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124章冯德麟的胃口

第124章冯德麟的胃口

        随着张作霖在奉天省城大动作,同省为官的冯德麟不甘让张作霖专美于前,也要扩充兵力。其理由是,既然作为将军的张作霖能扩十营兵,作为军务帮办的自己也不能示弱。

        想想本来自己和张一样身价,驱逐小段时,自己也曾在防区广宁呼应。现在摘桃子时却发现轮到自己的是又瘪又小,当然大为不满。

        张作霖把握住时机,赶走了段芝贵,争到了盛京将军,就是相当于奉天督军了,附带着还有一个行政上的省长职权。虽说军人政权里省长这个职务远逊于督军,但是可以名正言顺地左右各种资源的分配,全占先机。而自己只得了一个空洞的军务帮办,现在奉天城谁不在讥笑自己左右不是人、徒为他人作嫁衣裳?

        冯德麟拍电到中|央,只说“廿八师需扩充,请准招募七营兵”,并指定北镇县为军务帮办公署所在地,公署开办经常费和增兵所需饷械,均请大总统令饬盛京将军如数照拨。北镇县是冯的家乡,东北著名的医巫关山就在县境内。

        不单如此,冯德麟下令给奉天财政厅,要求指拔50万元为编练飞行队(即空军)的经费。

        奉天财政厅握在张作霖手里,当然不会把冯德麟的话作为圣旨,也自然立即呈报给张作霖,请示定夺。张作霖自然是不依的,他以财政吃紧为由,拒绝了这一不合理要求。笑话,老子是督军兼省长不是?出钱给你扩军,脑袋被抽了吗?

        但是谁也没料到冯德麟竟然亲自来省,这次不是辞职。而是上门要挟来了。

        5月20日,冯德麟率步、马、炮五营,耀武扬威地班师进城,并在奉天城南风雨坛设立二十八师办事处,与张作霖之将军府相对峙。张作霖知道冯已来省,即亲自赴冯的办事处趋访,极力表示好感,可是冯德麟的心结仍未打开,因此态度便谈不上友好,带理不睬的。

        冯德麟有兵有枪,又仗着中|央管辖无力,有恃无恐,向张提出三个条件:“其一,要求帮办权利与将军平等;其二,用人行政相互咨询;其三,拨五十万元为冯购买飞机”----不用说,这是其子冯庸支的招,用公款来玩私活,他爱好这个嘛。

        张作霖大为扫兴,他开始尝到当年他的上司张锡銮和段芝贵的苦果。为了要应付这个桀骜不逊的“部下”,他安排自己的盟兄吴俊升(时任奉天第二骑兵旅旅长兼洮辽(今洮南市)镇守使)、马龙潭(镇守使)出面“劝驾”,劝冯德麟勉力就帮办职务。这两个人与自己和冯德麟是奉天的四大重要军事人物。冯知道吴和马两人是替张做说客,竟予挡驾。张作霖不得已,只好亲自踵门访冯,低声下气地向冯说了许多患难弟兄有福同享的好言语。冯仍气嘟嘟地提出了就职的条件,就是要另设军务帮办公署,其组织、开支、编制皆与将军公署同格,要有骨有肉,设参谋长及四课,编制和经费也要完全相同,具体地说冯要和张“地丑德齐”。

        张作霖怒意渐起,这不欺人太甚吗!想想前段时间自己就将军职,奉天有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只有冯德麟,不但自己没来,连个道贺的人也没安排,还赌气不肯就职军务帮办。让自己颇灰头灰脸了一段时间,想想就来气。

        他刚任命为将军,正要大展拳脚之际,不料竟有冯德麟这个掣肘!然而职位之争只不过是意气用事,兴兵动武,自己并没有一个非常合理的借口,反而会给他人以跋扈的口实。而且自己虽然贵为奉天将军,所能调动的无非是自己的嫡系二十七师而已。冯德麟久经战阵,真的刀兵相见,未必自己会占上风。他有心讲和,也愿意让步,却不愿让到这个地步。

        张汉卿却劝说道:“让他闹好了,闹到众叛亲离、上下离心才好。他要面子,父亲就努力给他面子。反正父亲把握了大局,是名正言顺的奉天长官,我们把资源偏向二十七师,他也无可奈何,就像父亲无法奈何他一样。不过奉天城都知道,父亲是有情有义,也不会有人讥笑,反倒是冯,种种面目让人生憎。现在冯德麟在奉天已经臭名远扬,父亲还要加把火,把他的恶名上报中|央,到时若要收拾他,我们先占个道义,谁也不能说什么。”

        张作霖点头同意,于是电请袁世凯“裁决”。

        虽说是久旱逢甘露,但是兹体大,老袁也不能违背国家体制,不然那不是报复,而是给自己添堵。不过就这样训斥冯德麟,会让张作霖渔人得利。思来想去,袁世凯答复张作霖说:“成立帮办公署于体制不合,未便照准,但军务帮办办公费准月支15万元。”这样既驳了冯德麟,又让张作霖在出血----这些钱,可都是奉天财政出的啊。

        张作霖深深佩服袁世凯的和稀泥解决办法,不过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他便拿了这封电报和15万元第一月办公费去见冯,满以为冯会同意。不料冯竟拒不接受,同时拍电给袁请求辞职。

        张作霖回将军府,冯德麟也不去回拜。当晚张在将军署备酒为冯接风,冯推说不舒服,拒不赴席。张作麟便只好移樽就教,把酒席抬到冯德麟的办事处,并召歌妓前来侑酒。冯踞坐首席,像个木头人,一动也不动。

        第二天,张作霖以为自己持续的“示弱”可以让倔强且自尊心极强的老冯有了些下台之阶。他再次大张旗鼓动地登门拜谒老冯,却见人去楼空,黄鹤杳去。原来老冯根本不待袁的答复,一大早即率兵径返原防广宁了,理由是“视察防务”。

        北镇是你的地盘,你都呆了几年了,有什么防务要视察啊!张作霖被结结实实打了脸。

        到这个地步,张汉卿觉得可以名正言顺地和冯德麟撕开脸了。然而一直让步到现在,张作霖却不想功亏一篑。他仍对冯用软工,雇了大批工匠修缮廿八师驻省办公处,内部装修一新,特别是冯的办公室和自己的完全一样,然后派自己的总参议杨宇霆赴北镇恭迎冯帮办来省就职。

        张汉卿劝他说:“以冯德麟的个性,再豪华的办公处也不会触动他分毫。父亲一再容让,而冯师长却一再紧逼,这样的人只怕再多的条件也不会满足,除非父亲将将军职务拱手相让。否则,徒长对方威风,而使奉省上下对父亲的威望产生疑虑。”

        张作霖也气得不轻,他望着张汉卿,沉声说:“小六子,若不是我顾忌着鹤蚌相争,渔翁得利,我怎么会让妈了个巴子的冯德麟处处和我为难?”

        远在异地的冯德麟打了个喷嚏,悻悻地说:“妈的张土匪,光说好听的,老子看着光鲜,没捞到一点好处,人家还以为我得了多少好处还不满足呢。”

        别说,张作霖还颇有些“唾液自干”的气度。

        张作霖转而采用软招,派原任54旅旅长、已接任自己二十七师师长职务的孙烈臣携带礼品和现款30万元,到冯的防地广宁犒军,委婉而恭敬地劝冯回省。冯德麟态度益发强硬,颇有要向张摊牌之势,张作霖仍委曲求全,不愿真和冯翻脸。

        不过冯德麟闹归闹,却在大场面上被张作霖将死,颇有些蹬鼻子上脸之概。杀人不过头点地,张作霖已经这样了,你还想咋地?从中|央到廿七师上下都觉得他实在不可理喻,就是他自己的廿八师,也有不少人私下腹诽,说这个帮办做事不地道,做人太任性。

        毕竟令出于上,老跟张作霖这种“软面团”叫板算什么劲?关外强人张作霖屡次给你面子,你一直不依不饶,那不是谈判,而是在较劲,是玩意气之争了。

        在这种形势下,冯德麟虽然知道吃了闷亏,却也不敢真的和张作霖闹翻,于是顺坡下驴,终于勉强答应做这个军务“帮办”。

        关外两强内斗不止,颇让中枢头痛。

        6月6日冯又带了大批人马来省,向张提出了三个“起码”条件。前两个还是前几天的格式,连字都不重样,只是把第三个的要价改了点:原索50万元,现在只要求财政厅指拨20万元为第廿八师添购飞机之用。张要求冯让一点步,冯坚决不肯,张又低声下气去见冯,冯竟挡驾。

        本来张作霖还寄希望于“中|央”调停。哪知道袁世凯这个老奸在用人上一直是分而制之,对张、冯互争,私心窃喜,因他惯于嗾使部下互相牵制,不愿养成一个独霸一方的地方人物。然而帝制失败,他不愿奉天再闹出纠纷,所以他便请他的老把兄张锡銮,要他以老上司资格再到奉天担任调人,怎知“快马张”竟一口拒绝,他说:“我老了,他们这些新贵是不会听我话的。”

        张作霖实在忍无可忍,乃电袁辞职,并请袁派张锡銮克日来奉维持地方秩序。这时候正是袁“皇帝”归天的时候,天旋地转,北京方面忙于大事,谁也来不及管他们闲事了。

        冯德麟当天又回到广宁根据地,调解事也告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