得住?听奉天人讲这少帅虽然娶了个美妻,却仍然在外面纳了个艳妓作妾,可见也是一个好色之辈----张汉卿在远处大呼:天可怜见,我是认识红牡丹在先好不?而且因为老婆的缘故,婚后也没敢再光顾那里,要不然怎么会找同行表嫂怀旧呢?

        黄婉清越想越脸红:黄家现在拿不出这笔钱,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自己或许能够出面解决这次危机了。她虽然没有持家的经验和机会,但却是一个很有决断的人,要不黄三爷为什么常说她“要是个男孩定然能够把家业发扬光大”呢。

        怀着英勇就义的心态,黄婉清静静地梳洗好,然后换上一身亮丽的衣服。她本就清丽脱俗,经过一番打扮,当不再悲痛时,三道岗子方圆数十里地的黄家小美人儿新鲜又出炉了!

        在翠儿的陪伴下,她乘着黄家的马车,缓缓驶向县城。

        为了节约时间,张汉卿临时的家就安在“土改委员会”大院里最东首,这样安保措施也容易----小张对自己的小命还是很看重的,土改得罪了许多人他是知道的,也不敢托大。之所以在最东首,是为了清静,自己可以不受打扰地思考下一步以及奉天的大事。

        当然,土改已经走上正轨,他也是去奉天的时候多。不过,为了解决黄家的问题,他还是亲自坐镇,顺便安排新民的后土改时代的事宜。

        “新民土改委员会”坐落在新民县城偏北的旧尹家大院和一处私塾内,被连在一体,这里曾经出过一个拔贡。院子不大,也没有多么巍峨的建筑,还显得有些破旧。但在黄婉清看来,这才是有气象的地方:周边不时有来回巡逻的士兵、大门前两个笔直站岗的“雕像”,进出人员轩昂的气宇与登记处一丝不苟的态度,让她颇觉这时的不寻常。

        当“新民土改委员会”传达室值班的老郭初见黄婉清时,便被她的艳丽所震惊:乖乖,这是谁家的女孩,长得真俊呐!老郭虽然已经是三十几岁的人了,成亲也有几个年头,却仍然看得目不转睛,同时涌起深深的男**望。然而黄婉清用怯生生的语调说明她是来找少帅时,老郭后又释然了----少帅,只有少帅,只有因为少帅。

        很快地,没有阻碍地,黄婉清被特别带到张汉卿所在的大院。与传达室不同的是,这里戒备更森严,但更隐蔽些,至少表面上很平淡。就是以黄婉清的眼力见,也觉得这里似乎很有杀气的样子,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心灵感应,反正她是这么觉得。尤其是看到带队抄家的张汉卿副官朱光沐一身戎装地站在门口,更觉杀气腾腾。

        她当初是鼓足勇气主动来这里,具体做什么是已经打定了主意的,可是临门的一刹那,她还是心颤不已。她毕竟是黄花闺女,而且又一向受过良好的教育,用身体作交易,为女子所不齿。

        只犹豫了一下,她便想到:古人还有舍身救父,卖身葬亲等,自己只是做了一个现阶段作为女儿能做的,她除了这身好面容好身材之外,实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了。父亲的命与自己的身子孰重孰轻?她一步步机械地挪向屋里,腿上似有千斤重。

        这个少帅是什么样呢?听说他的父亲、奉天城里的督军张大帅是土匪出身。霎时,老人们常讲的一口黄牙、叨着烟袋、敞着褂襟、歪带皮帽的土匪形象跃然脑际。听身边下人讲得这个少帅饮毛茹血、杀人不眨眼,听说当初许多被俘的蒙古土匪在修路铺渠中累死不少,有些试图逃跑的也被打死的打死、活着的被加重活计惩处,这是一个多么残暴的人物啊!

        想想被这样的男人占据自己的身体,她禁不住肩膀乱抖,不寒而栗。清白的女儿之身啊,她有些后悔此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