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169章成婚

第169章成婚

        历史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虽然张汉卿一系列动作稍稍加快了张作霖控制东北的时间表,但是历史上的有些事儿还是按照它的轨迹前行了。

        在正史上,他们正该在这一年结婚。

        自从张汉卿“勉强”同意娶于凤至为妻,张作霖就开始为婚礼做准备。日期于家已经确认,同意他提出的8月8日。这一天是星期二,农历七月初十,是个好日子,因为黄历上写着这天“宜祈福,求子,立约,结婚”。

        张汉卿的这付躯壳的主人张学良是张家的长子,小的时候和母亲生活在农村,吃了不少苦。11岁时,生母又撒手人寰,因此,张作霖对他格外疼爱。张汉卿一年来的付出特别是在前段时间在危急关头与自己血肉相连的迸发,让张作霖对他的婚姻大事更是费尽心思。“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这奉天的将来还得着落在他身上。有道是齐家治国平天下,不成个家,始终不算成人不是?

        不成婚不行。结婚,是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很难相像,年轻的、未谙人事、或者人称“毛都没长齐”的小张副旅长、剿匪军副总司令,会真正被上万勇兵悍将所真正降服。

        为了服众,为了显示他已成熟,更为了三十多岁的成年人心态与年轻的身子骨不再在夜里煎熬。在成亲的几天前,张汉卿才在众将的催促下和祝福中,急匆匆从前线返回。

        他们见面的时刻真够**、隆重的了。结婚前几天,奉天的主要报纸都预先刊登了张汉卿和于凤至的照片。媒体的宣传无疑助长了人们对这场婚礼的重视,全奉天的大小官员、军人、绅商、百姓都将期待的目光集中到了大帅府,人们翘首盼望着这一天。

        8日,天刚朦朦亮,奉天城里家家户户都传出“放鞭炮”的声音,乒乒乓乓响个不停,似乎都在庆祝张大帅家的大喜事。其实,这天是立秋,家家都在剁饺子馅,准备包饺子,在我国北方的传统习俗中叫“抢秋膘”。

        在大家过节的日子里普天同庆,向来是国人的最爱。君不见,后世的五一、国庆、春节,婚车、饭店一票难求都是?

        吃完饺子,许多人都翻腾出家中最好的衣服,穿戴整齐,陆陆续续向奉天城大南门的方向走来。

        位于大南门里通天街上的大帅府,今天也穿上了节日的盛装。“目”字形三进四合院,门门有“喜”,柱柱披红,廊廊挂彩。帅府正南门、东辕门、西辕门两旁的树上、门墙外面铺满了鞭炮。两列精神抖擞的军乐队站在正门前两侧,悦耳的迎宾乐曲将大帅府的威风传到了奉天城的各个角落。两条红色彩带从挑檐起脊的大影壁墙两侧垂落至地,镶嵌在影壁墙正中汉白玉上的“鸿禧”二字格外耀眼夺目。

        影壁墙后面的第一进院落是接待来客的地方,一条鲜红的地毯从帅府大门一直铺到正房门前。正房门两侧一对石狮子的脖子上围着红绸子,胸前还飘荡着一朵用绸子挽成的大红花。约1600平方米偌大的院落里,一大早就挤满了参加婚礼的中外来宾。

        婚礼在第二进四合院举行。二进院比一进院还要宽敞,呈长方形,方砖铺地,四周回廊环绕,30根廊柱上方挂满了五彩宫灯,每盏宫灯下面都有一幅达官显贵们赠送的致禧贺联。最长的一幅贺联用红色绸布制成,从正房前雕花门楼顶端飘落而下,红绸上面写着36个金色大字:

        一天秋阳播美共贺关东将门虎子成佳偶;

        千里桂花飘香同庆塞北凤命千金结玉缘。

        与雕花门楼正对的是垂花仪门,垂花仪门是座透雕垂花顶饰门楼,此门与间隔一、二进院的7米砖雕高墙一体,是张作霖迎接贵客时举行仪式的地方。

        这天的垂花仪门,装饰一新,最显眼的是门上方的大红宫灯,与30根廊柱上的五彩宫灯相配,组成一幅众星捧月般的立体图画。

        客人很多,奉天城的军政高官,连同张汉卿的“老朋友”日本人吉田茂都齐齐捧场。卫队旅的几位主将虽然在前线剿匪无法亲临,也都托人奉送了礼物。郭松龄的“连理枝头花并蒂,合观枕上凤双栖”颇有水平,把新娘子的“凤”字镶入联中;韩麟春就比较扯了,竟然送了一幅“洞悉人生计,房谋国治安”,都这时候了,入洞房也能扯到治国,真拿他没办法,谁让他自诩粗人呢。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曾经兼任四川督军及省长、现在在日本治病的蔡锷蔡大将军也不远万里发来贺电,其中有联云“美女有情羞解带,新郎得意笑吹灯”,让人惹俊不住。都说以蔡大将军之名竟然也有此等诙谐之作,不过也从一方面说明两人关系之深。

        “宜国宜家新妇女,能文能武好男儿”,这是小凤仙托人寄来的喜联一对。小凤仙是谁,东北诸人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张汉卿还是很欣喜,至少表达了情份。什么意思,只有张汉卿能够体会吧?

        不喜凡俗的袁克文也派人送来字联:“才子佳人”。袁克文的字还是那么好,张汉卿想。

        一片欢庆之余,也不是没有不和谐音,至少奉天省的一位重要大员冯德麟就没亲自参加,只派了其长子冯庸代表,当然贺礼还是送了。当然,张汉卿也没有强求,甚至还高高兴兴地和冯庸敬了糖。相同的年纪,他还要煎熬好长一段时间呢,这是恶作剧的心思。

        正日子到了。上午11点,炮竹点燃,当新郎新娘经过垂花仪门时,大红宫灯底座被缎带拉开,宫灯里面用彩纸做成的花瓣飘飘洒洒,正好落在一对新人身上。在场的人见此场景,都惊呆了,隔了数秒才掌声四起。

        伴随着悠扬的乐曲,张汉卿和于凤至走到两幅超长贺联前停下来,转身面对来宾。两位新人在如此庄重的场合,新郎西装革履,更添英俊;新娘一袭白纱,艳艳欲滴。这让观礼的人群发出一阵阵惊叹,真是少有的天作之合、郎才女貌。在人群中,还能发现红牡丹静静地躲在人群后如痴如醉、作为伴娘的于一凡也是神驰万里,悠然地托着粉腮望着一对璧人发春梦。那专注的神情,与清丽的少女形象让人眼前一亮。

        繁琐的仪式在阵阵掌声中进行着。细心的人们发现,张氏父子表情各有特点:张作霖一脸少有的喜色,比他当初就任督军和后来的东三省巡阅使时还开心;张汉卿终于得偿夙愿,自然这新郎做得是有声有色。

        在“拜天地”、“拜高堂”时,张汉卿轻捏着于凤至的手不停把玩。众目睽睽之下,于凤至也不敢缩手,只羞得差点失态,在“夫妻对拜”时,第一次弯身鞠躬要比张汉卿慢了半拍,鞠躬起身时赶紧补上,却不小心又快了些,又比张汉卿快半拍。于是司仪笑着说:“新娘子不要这么急,入洞房还早呢。”众人起哄大笑,更增喜色。

        漫长的一天终于渐渐到了掌灯时分,疲惫了一天的新人该安歇了。张汉卿心中长吁了一口气:“他妈的,看同学结婚像疯了一样,原来解放前结婚更累!”大、小仆妇都相继离开了,春妮和一位主亲的关东老嬷嬷服侍完一对新人吃完长寿面也悄然掩上新房门,新房内只剩下一对新人了。

        张汉卿忽然有些手足无措。

        他研究生毕业工作未及5年,虽然年龄算起来也颇大,也不敢说守身如玉,前段时间还偷了香,但正正规规谈婚论嫁却成为奢望:不是不想开始,而是根本没机会开始。好不容易攒了一些钱以为能够痛痛快快地谈一场恋爱时,却一不小心穿越。之后根本就没有机会谈恋爱,婚事早就定好了的,直接就有了老婆,那时叫“太太”。历史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

        经过了当初的震惊,张汉卿记起历史上于凤至的好来。纯粹从男人的角度来看,她应该说也是一位伟大的女性。当年她主动解除与张学良的婚约,从而让张学良得以与陪伴他半生的赵四小姐结婚,只是出于对心爱的人的一个感谢,以自己的牺牲来成全心爱的人!她的才智和胆识,实在赵一荻(赵四小姐)之上。历史上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的爱情早已是一段家喻户晓的佳话,赵一荻给张学良的是多年不变的爱情,而于凤至给予张学良的是事业上的支持和亲情上的关爱。在她的身上,真正体现出杰出女性的奉献,因为她给予张学良的情感更为深沉,是妻子之爱、姐弟之爱、朋友之爱。

        于凤至头上披着红盖头,按风俗,掀开它那可是新郎的专利。

        这年头还在时兴妻妾制度,而且便宜老爸也说了,婚后可以自行娶妾。按后代的说法,是可以堂而皇之地找“二奶”了。不过出于对于凤至这位传统女性的尊敬,既然确定成为她的合法“丈夫”,他还是决定尽好做丈夫的“义务”,而且从骨子里,张汉卿也是一位很“传统”的男人。

        虽然他小了于凤至4岁,但心理年龄要远大于她。新婚之夜,张汉卿按捺住心头的忐忑与好奇,亦步亦趋地走近于凤至的旁边,用略带颤抖的双手掀开红盖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