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168章抚恤

第168章抚恤

        倒是韩、郭想得开:卫队旅良好的开端已经是意外之喜了,而且可以名正言顺地参与剿匪,身份已经被洗白了。趁着现在休整的时候,该总结一下经验,并给将士们以奖赏了,特别是牺牲的官兵们,总该有个说法。

        张汉卿也决定收扰人马,他在旅司令部和几位手下认真讨论了今后关于官兵待遇、抚恤等问题的探讨,想出了一些行之有效的规章制度,并决定在今后不断予以补强。随后,在白音泰赉召开卫队旅万人大会。

        虽然张汉卿忝为少帅,也一直有空就下基层搞官兵融洽,但仍然有一部分士兵不认识他。军中都说少帅年轻沉稳有魄力,但于真人,却是少见。当他们看到一身戎装、年轻的不像话的张汉卿在郭松龄、韩麟春、王以哲的陪同下雄赳赳登台时,不少人都露出各种各样的表情来。

        张汉卿只是微微笑,然后清清嗓子朗声说:“兄弟便是张学良!”

        这一声兄弟,拉近了与官兵的距离感。当过兵的都知道,同一个战壕的兄弟情,比什么都珍贵。

        他止住台下的沸腾,充满感情地说:“我们卫队旅成军后的第一仗,以全歼敌匪而告终。这一战,让原先对我们的种种置疑、非议、嘲笑,都一洗了之了!

        这一战,我们旅的全体官兵充分表现了英勇、服从、担当和训练有素。有句名言说得好,‘只有服从纪律的人,才能执行纪律’,我们的卫队旅,充分体现了这种纪律性。平时严于训练,战时严于服从,终于在此次打出了威风。卫队旅,好样的!”

        台下的官兵都会心地露出笑容,无论如何,他们都是胜利者,也都活着。乱世人命贱如犬,相比那些逝去的战友,他们都是幸福的。

        然后,张汉卿用沉痛的语气说:“带兵的人不能确保每个士兵都能活着回来,但必须能确保士兵的性命不会白白牺牲。我们这次有数百位兄弟长眠于这块土地上,他们的牺牲没有白费,他们的所作所为,当得上‘军人’这两个字!让我们为这些逝去的英雄们脱帽致敬!”

        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们的小张副旅长面容沉痛地起立、脱帽、默哀,已经接受过类似培训的卫队旅官兵条件反射般地全体起立。

        “一鞠躬…”这是敬畏天地;

        “再鞠躬…”这是哀悼死者;

        “三鞠躬…”这是抚慰家属。

        按照民国元年颁布的礼制,三度弯身致敬,为最敬之礼节。少帅,以少帅之尊,把最尊贵的礼节,敬献给了原本汲汲无名的战士们。肃穆**的场景让一些把当兵看作下等身份的士兵们大受感染,原来,原来,当兵也有尊严!

        在对卫队旅的表现进行了充分的渲染后,接着宣读了张作霖对于卫队旅的褒扬:

        “骑兵连在此次大战中居功甚伟,他的战斗精神充分表明,我们的政工工作很得力,全连官兵在面对远优于我方的局面下敢打敢拼,为我军主力的到来赢得了时间,也承受了惨重的代价。自副连长起以下牺牲一百零九人。

        旅司令部及剿匪司令部上报给督军署,决定骑兵连授集体特等功,其余所有阵亡将士为烈士,其家属将发放一笔抚恤金,并在其后的土地改革中免费获得一份五亩上等良田并终生免税。这些将成为惯例,会写进土地法中,会后政工团将会逐一登记将《土地证》、《免税证》分发到户。没有配偶的,将按照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的顺序逐次继承。

        烈士们将会在他们牺牲的地方设立陵园并立碑留念,供后人景仰。将来有条件了,可以依家庭意愿,或迁回地方设立的烈士陵园,由国家提供费用,这也将成为惯例。每年清明和春节,当地政|府都要组织人力向烈属慰问,并实际解决困难,这将成为民政工作的首要一条。

        烈士们是为国家的安定而死的,他们有的已经有后代,抚养这些后代的义务就天然地落在我们头上。我张学良对着兄弟们发誓,有卫队旅吃的,就有他们的一份口粮!他们的教育、年满十六岁前的生活,都由我们来负担。

        我已经向省长公署申请了筹建一所遗族学校,无偿解决烈士子女们的教育问题。另外,所有的重残官兵,都根据本人意愿,愿意继续留在军队的,可以负责看守战友陵园工作或在军办工厂发挥余热;希望回家的,也领一笔抚恤金由当地政|府负责照顾。这个办法,将来要在全奉天落实,不单单是我们卫队旅,还有27师,还有我们的所有官兵。

        对于有功之人,司令部将会逐一核实,由政治部按纪请功。”

        北洋政|府时期,中将以上军职基本是对应于文官的特任,上校以上对应简任,中、少校对应是荐任,尉官是委任。所以,卫队旅营、连级的军官任免,张作霖作为督军有足够的权力。

        会后,张汉卿召开卫队旅连以上干部会议,总结了上一阶段全旅就战术谋划、军事组织、后勤准备、装备协调、官兵士气、作战手法等等事项。在充分肯定了政工团对于军队士气的鼓舞工作后,张汉卿也作了自我批评:“司令部对敌战略太过于理想化,若不是前线将士们浴血奋战,围歼匪军将是一个笑柄。”

        这不是谦虚,而是真的。想想自己在战前的一番纸上谈兵就搞笑:什么穿插到敌后,围三抉一,理论是对的,但是当日本人把自己挡在奉天车站两天,自己还没有意识到战场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还按照既成不变的方案来打,险些让匪军溜回草原去。当然也成就了骑兵连的成名。

        他这一表态,军队中还有一些的腹诽声都消失了。咳,作为最高长官的少帅都能勇于承担责任,敢于解剖自己,大家除了自我批评之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无形中,因为张汉卿独自被中|央政|府褒扬并明令升迁而带来的不满被灭于无形。后来国史、军史上说通辽会议使全党全军形成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作风”传统,就是因此而来的。

        根据骑兵连的功劳,败也萧何成也萧何,张汉卿明令全连各官兵因功全体晋升一级,并扩充骑兵连为营。王文升即在当日晋升为新建的骑兵营营长,李德标也水涨船高,晋升为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