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00章欢乐就在今宵

第200章欢乐就在今宵

        女人“啐”了他一口,半羞半笑地说:“作死了,还想戏耍嫂子。”说是害羞,却禁不住觑着那里磅礴的生机。自己见多识广,凭经验和感觉,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神器。有道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种宝贝总是可遇不可求的。

        张汉卿的心思就如同那里一动一动的弹性,一发不可收拾。先前还强烈压抑自己以免失态,现在既然戳破这层窗户纸,也再不怕把裤子戳破了。有道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张汉卿终于找到偷情的感觉了。他涎着脸说:“我的这支枪威力无比,子弹充足,专打女人,无坚不摧,女人对它可是又爱又怕的。”

        女人的放荡终于被吊了起来,她掩口笑着说:“呸!什么威力无比,你可知道猎户与狼的故事?”

        两人调情到这个份上,已经算是戳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了,在这个当口她竟还有闲情讲故事,让张汉卿又惊又奇。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用意,自己虽然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却是绝对不会违背女人意愿,这是无论是穿越之前还是之后,作为普通人的张汉卿或少帅的身体都不会做的事。他腆着脸示意女人继续她的工作,并笑嘻嘻地说:“最喜欢听嫂子讲故事了。”

        女人一边解衣,一边信口讲述:“说的是某天猎人和他多年的对手狼见面了,猎人对狼说:‘我们一块斗争有些年头了,老是不分输赢。我有一个主意,可以干脆利索地分个胜负。’狼说:‘愿闻其详。其实我也斗够了,如果能有好办法得结果,那再好不过了。’猎人说:‘我们相距这么远,我打你三枪,如果你躲开了,我就让你吃掉;如果你被打死了,我们也就分出输赢了。’狼想了想便同意了。

        可是猎人由于过于激动,三枪都没有命中。按照约定,狼要吃掉猎人,它对猎人说:‘现在你要履行诺言,自己脱光衣服,我要吃你。’猎人没有办法,只得一件一件把衣服脱掉。然而当他脱光最后一件衣服时,狼转身就跑。它逃到一处小溪边,遇到一位老太婆在洗衣服。它向老太婆讲述了这件事并申诉说:‘人是最没信用的,我只道他开了三枪就完了,谁知道他竟然还藏了一只枪!’老太婆哈哈大笑说:‘你上当了!我被那支枪打了几十年,现在不还好好的?!’”

        这个笑话张汉卿其实听过,在这劲头上也无需多说,他忍无忍也就无需再忍。被女人逗弄的感觉是别开生面的,在这种气氛下他要是不做点什么就不配称之为风流少帅。他按住女人的手,让她的手紧紧贴住那支枪,另一只手搂过女人的脖子就亲:“嫂子,我现在就想用这支枪打你一打,看你会不会还好好的?”

        女人也不躲闪,就张汉卿的手,隔衣轻轻抚摸那支枪。这杆枪比方才更大了,也更让人遐想:被这么一个家伙来那么一家伙,该是多少令人神往的事!她不断抚摸,一边轻轻浪|笑,语带双关:“嫂子好喜欢呐!你表哥虽然也带枪回家,却好看不好使。他的一杆枪也镇不住外面很多条枪。嫂子若是能借到你这杆枪,哦,不,小炮,在家里也觉得安心不是?”

        张汉卿从骨子里也不是什么好鸟。美人已经说得这么透、做得那么明显了,而且许靖也故意让出空间给他们相处的机会,什么意思他不会不明白。现在美人当前容不得自己坐怀不乱,许靖又在外面随时可能进来,这偷偷摸摸的滋味实在是不可与人语。反正话已说开,两人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他一手不老实地按到女人高耸的领地上,一边努力挤压那层坚挺,头却不住转过去向门外看。

        女人却扳过他的身子,搂住他的头,盈盈艳笑着说:“没事的,是那死鬼要嫂子陪表弟的。”

        被授权了啊!已在弦上的张汉卿如听纶音,对于丈夫给妻子拉皮条,他只曾在网上看到过这些八卦,如今真实地落到自己身上,却有种天方夜谈的感觉。虽然这女人不是表哥的正宗妻子,好歹也有个姨太太的名分不是?就在对方的家里,隔墙就有人家丈夫的耳朵,那种虎穴猎物的兴奋难以表述。

        对方是谁没关系,关键是美女。和多少人有过关系也没关系,又不是找老婆,自己是来寻刺激来了,又不是强迫。只要你情我愿,大家happy就好了,况且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何况人家的男人也同意。

        所以张汉卿喜欢。

        不甘心被女人操纵,张汉卿摆脱开,略一用劲,扳住她的肩膀,便将她背向着自己搂住。同时另一只手伸过去,由下而上抄进去。触及对方的嫩滑的皮肤,女人吃笑,张汉卿捏了几下,便急不可待地抄底向她的腰带。

        就在这屋里,就在女人的椅褥上,张汉卿快速地剥离了女人的裤子和亵衣,女人顺从地反手撑在椅上,配合地把后防完全交出来。张汉卿也快速地褪衣,提枪上马,只一刺溜便挤进那温暖湿润的所在。反正这女人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张汉卿也就别想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情,只管放纵着自己的力气。

        女人吃痛,关键是张汉卿的替身也是有本钱的,虽然初时有些情动,但被他这猛烈的冲刺,铁人也受不住。虽然放荡,毕竟也还是有些羞耻心的,又不敢放声,只能小声哀求:“表弟,放轻一点儿,嫂子受不了了。”

        不伦情最让人兴奋,张汉卿听她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嫂子”,又发出似告饶却又像是宣战的闷叫,忍不住又大动了数十下,刚准备换口气时,却发现身下的女人已瘫伏在椅子上。只是她人虽然似不能支,却春眼朦朦,丝毫没有大战百十回合后的疲惫,连张汉卿都能感受到她的缠绵与紧凑。水势无常,却总能牢牢包裹大山,怪道说女人如水。

        身下人可以任其作为,又似有无数双眼睛窥视着自己,小张深感时不我待,便又重整精神,一路攻杀。到底年轻,加之这副身体在军营中练得非常坚挺,又禁欲一段时间了,战鼓响后片刻,宾主都开始尽欢。对这个女人,张汉卿也听说过她的种种不堪,但如果回避道德观,她真是一个可以让男人尽兴的女人。特别是当着丈夫的面偷情的事,最让男人兴奋了。张汉卿奋力刺杀,肆意妄为,毫无怜悯之意。偏生这女人身经百战,极尽媚态,让自诩花丛老手的张汉卿也欲罢不能,只能尽心尽力。

        “连长”已经瘫软如泥,可惜张汉卿甚是有力,长期在讲武堂打煞气力现在终于有所回报。他两手反抄着女人,紧握着定位,一次次用力把她不断向上抛,使她始终无法坠地,像俯在云端,飘飘欲仙。

        得趣之时,可喜男主人并未回来,只是间歇中有声音断断续续传入耳际,给这靡糜之音凭添了几分不和谐:“老子倒要看看,是谁在里面?”便有许靖的声音:“今天老子在家请客吃饭,你戴宪植再有能奈,还敢跑到我家去闹不成?”那是许老蔫开始用激将法请君入瓮呢。

        若是别人倒就罢了,连一向蔫蔫的许靖也向自己叫板,戴宪植最受不了了。他讥笑着说:“什么你家?那是连部,老子要见连长还不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他故意把“进”与“出”咬得很重,嚷嚷得左邻右舍都听见,看许老蔫怎么办?

        许老蔫还真没办法,戴宪植说得虽然不堪,却也是实情,这不家里还有一个在吗?现在在做什么,不看自己也知道,虽然是自己允可的。可是戴宪植把这事兜得沸沸扬扬,尽人皆知,那就不一样了。

        可是他也没说什么,而且他不知道少帅对他究竟能帮到什么程度,如果彻底和老戴翻了脸,万一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最后吃亏的还是他。

        这些风花雪月的事,向来是国人最感兴趣的,况且“连长”的大名举巷皆知,大家闻讯都来凑热闹,一时间瞎子胡同里三层外三层尽是人头。尽管张汉卿的卫兵有枪在身,却因为私密,便装出行时就少了许多威严。

        戴宪植是典型的人来疯,见众百姓喜闻乐道,而许老蔫对阵后蔫了吧唧的,更是得意,他指着许靖说:“爷今儿就想看看,让你心甘情愿戴绿帽子的是谁?还‘请客吃饭’,呸!吃饭就吃饭,你小子还用出来放什么风!哦,我知道了,你要改行做龟公,替‘连长’把门呐!”

        他一阵连比带划,语调粗俗,把众人都惹笑了。也许在众人心中,欺负许老蔫是一件极有乐趣、也极有面子的事。即使是旁观,也让人乐呵呢。在现场助威声中,戴宪植更是豪放:“把那对奸夫**揪出来!”

        许靖纵是脸面被多年训练出来也禁不住他这一阵阵露骨的嘲讽,可是自家事自家知,屋里在做的事情自己心知肚明,可不就是龟公吗?他涨红了脸,却说不出话来。

        里面两位主角此刻也面色潮红,那是因为喝了点酒,又连续出了那么大力。而“连长”则更有一分心事在:在这记不清多少次的鱼水之欢中,少帅是为数不多的能让自己有强烈感受的男人。她现有不是在勾引男人,而是在心甘情愿敞开心扉接纳男人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