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189章1次豪赌

第189章1次豪赌

        于凤至的性格和于老夫人一脉相承,很重感情,但一旦做了决定,马上就会投入进去从理性的角度讨论利弊。经过一番交心后,母女俩讨论的焦点已经不是要不要做、而是如何做。

        这么大的事情不能不和于家的重要人物通气。于老夫人叫来了儿子、于凤至的哥哥于翱舟和她的弟弟、曾经为张作相和张汉卿指点迷津的“婚托”高天雷,向他们全盘托出了决定。在于家的商业体系中,于翱舟是于家的长子、传统上的继承人,舅老爷高天雷则是外围中最有影响力的人物。

        和于凤至预料的不假,他们听了都大吃一惊,若不是于凤至赶紧强调是她的意见,都会质疑于姐姐(母亲)因为年龄大而昏了头。

        不过当于老夫人把生意上升到政治的高度后,他们都沉思了。于翱舟和于凤至一向兄妹情深,但对这种拿全部家当来赌博的做法还是表示保留意见;舅老爷高天雷则旗帜鲜明地说:“银行这东西咱不熟,咱也没外甥女这么大的魄力,这个我就不表态了。如果是像方便面那样的投资,差一万我补一万,差十万,我借也会借出来!”

        于老夫人也没有强硬拍板,只是说让他们先回去想想,明天召集大伙来协商。虽然知道母亲极有可能“乾纲独断”,但两位重量级的成员的态度还是让于凤至深感担忧。当她晚上把于家最得力的两位当家的态度告知张汉卿后,张汉卿决定自己亲自出马。

        第二天早晨,当掌握着于家经济命脉的各路财神齐聚议事厅时,于凤至婉转地从建立方便面营销渠道讲起。她的计划是,这个新企业先以奉天为立足点,先期要垄断全省的粮食收购、加工、销售;这个新企业应该在全国各主要城市有自己的销售点、宣传口,以利于方便面的爆炸式销售;这个新企业应掌握在于家手里,方便面绝对是一个新鲜与保鲜的行业。

        这个方案获得了全体通过。虽然方便面是新兴事物,但毕竟不出传统食品行业的范畴,于凤至的手段只是让它变得更垄断、摊子更大而已。对于熟悉的领域,即使投入大了些,大家还都有一颗玲珑的心,自信能够驾驭了得它。

        但当于凤至其后渐渐提到现在整个奉天百业待兴,商机良多,但于家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完成如此之多的投资,也许乘此时机兴办银行、向金融业进军是家族摆脱传统商业思维禁锢的阶梯。所以,她十分审慎地说:“我想和各位舅舅伯伯叔叔商量下,看我们是否能够先期拿出五十万元,筹备建立一家银行。”

        这则消息不出所料又让大家伙儿大吃一惊,几乎所有人都惊呼:“这不是做生意,是赌博!而且是关系到于家两代人家底的豪赌!”

        五十万元在这个时代是什么概念?按一个大洋养活一个人一个月来计算,那就是能够养活一个比较大的县的总人口数一个月!换算到穿越前的二十一世纪,怎么着也得是个价值十亿的投资呢,在这年头就是个天文数字。而且最重要的,这只是先期!

        于家真的要凑还是有机会的,不过它的钱大都被投资占用了,整个家底也凑不到这么多现钱!要拿出这笔钱,肯定是要把大部分生意让出来,把资产变现的。放着赚钱的生意不做而把钱砸进银行这个行当里,让大家像炸开了锅一样议论不已。

        有的说这未免太过儿戏,涉足一个陌生行业用全部家当赔进去,是不是不值得;有投机型想法的叹息有心无力,这么一个大投资光于家来做就是当了裤子都玩不起,拉起别家心有不甘,举债投资又风险太高;稳健型的想法是能不能够先从小规模做起,等条件成熟了再逐步加大投资。

        经过父亲一辈的努力,现在于氏商业群已经形成以于家为首、几大家为大股东、数十家外围力量为补充的庞大经济帝国。通常,重大的决策虽然于家最终拍板,但基本上都会事先通气并争取获得大家的集体赞同,多少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于凤至也不想着改变这种传统,她要努力说服他们。在他们夫妻俩决定创办农村的银行后,张汉卿已经给了她不少启示,在先期需要尽量减少投资者的担心。比如先期融资并不需要于家变卖家产去变现,只要于家用它的声望在社会上揽资就够了,张汉卿也会用督军府的名义做担保并用张家的地位争取获得社会贤达的支持等等。

        作为东床娇客和始作俑者,张汉卿不能旁观啊。他知道这些人的顾忌,是因为银行这个新行当对一般生意人来讲太过高大上,富庶如于家人亦如此。不把前景讲透,不把道理说通,让亲爱的岳母大人也不好强硬拍板啊----昨晚于凤至已经把母亲的无条件支持向他一五一十都说了。

        需要他出面了,现在他已经不单单是于家的女婿,更是代表着官府、代表着新兴力量的发言人:“我知道大伙的担心在哪里,无非是两件事:建银行的风险大不大?利润高不高?在商言商,容我跟大家细细讲讲。

        银行是什么?你可以把它想象成钱庄,这样就好理解多了吧?钱庄接受存款并放贷,基本上只要信誉良好、投资不发生大的失误,一定是肥得流油。这个我就不多举例了,远的不讲,咱们这个屯上就有一家‘恒久钱庄’,听说才十年光景就发达了。

        当然不能只看好的,风险怎么规避呢?这钱庄的风险有两个,就是信誉和投资。信誉这一块,我们准备筹建的银行有奉天省政|府做担保,家父也会入股,等于在政治上加了保险。如果各位也能够加入进来,再有于家的商誉,我想名声一定远扬。

        至于投资的风险,这一块完全不是问题,因为我们的主要方向是政|府的项目,呃,就是由省政|府财政做担保的领域,比如开矿、建厂、兴建水利设施。为了增加我们现金流动,呃,也就是活钱,家父同意会向各地要求把所有地方税款就放在我们的银行。”

        任何时候,政|府项目都是来钱快、安全系数高的代名词,前提当然是内部有人。现在既然张作霖这位督军兼省长都入股了,本身就是一颗定心丸。

        “有了投资方向,银行赚钱是一定的,粗略估计是每吸收一万块,年净赚可达500元。如果吸储10万呢?100万呢?大胆地想一下,1000万呢?能赚多少最终要看吸储的能力,也就是老百姓愿不愿把钱存进来。大家都知道,可能奉天绝大多数的农民贫穷,但即使每个人只贡献那么一点点,但有这么庞大的基数在,合起来便是一个天文数字。最保守的估计,存款1000万是能够做到的。”

        中国民众的储蓄能力一向惊人,正是这种省吃俭用、钱花在刀刃上的观念造就了中华民族千年领先世界的辉煌。现在国家很乱,无论政|府、工商界,都没有顾得上农村,这也使得老百姓们的积蓄无所保存,很多都存放在家中。从经济发展的观点来讲,还只能算是简单再生产的类型,无怪乎说农民式的经济发展为小农经济。如果有渠道征集这笔不菲的资本,对于奉天经济的发展,绝对是一笔强力的注力。

        至于吸储,张汉卿毫不担心。广袤的农村其实大有可为,其中潜藏着无数的资金与生机。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大约只有农村是列强们唯一不愿意进入的领域了。中国因其落后、因其广大,无数农民分布在星罗棋布的乡村,代代演绎着靠天吃饭或以田养家糊口的宿命。

        怎样把这群中国的脊梁、中国的未来聚合起来,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是中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标志。前世的共产党人就是这样,用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取得了战无不胜的奇迹,也靠此推翻“三座大山”,缔造了中国的辉煌。

        建立一个面向农村的银行、正式命名为农民资金信用合作社的本意也在此。

        当然,张汉卿还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按照这个银行的章程,各位是按投资比例取得股份,但是主体却是奉天省政|府。什么意思呢?就是所有股东会按股份分取利润,万一,当然这是不可能出现的,万一银行做得不好,各位也只是按照股份进行清算,其它责任均由省政|府承担,也就是所有股东承担的是有限责任----这就是银行与钱庄最大的差别。”

        话说到这份上,张汉卿相信该于家人做决定了。因为这样算来,投资银行的风险已经降到最小,所有投资者所可能损失的只是一次商业行为的失策及投入的本钱,并不会伤及筋骨,但却有机会得到丰厚的回报。而且,会牢固与督军府的关系----单单依靠姻亲,不会给家族事业增添持续发展的后劲。只有融入与利益上的休戚相关,才有可能越绑越紧,使于家与张家在关系得以巩固。这是一则生意外的大投资----感情投资。

        已经有人开始磨拳擦掌了,但没有人先跳出来,毕竟兹事体大,破釜沉舟说起来容易,真正到头来能做到的人却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