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157章动员

第157章动员

        经过决议,任命张作相为剿匪军总司令(张作霖还是不敢托大,特意让久经沙场的盟弟坐镇),任命张汉卿为剿匪军副总司令,统一指挥卫队旅第一、二、三及教导团。任命卫队旅第2团团长韩麟春兼前敌总指挥(张作霖:送死你去,抢功劳我儿先)。

        7月3日,卫队旅几乎全军出动。留下来的防区,张作霖教由孙烈臣安排二十七师驻防,并重新安排二十七师警卫营作为张作霖的卫队。因为张汉卿已经计划在此战后,卫队旅将不再回防,此一决定,甚得张作霖之心。这位雄心勃勃的奉天强人,统一东北的志向是从心底发出的。卫队旅有机会在吉、黑两省光明正大地渗沙子,老张当然求之不得。

        本来张汉卿要把旅属卫队连留下担任将军府的守卫,张作霖说什么也不同意,还要从二十七师调一支部队成建制交给张汉卿以扩充他的卫队连为卫队营,张汉卿当然也不会同意。不过最后张作霖说什么也要划拨一个机枪连交给张汉卿,考虑到机枪对于骑兵的压制性作用以及对手骑兵占多的事实,张汉卿于是笑纳了。

        果然是上阵父子兵,这种父慈子孝、父子连心的细腻安排让父子俩在随后的各种场合经受了考验,张汉卿也得以有在奉军中独掌一军的机会而从不被忌,此为后话。

        此次剿匪,张汉卿、郭松龄、韩麟春与王以哲做足了战前准备与作战计划安排。韩麟春以卫队旅第二团为主力,全团乘火车北上,经铁岭、四平、长春、哈尔滨,再转北满铁路至齐齐哈尔,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勤王复国军”后路,沿洮儿河向南压制。鉴于此股敌人多以骑兵形态,韩麟春部队需要牢牢扼守住洮儿河以及洮南主要河流、那金河与蛟流河的上、中游。这一条防线因为有上百公里的宽度,将是一场狙击硬仗,也是韩麟春作为前敌总指挥的原因之一。考虑到交通的便利,卫队旅属炮兵连将与他同行。

        卫队旅余下部队将步行经通辽抵达科尔沁右翼中旗的霍林河畔,然后部分一分为二:由张汉卿亲率第一团作为南线的主力,连同教导团、卫队连、机枪连及通讯连之一部,从西向东沿霍林河全线布防造成声势,吸引敌人南下,为韩麟春部署北部防线留下时间。

        而郭松龄则率领第三团及骑兵连为进攻主力,经突泉向东攻击前进。因为预计敌人将被南北两条河夹击在扁长的区域内,此部预计将作为进攻主力,由西向东掩进----西边是广阔的蒙古大草原,一旦敌人从此脱困,要想歼灭之,真如蛟龙入大海般困难了。不过由于两条河的阻挡,郭松龄的部队将会在正面拥有集中的力量,从此路逃走,应该不容易。

        南面的张汉卿预计也会好点。因为即使突破了张汉卿部队,叛军进入奉军腹地,活动范围会被大幅压缩,真到那一步,要逃回更要经过张汉卿、韩麟春的两道防线,叛军又不傻。至于这点部队真从张作霖的防区向关东州逃窜并伺机与南边的“复国军”会师?笑话了,真当张大帅是摆设啊,口号宣传还差不多。

        这样“勤王复国军”将在北、西、南三面遭受压力,以他们现有兵力,如无意外,将无法对任一方向造成压倒性优势。能够逃窜的路,无非有两条----向北和向东。

        向北,则韩麟春势必要受到强大的压力----大家兵力差不多,大败不至于,不过老韩必须守住漫长的河岸,在吃不准敌人退却路线时,局部将会受到全部叛军的压力。

        至于向东,则是吉林孟恩柱的地盘。由于老孟打定了坐山观虎斗的心态,张汉卿、张作相他们也是在最后一刻决定祸水东引。你不是不想参战吗?叛军从你的地盘走过,祸害你的地方,看你动不动手?张作霖甚至还想过如果吉林军队剿叛军不利,卫队旅乘机进入吉林腹地“剿匪”的方略。

        面对即将出征的上万将士,张汉卿展开洋洋洒洒的战前总动员:

        “兄弟们,你们都知道,我说过,我要组建的是一支有别于其他文盲军队、流氓军队、无政|府主义军队的有知识、有组织、有文明、有纪律的新式军队。在过去的几个月中,许多人对我们这支部队讥笑者有之,不理解者有之,看笑话者有之。就在昨天决定让我们这支部队作为主力剿匪之时,还有很多人认为我们是一群学生军、秀才军。问我这次战后,还有多少人能够活着回来。

        确实,我们的短处很明显:我们没有一个士兵是有打仗经验的,也只有少部分中级军官有战争的经历;我们只参加了为时不长的训练,我们单兵的素质还不高,各部队的磨合还不够好,官兵之间的熟悉程度还很差,我们的通讯系统、指挥系统、后勤系统都还没有经受大战的考验。

        可是我们有别人没有的巨大优势:精神。正如王以哲团长一直教导的,我们贵在齐心,官兵一体;我们贵在纪律,令行禁止;我们贵在勇敢,视死如归。

        我们是一支新式的队伍不假,但我们的精、气、神是中国现有部队中最好的。我们要消灭的是一撮匪军,他们装备没我们好,人数比我们少,训练是瞎胡闹,饭都吃不饱。如果这样一群乌合之众也能称之为对手的话,那是我们的耻辱。我们旅参谋部制定的作战方略不是打败他,而是彻底消灭他。

        这次大战,是我们洗刷嘲笑、建立名誉的好机会,也是检验我们训练成果的试验场。在战场上,只有铁和血,才有话语权。只有铁和血,才能让对手望风旗糜。

        虽然这样,我也要求各参战部队的指挥员,用谨慎的心态做好每一天的战斗准备,打好每一仗,把我们的兄弟们尽可能的都活着带回来。他们不仅仅是一个军人,还是我们未来扩大部队的种子。

        当然,敌人中有许多是身经百战的惯匪,也有一些浑不畏死的所谓猛士,他们的战斗力可能在初期也很强,但没有关系。因为我们这支部队,也不怕死,也够勇敢!在战场上,只有强大者才能活下来,因为狭路相逢勇者胜!面对这样的敌人,亮出你们的马刀和长枪,打出我们的士气。兄弟们,你们有没有信心?!”

        上万人发出震天的吼声:“有!”

        张汉卿右手握拳,大喝一声:“必胜!”

        上万人跟着大喊:“必胜!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