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195章将计就计

第195章将计就计

        整个“新民土改”,小张可没有一处违规的地方----种田吃饭交皇粮是两千年来约定成俗定下来的,这个农业税直到二十一世纪初才从农民身上拿走呢。小张还没有像后世用强制手段从地主手中拿地还要把地主往死里斗,连带着子孙都受歧视,而只是用十分文明的方式给政|府清了账而已。

        土地私底下多了可是不对的!都进入民国了,土地是全体国民的,这是个前提。所以你拥有很多土地会造成其他人无地,导致社会不稳,本身就不对,何况张汉卿还以政|府出面收购,够意思了吧?至于钱不能及时兑现,条件所限,当然要理解,这个政|府绝不会赖账,而且还会有利息,只是要等。

        因此,听说了黄三爷的“壮举”,张汉卿却微微一笑:较劲是吧?哥就怕你不来。既然地主们不死心,那就再拧一把,把他们彻底打倒吧!小瞧我张少帅,对我的法令冷嘲热讽?简单。哥就拿你立威,千家哭何如一家哭?只是“借”你一点地用用,还给你本息,只是晚了点而已。再说哥没用后世打土豪斗地主的方式让你血本无归还要在政治上让你几代受难,已经够仁慈了。当国家是干什么的?当政|府是干什么的?按马克思主义的学说,那可是暴力机构!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已经把土地都分了吗?好啊,土改委员会早就印发了许多本《土地使用证》,现在可以发给农民了。你想用计?我就将计就计,假戏真唱,直接把地落实了吧。想事后变天?没门!今后新民乃至奉天直至全中国就用新的《土地使用证》代替旧田契,地主们手里藏着的旧田契?对不起,废纸一张!政|府连十年的分期摊还都省了,可着实省了一笔钱喽----这可是你自愿上钩的!

        至于原先的佃户及少地农民,也对不起了,你助纣为虐,只顾眼前利益,活该你吃亏----新“分”到的土地,如果没有旧田契,按十抽二的政|府供地规则征收地税。

        会不会不想种地?没关系。张汉卿已经有了更完美的主意:除非你是工人、农民、政|府职员或行业内员工,各自按本行业的规则纳税,没有正当职业----甘愿给地主家做丫环、婆子、马夫以及佃户等等的,统一交纳人头税,这笔费用和5亩地十抽二的水准相当。

        只要主家愿意负担这笔费用。

        人心都是自私的。一边是政|府保障的《土地使用证》,可以合法地拥有一块多少辈人梦寐以求的土地,而且负担并不算太重,听说几年后还有逐渐减轻的可能;一边是卖力气给人做活,朝不保夕,看人脸色,稍微有些头脑的人都选择了前者。

        当工作组宣布现有土地都将按现状获得政|府发放的《土地使用证》时,被强迫着“分”得田地的一些精干农民们都觉得是一种福音,他们终于有一种“解放区人民斗倒地主把身翻”的觉悟了:“不是我想得罪黄三爷,是政|府逼得我这么做的。既然政|府不承认你的田契,黄三爷,哥有《土地使用证》,这几亩田,现在可都是名正言顺地归我了!马上就能拿到唾手可得的夏粮了,你想从我手里拿走?门都没有!要找,找小张县长去!”

        这一切,都是在土地调查及登记完毕后当场宣布的,这一手,让黄家上上下下欲哭无泪。三千亩地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没了,按当初新民县政|府及土改委员会的法令,一亩地价值二十元,这可是六万块大洋的净收益啊!此外,今秋的粮食,丰收是丰收了,可是收成却黄了。即使刨去五成的高额农业累加税也还有万元的收成啊!黄三爷的心在滴血。

        可是他不敢声张,小张县长说了,敢有欺蒙工作组的,不但没收该项所有,还要征收巨额的惩处,据说可以让他倾家荡产。这次是不是骗了工作组,估计黄三爷自己也底气不足。

        更让黄三爷气恼的还在后面。

        按照土改委员会的章程,他家的佣人们也是拥有土地权的,无论之前情形如何,只要本人愿意,都可以免费获得一份土地。这土地,都被黄三爷自己算在黄三爷的家庭人口里,同样被政|府认可。也就是说,黄三爷需要每人倒贴一份土地给下人。也就是说,当期的收成,除了他嫡亲的老婆孩子手里还有的几亩地外,他将“一贫如洗”,丧失所有土地。这下子,罗府的一些下人在蠢蠢欲动了。

        没有人天生下贱,能够拥有一份不要钱的土地和无偿占得收成,这种好事谁不想要?

        正如《天下无贼》中的经典台词所说:“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黄三爷就碰到了这样的情况。反抗吗?哎呀!可不敢提。前段时间那个小张县长带兵杀了一批意图武力对抗土改的顽固分子,不但人要公审,罪证确凿者则依令处决并抄没全部家产,以儆效尤。有“东北王”张作霖公子亲镇新民推行的新政,他们哭死都没说理的地方去。

        早知道就把田产“捐”(这是黄三爷对张汉卿的政|府“借用”田产的见解)一部分出去讨个好,留下的部分就是按高税收上缴部分也能落个泡响,可有钱难买早知道啊!

        怎么办?就这样“全军覆没”吗?黄三爷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从他接手这份家业起,他就在风里来雨里去打磨了性子,打磨了胆量,也打磨了见识。

        直接对抗小张六公子、督军府的少帅,那是绝对不行的。有张作霖这层关系在,任何直接的对抗都是不可取的,也最终会带来祸害的,只要老张在位一天。

        只有压力,间接的用力,才能让小张有所收敛。他一个年轻人,所拥有的力量无非是从他老爸手里来。只要督军不支持,他就没有任何办法做下去。

        他的大哥不是奉天“瑞桓昌”金铺的老板吗?奉天的各界名流与他有交往的多了,能不能走点门路,请这个小瘟神离开新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