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04章抄家

第204章抄家

        黄三爷还在朦胧中便听到屋外的惨叫声,他有些不耐烦地骂了句便又歪头睡去。然而他还没有再次合眼,便被下人惊慌的奔跑和喊叫所惊醒。他一个激灵,睡意全无,一跃而起,便听外面纷纷扰扰,有无数人向这边闯了过来。

        他来不及披衣便去开门看个究竟,甫料刚一拨动门闩,便冲进来几个如狼似虎的士兵把他按倒在地,还未及分说,便被五花大绑押出屋去。他边挣扎边大叫:“你们是谁?为什么要绑我?”可是那些大头兵根本不给他分辩的机会,两个人按着他的肩,几乎让他贴地而行。余光所及之处,已经有两名士兵站在他的屋门前。

        这时候全府上下都在上窜下跳,哭喊声、求饶声、砸门声,偶尔还有搏斗但很快伴随着挨**的惨叫声。黄府的男人一拨,女人和孩子一拨,被荷枪实弹的士兵赶到院前路边空地上。事发仓促,很多人连脸都没洗便被赶出来,女人们披头散发,有的瑟瑟发抖,有的相拥而泣,有的紧紧抱住怀中孩童。还好士兵们被要求尊重女人,虽然事出突然,还是允许比男人们多穿了不少衣服。

        黄家发生这么大动静,乡民们不可能不知道,一传十,十传百,聚集了许多十里八乡的人物。官兵们接到命令,倒也和气,任由旁观。看着原本在乡民心中不得了的黄家像牛羊一般被圈着,他们对端着钢枪的士兵们开始有了很多敬畏。原来传说中和气的卫队旅也有不和气的时候啊?这工作组的头脑们,不就是和卫队旅同一个大官的少帅吗?看来这黄家和少帅明着作对,让那个年轻得不得了的督军公子生气了!

        经过逐屋清查,黄府八十九人一个不少地全部聚集在一处了,连同那个昏倒的黄九老爷也被家人救醒抬在一旁。原本有各种声音,但当狼狈不堪的家主黄三爷被五花大绑着经过他们面前时,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一个年轻的少校军官背着双手慢慢走了过来,他操着一口关东普通话大声说着:“三道岗子人黄奉廷,拒不执行土改委员会的决定,反而勾结外人,意图扰乱我工作的进程。根据之前发布的命令,土改委员会决定查抄黄家所有家产,并将黄奉廷收监。待查清其在乡间的罪行后,再予批斗处理!”他缓缓但又有力地加了一句:“阻挠土改大计者,比照此处理,一经发现,即严惩不怠!”

        黄奉廷对于他的结局,刚刚心中已经涌过无数个念头,其它乡里被查抄的先例自己已深知,既然卫队旅是因为缺钱才出此下策(指土改,黄三爷他们一直认为少帅是借此搂钱呢),自己会被查抄家产那是无疑的,只是这个“批斗处理”是个什么东西?比千刀万剐又如何?这肯定是少帅他们那一帮子年轻人的主意。他怀着对未来的恐惧,声嘶力竭地大呼:“我是冯大帅的人!我要到省城、到北京去告状!”

        少校军官冷笑着说:“你不说冯德麟还好,我们既然敢动你,就不怕你那个什么冯大帅!还有你只要有命去,尽管去告!”他不过是随意一句反驳之言,黄奉廷听了却心中冰凉:“完了,这伙人直接动粗了,我命休矣!”

        人群中也有人心中悲凉:“这可怎么办好,我要救爹爹一命!”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黄三爷的嫡亲女儿,年方二八的黄婉清。

        黄三爷被直接关押,黄府也被洗劫一空,如遭匪乱。不过比土匪要好得多的是,卫队旅官兵只对金银首饰大洋钱券等账面上存有的现金或现货感兴趣,另外仓里堆积如山的粮食也是他们的最爱。但他们行动却没有中国人常见的打、砸、抢、烧,以至于傍晚被允许暂时回府的黄家人惊异地发现,他们私人的物品少有丢失,私人衣柜、床铺基本未动,房间装饰完好如初。

        而官兵们也执行了良好的纪律:所有物品一律登记,在宪兵奉少帅之命对他们突击检查时没有发现一起违纪物品,这让带队的朱光沐非常得意。这朱光沐就是后来“赵四朱五”中朱五小姐的夫婿,现在是张汉卿的亲信,忝为高纪毅之后的新任副官。他深知少帅的为人,因此在奉命带领警卫连时特意叮咛不得藏私----其实不用多嘱咐,小张对身边人,要求一向比其他人还要严格,整个卫队旅的军纪一向都是很好的。

        其后清查整个战果,计有金条一百根、现洋两万六千元、等价奉天小洋票一万多元、粮食上千担,此外还有干柴垛若干、草料场两座、以及牲口百余头。来到这个时代,小张对这些数字还没有一个比较敏感的认识,但是金条他可是很感兴趣的,这要归功于前世在某金店对外出售的纪念金条在灯光下发出的耀眼光芒给他的刺激。

        民初金条是十两一根,不过因为那时一斤十六两,所以换算成现在的计算单位就是312.5克。按当时一克黄金兑现9块银元算,此进项该有超过二十八万块大洋的收益,无论如何该算得上是巨款,至少卫队旅一个月的军饷能够满足了。

        至于粮食,按一担120市斤算,也是十二万斤的存货,卫队旅小半个月的口粮到手了!

        当朱光沐把统计结果告知张汉卿时,他有些不相信自己。乖乖隆地咚,若是能够吃到这样的几家大户,自己头疼许久的军费、军饷、军粮不是都迎刃而解了吗?不过他又自嘲地想,整个新民县,能达到黄奉廷这种富裕程度的地主,放眼看一马平川没几个。这老黄不过是自己跳出来“不幸”被自己祭了旗,哪有那么多不开眼的人呐?

        果然,张汉卿的这一记杀着让那些还想以家大业大的黄三爷打头阵、在侧观望的中小地主彻底死了心,他们没有老黄的实力,没那个本事跟少帅叫板----不见有实力的黄三爷弄得个倾家荡产、人还生死未卜?自打有了这一出,新民土改工作组的工作才算上了新台阶,不但土地丈量、登记、分配有条不紊,连带着秋粮的收缴也非常顺利。不管心中如何想,土改委员会第一次“不劳而获”,把即将落入各大小地主袋中的收成拢入怀中,并无偿占有了全县近四十万亩多余的土地并分配给无地少地农民,还得到广大农民的热切拥护,小张美得真是没有天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