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193章小张县长的强硬

第193章小张县长的强硬

        新民县政|府为保证各土地分获者对土地拥有真正的使用权,发布命令说,任何阻扰、隐瞒土地改革法令的土地业主(地主)一经发现,其超出部分的田产收益将被没收,并罚处不低于所发生土地数量3~10倍单价且至少不低于100元之罚金,自1916年下半年累计。对于暴力抗拒、隐没田产数量较大者为严重者,一经举报将处以重罚直至极刑,并同时藉没家产。

        政令一出,全县震动。

        小张县长的来头,是个人都知道。他以前的事,大家知道的都不多,毕竟其一直生活在老家或奉天省城。可是这段时间小张县长以学生军剿匪大获成功,据说杀得血流成河、人头滚滚,自然地人们对他的政令还是有几分惧怕的,再说对绝大多数人并没有坏处啊。

        为解决入伍军人的后顾之忧,张汉卿更发布一项政令:所有奉军士兵家属可以无偿获得由当地政|府提供的中上等地5亩,服役期间并不需上税。此项措施不但增强了东北民众参军的积极性,还使得军人的地位得到空前的提高。

        张汉卿所组编的数百支土改宣传小分队穿村入户,将政策传达到基层。广大无地的农民衷心拥护政|府的这项法令。虽然初期的税金高了些,但是土改法令明确表示了农民只有“土地税”这一个单一税种,比起之前的种种苛捐杂税,还不如这高税率来得直接干脆有吸引力,虽然看起来税率高了些,但是人家透明啊,完全、有效杜绝了层出不穷的“民国万税”及腐败机会。

        人人有地种,地地都有收益交给政|府,将会极大地改变东北土地向大地主流转的风气,并使百姓真正认识到政|府的作用。张汉卿不敢说自己是救世主,但他衷心地认可“耕者有其田”的朴素思维。历史上无数次农民起义,无非争得是自己那二亩薄田。政|府促成了农民的愿望,农民自然对政|府抱有好感,这其实是一件简单但在这个时代又让无数政治家倾尽全力而无法做到的。

        伴随着“新民土改”另一件重大的历史变革是“包产到户”的实行。这个政策实质上是给农民以保证:即在所拥有的土地基础上,鼓励有余力的农民承包地方上多余的土地,国家不干涉其种植情况,只是以当年当地农产品----粮食收入的同等价位征收农业税(缴纳粮食或货币),以鼓励开荒。

        原本吉奉蒙边界的一些被逼上梁山的土匪及游民陆陆续续在土改政策的吸引下返乡,政|府也言出必行,依规定免费分发了土地。不但如此,对实在贫穷的,政|府还赊销了种子。

        无地的百姓和受奴役的佃户们看到了希望,因为生活所迫而上山做了胡子的听到这些消息也有从良的心愿,毕竟铁了心当大王的人并不多。长此以往,不但政|府和百姓都有很大收益,对于社会稳定都是有好处的。

        但是地主尤其是大地主们不能容忍这种政策。这些一向与奉天的大小官僚甚至与张作霖都有些七拐八拐关系的人物,对于张汉卿等如火如荼的土改运动报以坚决的抵制,这里以三道岗子乡的胡柴棒子为最。

        胡柴棒子并不姓胡,而是姓黄,排行第三,祖上本是山东临淄一带逃难过来的。当年他祖上带领一家老小闯关东时,他就是在一排胡柴棒子搭起的简易床铺上生下来的,故而小名就叫胡柴棒子。不过到他这一辈却甚是了得,不但经营得好几处商铺,在奉天省城有很大名望,连张汉卿结婚所用的金饰都是在他长兄旗下的店里淘来的。

        中国传统思想里,这老百姓发了家,第一件事不是如何扩大再生产,而是大肆购置土地。他也算公平,所添置的田地也能按照行情酌情处置,在乡间也甚有影响,人称黄三爷,外号黄大善人。不过再是善人,积累的土地多了,难免就会影响到政|府的政令通行。

        算起来,他名下的土地也有数千亩之多,在三道岗子乡,这一路的土改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张汉卿对于能够争取到新民土改试点并亲自操刀主持还是很有兴头的,人生大计、兴国大业都要从这里开始,所以他早早的定下基调:新民土改一定要成功!当然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卫队旅就是他最坚强的倚靠!凭借武力、凭借少帅的名气,他完全要佛挡**、神挡杀神了!

        所以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上,敢硬碰的人真不多,像黄三爷也不是不支持,但他有说法:“俺这地都是俺父子两代辛辛苦苦赚下来的家产,买卖交易从没欺负乡邻,遇灾年时还经常救济贫民。这些田地如果不是俺黄家买下,迟早还是要被那些败家子弟卖给别人。这么多年,俺黄家从来没少交一分田税。公家就这样把俺的地拿了去,俺不服!”

        他说的是实情,工作组、宣传组也问过不少当地人,都对黄三爷赞不绝口。对这样一位“开明”的乡绅,工作组也犯了难。要说背景吧,这黄三爷背后也不是没人:奉天商会的副总会长,就是他长兄;奉天民政厅厅长,就是他二兄;他本人又兼着三道岗子乡的乡长,一向没有恶迹,家中亲眷与省城、县城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网。没有任何原因,就因为张汉卿的一道命令就强行征地,有些仗势欺人了,也与张汉卿的团结工商业的政策初衷不符。

        所以派驻这里的工作停滞不前就在所难免了。而其他的一些地主见黄三爷屹立不倒,也趁上了劲,坚决不同意土地分派。一时间,三道岗子的土改运动落后了一大截。

        对此,张汉卿颇有微词:执行政令的人有太多顾忌,这是政|府法令迟迟不能得以实现的主要原因之一,也埋藏着动摇、私意变更甚至歪曲法令的种子。往大里说,这是对他初出茅庐行使权力的挑战,关系到他的威信。

        如何让行政人员忠于职守而不是被困难所吓倒,张汉卿亲临三道岗子,对派驻在此的工作组做了现场批评与动员鼓舞大会。少帅亲临,杀气腾腾。

        “我知道,你们现在面临着一些困难,你们也有很多顾忌,你们也想着都是乡亲、往上追溯也都是熟人,所以你们唯恐反弹、唯恐大乱、唯恐一些自上而下的关系,却独独不怕法令无法落实,不怕我的失望,真是岂有此理!

        新民土改,已经征得奉天省政|府首肯,以新民为试点,要起到以点带面的作用。将来不单单新民,不单单奉天,全东北、全中国都要实行这样一个政策。为什么?

        要让老百姓有口饭吃!要实现我们‘耕者有其田’的承诺!我们政|府,为的是广大人民,而不是单独一小撮人。现在看来,实行这个政策,可能会涉及一小部分人的利益,但这是值得的。从政|府的角度,这是必须的,我们要的是一个减少贫富两极分化的社会;从发展的角度,这是必要的阵痛。将来,等到土地收益被分配了,这些土地的收益绝对要比现在的要高。不管他们看到看不到,法令必须被遵守。

        至于不满和反弹,只要是政策,总有一部分人的利益没有得到充分体现,这点毋庸置疑。我们安排你们工作组下乡,就要把事情说清楚,让绝大部分的老百姓拥护这项政策,让一小部分不拥护甚至抵制这项政策的地主们意识到,主动配合政|府的工作,将来会有好处;消极或者扯政|府的后腿,将会受到随之而来的惩罚!

        至于反弹或者说是反抗,我有言在先,先按法令处理了再说!要从重、从快、从严打击任何顶风作案的势力,要抓一批典型、苍蝇要打但更要揪几只老虎,这样才有威慑力、影响力、才会极大地推动这项运动的开展!

        当然我们也要有策略地展开工作,要以理服人、先礼后兵,尽量用和平的手段达成政令的推行。对于觉得利益受到侵犯的地主,允许他们对簿公堂,由法院判决。”

        话锋一转,张汉卿杀气毕现,毕竟是在死人堆里杀出血路的,气场强大:“你们的任务就是立即解决工作中碰到的问题,不得以任何理由和借口放弃职守!”

        作为杀鸡儆猴的榜样,张汉卿果断命令工作组:“向黄家宣讲最后通牒,限他们三日之内将多余田产的账簿、分布及田契交割完毕,否则工作组将执行我们的法令,并按规定给予应有的惩罚!”

        这一来,黄三爷如遭霜打,黄家也如临丧妣。工作组不咸不淡的明白话让他们明白,这次真是动真格的!黄三爷有心通过自己的关系网给张汉卿添堵,但是缓不济急;他也不敢有大的举动,焉知道这少帅是不是盯上他家、要让他们做一次典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