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160章进攻

第160章进攻

        经过两天的急行军,郭松龄麾下的骑兵连作为先头部队已经接近霍林河边。本该看到的毅军阻击部队却一个人影也无,这让连长王文升非常疑惑,他派遣一排排长李德标探路。

        是的,就是这个李德标,因忠于职守被张大帅看中,晋升为上尉军官并入奉天讲武堂学习。在张汉卿决定出兵剿匪后,他强烈要求入伍参战。本着锻炼后备力量的心态,张汉卿不但欣然同意,而且让他担任重要的职务----卫队旅直属骑兵连的主力一排长。

        由于联络的不便,运动着的郭松龄的部队对前方交手一概不知,还在按既定方案努力向霍林郭勒城进发。而只有百十人骑兵的王文升部,又分了一个排的兵力随韩麟春作为通讯部队行进,现存力量十分薄弱,只是奉命为后续部队了解敌情并时时观察,以利主力决策。

        远处断断续续的枪声让王文升把目光抬向了吐列毛都小镇,当他的骑兵连走近双方交战战场后,面对黑压压的敌群和远处被乌压压马队团团围住的毅军残破不堪的军旗后,立刻下了一个决定。

        “古之人有‘将在外,君命不所不受’的名言,现代战争形势瞬息万变,指挥员更应该及时把握现场状况,在紧急且失联的情况下就地做出判断并实施之,而不是一昧教条地按照事前的规定打仗,毕竟,敌人不会乖乖地按照你的想法来”,这是王文升在奉天讲武堂仅仅三个月的学习时间里能够活用的唯一一个战略条令。

        这个条令让他的此次剿匪之战在后来倍受青睐。

        此时郭松龄的部队还在百里开外,经过两天的急行军,即使到达,也应该没有一战之力,如果敌人是以逸待劳的话。

        可是王文升判断,如果等待主力到达,毅军绝不会撑过今晚。这样,等到主力到达时,叛军会有充分的时间和体力去做各种尝试----如果他们选择逃窜的话,既是明智的选择,也会让此次剿匪之行倍添变数----阻挡叛匪西进是制定好的重大决策。

        唯有设法保留友军,才有机会正面牵制对方,虽然感觉上这友军也太弱了些;保留他们的唯一方法是不让叛军的骑兵优势从容发挥。而前面说到,克制敌人骑兵的最实用方法便是另一支骑兵。

        可是自己的实力太弱了,这百十条人马,在如潮的叛军中,能有什么作用?除非以一挡十,不,按比例讲要以一挡二十!

        王文升认为必须用迅速猛烈的进攻干扰敌人的围困:快速地杀进杀出,不与主力敌人纠缠,扰乱其指挥系统。他把他的想法快速与几位排长分享后,沉着地说:“我们此次作战,绝对是以少胜多,绝对是九死一生。我王文升早已把脑袋交给大帅和少帅了,你们很多人还年轻。现在有个机会,我需要两三人向参谋长及就近的友军报告战情,你们谁去送信?”

        送信,就是脱离战场,就是安全的代名词。已经有股荣誉感和血性的骑兵连官兵争相要杀敌,向以粗话豪放闻名全连的一排宋排长还吐口水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战场上做逃兵,奶奶的祖上三代都丢人。”一排长李德标也说:“再不用,我的马刀都要生锈了,此战我做标枪。”

        这群受过训练才不过三个月的新兵已经在教导团的熏陶下有了强烈的集体荣誉感,虽然他们的战场经验还很欠缺,但所具有的狠劲与牺牲精神是破天荒的。明知道留下来九死一生,而回去报信是合情合理的安全机会,骑兵连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命令。

        王文升挑选了三个面容还显稚嫩的娃娃兵去送信----他们还小,进入军营时间还短,这就样送命于心不忍,可有了羞耻感的娃娃兵们死活不愿意离开。

        十七岁的刘黑蛋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这个从前四处流浪在奉天省的孤儿,从进入卫队旅的那天起就感受到军营的温暖,把军营当做家,把袍泽当作亲兄弟。对于这样的机会,他流着泪要放弃。这样一个懂事的娃娃兵感染了全连。

        王文升还是把他们连哄带骗直至用军令来让他们迅速离开----既然今天肯定要死在这里,还是为骑兵连留下点种子吧。

        见军心可用,王文升马上集合队伍。他对列队的官兵们大声说:“兄弟们,前面就是叛匪,如果今天他们打破兄弟毅军的防线,等到我们主力到达,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全歼这一股敌人了。因为敌人有马,有机会逃到很远的地方去,那时候我们再要剿匪,会花费很多人力和时间,我们的人民将会承受更多的祸害。

        而且,就是这股匪军,让第二团的韩团长全团受日本人的欺负。咱们的少帅就此决定就是徒步,马要把这股吃里扒外的贼子碾成灰!从日本人那里得到的耻辱,要从日本人的走狗那里先得到偿还!现在就是一个机会!

        我们人少,没有关系,我们不怕死!狭路相逢勇者胜,亮起你们的马刀,向着这些汉奸、蒙奸砍过去,雪耻!”

        “雪耻!”这是百十人嘹亮的回答声。这声音惊动了正在排兵布阵的巴匪军们,也惊起了满天的云霞。

        “雪耻!”这是一马当先的王文升的呼喊。以他为箭头,骑兵连成锥形刺进镇南叛匪的队伍中。如惊涛拍岸,狠狠地砸在乱石上,激起阵阵回声。

        得到消息的巴布扎布赶到南面战场,见到一支百十人的队伍就这样冲进了自家的战阵,他有点不敢相信,问及身边的军师、日本顾问及联合指挥官、罗圈腿青抑胜敏:“青抑君,他们是谁的部队?就这么点人就敢冲我的战阵?”

        原本是上尉军衔的青抑胜敏,在得到不下三千人的队伍后摇身一变,自封为“勤王复国军的副总司令,军衔也已自己晋升到上校,可谓连升三级,官运连连。他一脸严肃地观望着战局,口中回答说:“根据情报和进程,应该是张作霖的卫队旅到了。至于这先期是哪只队伍,目前还不清楚,就现况而言,就是这么点人马。”

        巴布扎布狂妄地大笑:“这么点子人也想与我的精锐马队较量,土匪张还真的看得起他自己!”

        青抑却轻轻摇摇头:“这拨人战斗力非同小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