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181章枕头风

第181章枕头风

        张汉卿敢这么说,是有绝对底气的,也在详细观察并与卫队旅高层经过周详的考虑后得出的结论。

        老冯吃定了老张,张作霖有心也无力去给他支援,毕竟在大面上被将死。无论将来要做什么,解决卫队旅的吃用是第一要务。而小张,除了每月大帅府可怜的零用及个人微薄的俸禄,到哪儿拿钱?

        幸好小张有后备军,这个后备就是妻子的娘家。

        于凤至的娘家可是奉天数一数二的商户,如果自己能先期得到一部分资助,度过最困难的前几个月,等到秋粮特别是来年的夏粮到手,按规划,只要能周转开来,一切都应该不成问题。

        他已经提前做好了于凤至的工作,这个工作,是在床上做好的,我们姑且定义为“枕头风”吧。

        于凤至嫁到张家还不到两周,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新娘子。但是因为张作霖没时间照看帅府,张汉卿又带兵在外,小叔子们年纪又小,作为张家长房长媳,于凤至当仁不让地进入角色。

        公公有六房妻妾,居家过日子,大家自然平素里也有些龌龊。还好于凤至深得张作霖敬重,又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且是张作霖钦点的大帅府主事,所以一些事还能够处理得来。

        她最合得来的还是五妈寿懿,她是真心为大帅府好;最不喜欢三娘戴宪玉,感觉有点不尊重下人----当然对自己还是很客气的。很多事情自己不懂的,都和寿夫人商量着办。

        对张汉卿,她可没有半分随意。虽然他比自己还小了三四岁,可是毕竟是自己的丈夫,是自己的天。丈夫和自己恩爱,她又喜又忧,恐怕他年轻身体受不住;丈夫离家带兵,她又担惊受怕,害怕有个闪失或者风餐宿露把身体弄垮了,但是男儿志在四方,自己是不能扯后腿的,只能默默地每晚为他祈福;丈夫立功回来了,自然喜上眉梢。

        小别胜新婚。张汉卿本就年轻,又是带着任务来的,自然一番努力让于凤至从心底里酥透,恨不得化身扑在他身边,自然屈意承欢。情浓之后,张汉卿搂过于凤至的脖子,在她的耳边轻轻短吁说:“老婆,我遇到难题了。”

        这个称呼是张汉卿的独创。历史上张学良称呼的是“大姐”,那样亲切是亲切了,却少了一分夫妻间亲昵的情愫。叫“娘子”太过戏剧化,叫名字有些不顺,自己还小不少;叫“凤姐”吧老想起史上一著名人物,会导致**减退,还是叫老婆好。于凤至起初很不习惯,老婆,老婆子,总感觉把自己叫老了。可是张汉卿死不要脸地在新婚几夜都称自己老婆,还逼着自己叫“老公”,几天之后,反觉得亲切不少。

        可是那个时代的人还是很含蓄的,在外面,张汉卿还是叫大姐,当然在没人的时候、需要亲密接触的时候、有事相求也就是所谓商量事的时候,一律称“老婆。”

        丈夫和自己吐露心事,自然很在意。她也抚摸着张汉卿的头:毕竟还只是十六岁的大男孩啊,据说带着上万人的兵,可不知平时受了多少罪?两个人贴得很紧,心自然是紧挨着的。

        “有什么难事啊?你可是奉天大名鼎鼎的少帅呢!刚刚还立了大功,你可知道现在奉天的大街小巷都传遍了,大姑娘小媳妇都想见见你的模样呢。”她这样给他鼓气。

        张汉卿轻叹了口气说:“什么少帅?在别人眼里我是少帅,一言九鼎。你可知道我父亲的大敌冯德麟?他就在一旁虎视眈眈要拿捏我的不是来给父亲下绊子呢!卫队旅有功不假,可你不知道我就是为了挣这一口气才用这支还未训练成熟的军队来剿匪呢。我估计几天后奉天军政开会讨论剿匪序功,冯德麟一定会拿裁撤卫队旅说事!讲起来卫队旅吃着奉天省的财政,他不满意是应当的,毕竟和我父亲在政见上有争执。可是要我放弃我亲手建立的军队,我舍不得。而且现在兵荒马乱的,中|央地方都互相争斗,没有实力在手,将来话语权也不会大。”

        于凤至虽然对于军政大事不曾涉入,却也大致明白奉天的形势。见张汉卿说得那么严重,心下也急:“听说冯德麟和公公近来势如水火,可是两边都是握有一师的兵力,相互之间一时也不致有什么大的冲突。老公你多带着一支部队,我们算起来要比他强一些,打仗肯定能赢过他的。”

        张汉卿微微一笑,心里说:“军事上可不是这么算帐的。”嘴中却说:“是的。”

        “不过冯德麟肯定要拿我的卫队旅说事,他也肯定要掐住我的财政上的脖子。以前他就曾说过,奉天财政除了奉天的两个师的驻军,不可以拿来供养其它的军队。如果我父亲不同意裁撤卫队旅,他曾说过自己也要招募官兵来打擂台。”

        于凤至自然是向着张家的:“那不公平。我们早就建成了卫队旅,而且听说是当时袁大总统给的钱。他有本事自己建一支军队来,然后大家都让奉天财政养着!”女人都是感性的,很多事情没有道理可讲,反正和亲爱的老公起冲突,都是别人的不是。

        张汉卿苦笑着说:“问题是他要和卫队旅一样,每月支出一笔费用。这件事讲起来我们是理亏的,所以父亲在和他争论时一直落在下风。我估计马上他还是会向我父亲要钱,就拿卫队旅每月的供养说事!其实就是给他也没什么,短期内他肯定无法拉起这么多的人马,关键是,奉天现在没钱了!”

        “卫队旅满打满算将近八千人,按每人每天二斤口粮,一个月消耗量就有五十万斤。现在大米平均每石6元,按178斤每石计算,合3.4分每斤。考虑到地区差异和年份差异,以4分每斤计算是比较合理的。小麦情况也类似。小麦趸售价格平均4元/100斤,合4分每斤。光口粮每月就需大洋两万元。”

        “军人的军费每月一块大洋,这点不能少了。另外毕竟一个重劳力不在家里,他们的家人也要吃喝,这样算来,每月又需一万多大洋。好在卫队旅官兵平等,目前军官的军费倒没多出多少。”

        “考虑到天气转凉,部队的冬装还未置备,这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没个三万块估计是办不成。”

        “离秋收还有一个月,我准备在秋收前后有番大动作,这样随后可缓解我的财政压力,但起初一个月七万大洋是跑不了的,我愁的是这个。”

        于凤至陷入沉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