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156章出来溜溜

第156章出来溜溜

        确实,区区三千人,本来构不成张作霖心腹大患。但是考虑到宗社党在奉天、吉林南部日本人庇护下建立的辽南“勤王军”也颇有几分实力,一旦两者结合,南北夹击,有可能造成尾大不掉之势。若在日本人放纵下----事实也是如此,整个奉天省南部,将可能不复为张作霖所有。

        而且三千人之队伍,如果就这样浩浩荡荡长趋千里从张作霖的防区溜走,老张的威信何在?奉天二十七师还有面子吗?中|央会怎么说?再说,暗杀事件的元凶未服诛,张作霖一腔愤怒未雪,这口气怎么也不能忍下!

        而且这一假设极有可能会发生,因为根据“奉情局”的情报,这股匪军是由日本人的庇护下保存至今的,也是根据日本人的指示出动的;就人员而言,听说有正规军官出身的大尉青抑胜敏,还有一些暗藏的日本兵混迹于内。他们做何勾当,以多年来对日本人的了解,一定有所企图。正所谓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张作霖的辖区与日本人控制下的南满铁路犬牙交错,随便一处漏洞都有机会让匪军“无害通过”。

        张作霖在将军府召集二十七师高级将领讨论剿匪事宜,张汉卿、韩麟春、郭松龄作为新生代军官也在座。他盯着墙上硕大的奉天及东北地图,苦思冥想。

        根据日本人一贯的伎俩,剿匪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如何在剿的过程中不被日本人钻了漏洞。想想前年山东故事,日本人对德宣战打了青岛,旋即以战争为由使用胶济铁路。战后以维持秩序为名又赖着不走,等到与中国民众发生冲突时则立即以兵戈相见,实现完全军事占领铁路,却又在谈判时要中国来赎。

        哪里又是日本人想捞取好处的地方呢?

        只有辽源!

        辽源本名郑家屯,原是哲里木盟之地,民国二年改现名。它地处吉林、奉天交界,从东拱卫着南满铁路,向西是通往内蒙古的上佳之地。考虑到张作霖虎踞奉天牢牢地挡着日本人的西进之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按《朴茨茅斯条约》,南满铁路两旁三十里中国军队不得驻兵,但日本人也只有铁路护路兵每公里两人的编制。靠这么点人力作鲸吞蒙古及成立“满蒙共和国”的美梦,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只有蚕食,一点一点向内蒙挺进才是正道。于是日本人不顾中国政|府的强烈抗议,在辽源擅自设置了警察署。

        不是你的领土,行政上也不管着你的人民,你设个警察署成什么事?可这就是日本人的逻辑:保护日本侨民。

        有了这个警察署,日本人就名言正顺地干涉周边事务,凡是跟南满铁路有瓜葛的、和辽源安全有影响的,都是日本人的事。一句话,日本人是东北的“公共警察”。

        如果叛匪流窜到这里,问题就大了,日本人大可以“剿匪”的名义驻兵,吉林的腹地、奉天的右翼,就都暴露在日本人的铁蹄之下了。

        所以对日本人的走狗不动则已,一动就得打其七寸,不能让日本有干涉的时间和借口。

        可是若要派兵拦截,老实说,兵力是有点捉襟了。

        一个二十七师,既要防范咫尺之隔的北镇冯德麟同样一个师,又要把守奉天省城和其它地方,根本分不过来。而且考虑到奉天城里还有大把的日本兵,经历过前几个月的暗杀,老张对日本人既深恶痛绝又满怀警惕:谁又敢保证日本人暗杀不成,会不会直接来个兵谏呢?然而乱军四处骚扰,虽然是乌合之众,但是要想稳定局面,势必要有大量人马才能做到全歼,不然溃军四散,再散落到各处胡子屯地,尾大不掉后更是关外之乱。这不是给自己经略奉天添乱吗?

        这个时候,有人想起了学生军:“是骡子是马,出去溜溜。学生军不是听说训练得很行吗?打仗行吗?”这是53旅旅长汤玉麟阴阳怪气的声音。卫队旅后来居上,组建时间不久却拼起了师级架构,不但人数直追二十七师,装备也是优先供给。看着一帮学生军官后来居上,未建寸功却都团长营长的直接跃居高位,这些奉天元老怎不大光其火?汤玉麟一说,立马有多人附和。

        孙烈臣却说:“大帅的卫队旅自然是好的,但是组建时日不多,训练尚不充足,仓促之下使用恐有些不便。万一开局不利,士气也会大落。二十七师还是可以开出一个团的。以这些乱匪的实力,我们主力的一个团应该绰绰有余。”这是力主保护少帅的好意。

        与少帅一向联系紧密的张作相却认为用这些乱匪练兵是一个好办法:“学生军虽然没经过大仗,但既然是军队,迟早要经受考验。少帅练兵也有段时间了,让这些官兵去经受一下也好。百战精兵嘛,自然是要经常战才会精的。我倒认为现在是练兵的好机会:对手不是很强,退一万步来讲,败也不会败到哪里去。”这是知道卫队旅实力的他想让少帅趁此机会崭露头角。

        张汉卿与郭松龄一番思索后也觉得这是练兵的好机会。而且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是,一旦奉军出兵洮南,就相当于在吉林、黑龙江两省边上钉入一个锲子。看地图可知,洮南地处吉林西北,却离黑龙江省会齐齐哈尔近在咫尺(按:此时的哈尔滨还只是一个被俄国控制下的濒江城市,只是当日军完全控制住北满铁路后,交汇南满与北满铁路的哈尔滨才显出它的重要地位,才取代了齐齐哈尔的省会地位)。一旦江省有所变化,从洮南出发要比奉天近一半的路程呢。

        而且老实说,张汉卿对于对付这股乱兵是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的,他所顾虑的是,如何在占据优势兵力的情况下全歼对方,这才是这场作战的意义所在。要知道对方不过三千人,己方可是有着上万编制的大部队呢!只要战术得当,三倍兵力若还被对方缔造以少胜多之案例那还不如找块豆腐去死。

        张作霖也是大为意动:“嗯,让新兵蛋子见见风雨也好,老窝在家里,什么时候能成气候?”一句话,决定了卫队旅要结束纸上谈兵,开始真正的戎马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