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176章血泊上的演讲

第176章血泊上的演讲

        张汉卿却不干了,他命令向院外官兵喊话:“向日本人自由射击十分钟,不死的话我就和他谈!”泥人也有三分火性,何况张汉卿?刚才差点被打死,这个仇,说什么也不会善了。

        得了命令的卫队旅官兵开始为他们刚才的所作所为雪耻,他们站在院墙外,用雨点般的枪声回应着日本兵的请求。由于围墙并不高,院子又太小,卫队旅官兵可以站着看到院里的情形,而鬼子们又没有较好的地利可供掩身,一时死伤狼藉,鲜血淌了一地。

        用不了十分钟,院子里已经没有能站着的鬼子了。官兵们冲进院子,就血泊中缴了他们的枪。清点战场,十七个鬼子被当场打死,很多人都被打成了筛子;重伤四人,有三人在后来回去的路上死掉;中伤三人,但腿上已经被打成蜂窝,这辈子再也不能在中国为非作歹了。当然,有两个奇疤鬼子竟然出奇地一点伤口都没有,缩在已经死去的战友堆里,侥幸保全了性命。而那个日本警察和药店日本伙伴吉本,则在院门外被击毙了。

        张汉卿看着死去的卫兵们,大难不死的他心中有一股无名的火。事情的原委已经很清楚,是哨兵的不当处置失去了最早的预警时间,而一堆不知所措的官兵任由日本兵冲进来没有任何应对措施,导致一个参谋、两个卫兵、一个士兵牺牲,还有好几个人受了伤。一个三千人的军营,竟被这二十几个人打了一个人仰马翻。如果敌人的数量再多一些,火力再猛一些,司令部就要被人一窝端了!九一八事变,不就是一小撮日本兵冲进上万人的东北军北大营,让他们一枪未发完成了战争史上的奇迹!如果任这种形势发展,再来一次九一八又有什么稀奇!

        就在院子内,就在血泊中,张汉卿命人把院子拆除,让官兵们围成一圈又一圈,召集了全团官兵现场训话。他语调激昂,怒不可遏:

        “今天,刚才,就在这里,司令部被一伙二十六个日本兵突袭,有四位战友长眠于此!

        我们有三千名手握钢枪的官兵,我们有哨兵、有暗哨、有各级指挥员,这些日本兵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没有被发现、被阻止?在开始的一刹那,我都在想,就是三千头猪,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屠杀!

        我一直强调,穿上这身军装,你就不再是唯唯诺诺的老百姓,你已经成为保家卫国的军人!你连你自己都保不住,还谈什么保家卫国!老百姓怎么会相信你能够保家卫国!军营神圣不可侵犯,有人冲营,你们应该做什么?训练做得很好,为什么碰到日本人,你们的胆子都吓掉裤裆里去了!

        日本兵也是人,只要你想动,也一样会把他们打死!就看你敢不敢!我这个旅长都不怕担责任,你们服从命令、根据军规处置,又怕什么来着!

        记住,卫队旅是中国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记着保家卫国,什么都不怕了。人都有一死,有轻于鸿毛,有重于泰山。为人民而死的,人民会永远记着他!我记得当年甲午海战中殉国的邓世昌管带曾被追赠一幅挽联,‘惟公不生,惟公不死’。这句话一直激励我为中国的独|立、强大抛头颅洒热血,至死不渝!”

        在千百官兵热血澎湃的注目下,张汉卿举起左手,激昂地问:“为了中国的强大,你们怕不怕死?”

        千百人齐声回答:“不怕!”

        张汉卿大声问:“如果有人再闯军营,你们怎么办?”

        立即有人大呼:“打死他!”当然也有人大呼:“干他娘的!”还有人大喊:“抄家伙!”把原本肃穆激昂的会场一下子弄乱了秩序。

        张汉卿平息了激情和愤怒,开始反省自己了:“怎么不小心被情绪弄乱了思路?刚才还好好的,一不小心问了句没有一致见解的问题,这可不对。口号这事,应该让大家跟着情绪走,如果把这句话改成‘如果有人再闯军营,我们打不打’就好了,大家一定会顺着喊‘打’,那就齐了,也有气势不是?下次要倍加注意此事。”

        这个时候,张汉卿的卫兵已经通知军法课把当值的哨兵抓来。这位知道闯了大祸的哨兵满脸泪水,在为自己的失职导致四位战友牺牲而极度自责。张汉卿把手一指,对着大家说:“就是他,作为今天的哨兵,没能够执行哨兵的职责,出现危机竟然自己先跑路,任由日本兵闯了进来,才导致今天的事情,按照军法,如何处置?”

        最后一句话,问的是军法课长,当然答案是死。

        张汉卿严肃地命令:“来人!把他押下去,验明正身,立刻执行枪决!”慈不掌兵,关键时刻,也需要杀一儆百,严肃军纪。不过他还是表示了关爱之情:“查清他家里还有什么人,我个人奉送大洋五百。他的父母如果还在,我会给他们养老;如果有子女,我负责抚养他们成人!”

        哨兵“扑通”一声给张汉卿跪下,号啕大哭。张汉卿怒斥说:“你没能战死在保家卫国的前线,我很遗憾。不过我如果放了你,怎么能对得起牺牲的战友?”

        哨兵大哭:“我王大柱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少帅的恩情,我做鬼也不会忘,我替我的父母亲给您叩头了!我只是不甘心,当时脑袋一糊涂就不知怎么办了!我也是想打日本兵的,我应该在战斗中被打死,而不是被自己人处死!这样,就是死后也无颜再进王家的祠堂!”

        他的撕心裂肺,让官兵们感到心有戚戚。不知谁喊了一句:“少帅,王大柱不是孬种,求您留下他这条命,将来跟鬼子们拼命!”其他人也附和着大喊:“少帅,饶他不死吧,刚才我们也是被日本兵吓坏了,要怪,我们都有责任!”

        见军心可用,张汉卿示意韩麟春。两位老奸巨滑的一主一贰立刻心领神会,韩麟春攀住张汉卿的胳膊说:“少帅,念是初犯,饶王大柱一命吧,从今以后,卫队旅将会严明纪律,牢记宗旨,少帅指到哪里就打到哪里,再有违反,严惩不怠!”

        当吴俊升听到张汉卿这段故事后,仰天大笑说:“从此之后,卫队旅是小六子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