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121章学良进学

第121章学良进学

        自打“骗”了中|央军火扩编了10个营后,张作霖在二十七师之外又有了三个团的人马。因为没有番号,暂挂成他的卫队旅。他的装备、人力都比冯德麟又多又好,还占了个“上司”的名义,真打起来绝不会吃亏。之所以忍让到现在,主要是害怕杀敌一万,自损七千,让吉、黑两省的军阀平白占了便宜,这个道理他懂。

        张汉卿只静静地说了一句话:“父亲不用着急,冯德麟背离中|央,又名在父亲属下。他这番作事方法,不但奉天人都认为父亲讲道理有涵养,连姓冯的手下都看不过去了。于情于理,他不是父亲对手。只要他还在父亲麾下,将来除掉他的机会多的是。眼下当务之急是理好奉天军政民政。只要牢牢控制奉天,还怕他二十八师飞了去!”

        在历史上,这些计谋可都是张作霖自己想出来的,没半点“少帅”的功劳。不过摸着石头过河,和扶着石头过河,感觉绝对是不一样地!

        他微微笑了笑,给张作霖一个神秘莫测的感觉:“好在近阶段省城政|府人事安排都已到位,短期内没有更改的必要;至于卫队旅的军费,只要给我一段时间缓冲,我自有办法。不用奉天的财政,姓冯的自然没话讲,他扩充七个营兵力的钱自然也没有从奉天财政出的道理。”

        自打张学良连环用计,使他既得实力(升官扩军),又得人望(连段芝贵到现在都还念念不忘这位驱他始作俑人物的好),使他对待自己这个年轻的长子的态度越来越像主帅之于军师,而不仅仅是父子之情。他惊奇地望着张汉卿,不相信地问:“你有什么办法,能找出生钱的法子供养一个旅?”

        要知道自己绞尽脑汁奋斗了十几年,也就手下那一个师的兵力,其中还有中|央拨款,仍是吃力不已。这小六子竟然大言不惭地说他有办法供养不下于自己三分之二兵力的卫队旅,吹牛吧?真要如此简单,自己的年纪都活在狗身上了!

        可是看着长子笃定的目光,张作霖不禁也有些相信了。这小六子鬼点子很多呢,你看他小小年纪,却在北京城里如鱼得水,全靠他忽悠,才有周学熙、梁士诒带头在奉天投资,引来财源滚滚呢;自己也靠他的指引,才能从老袁手里骗到一大批让人眼馋的军火,那可是天底下最精明的王者啊!最离谱的是,他只轻轻一点,便安然无恙地从老袁手里溜走。如果只是阴错阳差侥幸逃脱罢了,可想想当初他的安排,他可是在几个月前就预料到这一天呢。

        汗,只有张汉卿知道,他这是沾了先知历史的光!

        张汉卿也从穿越中清醒过来,正确地认识到现在的中国,不是模仿所谓共和的时候。冯德麟能够这样肆无忌惮地不给上级的脸面,无非是有人有枪的倚仗。散乱的中国,需要的是集权,需要的是能够统一全国的大军阀。同历代王朝更替一样,中国需要的是一个强有力的政|府,一个声音,一支只服务于中|央的军队。他在现在的努力方向,应该是让他便宜老爸的势力更雄厚,从而达到这个目标。而16岁的他,也需要适时发出自己的声音。毕竟,他不是来度假的。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是把握好船头方向,便会被大浪所淹没。

        张汉卿前生时对政治大势、历史发展倒是在行,对军事知识的了解却只限于看看《舰船知识》、《兵器知识》等杂志,或者在新浪网上和一帮子愤青们纵横天下大势而已,另外由于对毛伟人的景仰,对他的军事思想有非常独特的欣赏。时代不同了,超前的军事素养并不一定会适合落后时代的军队。偶尔有新奇的点子或许会让人有提醍灌顶的感觉,但若是一味夸夸其谈,而不管现状,有落入纸上谈兵的风险。

        再说他本人也只是在高中大学阶段受过两个月的军训,军事知识只能是高屋建瓴地“宣导”,倘若亲自来传授所谓“新时代的军事思想”,那就有点太看得起自己了。一句话,只能务虚的,不能来实的。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但他却知道带兵不是像电影里那种指挥官手枪一挥大喊一声“兄弟们跟我冲”,就整师整团冲锋陷阵从而一举拿下对手那么简单。后勤、给养、训练、通讯、装备、思想处处都要留心,步、炮、马、工、辎诸兵种联合使用一盘棋,外行领导内行本就是致败之源,历史上因一念之差胜败之势翻盘的事情多了去了。将来和日本人动手,虽然战略上可以藐视敌人,但是战术上更要重视敌人。自己不懂点知识,到时候将熊熊一窝可不得了。

        左右无事,可以先去奉天讲武堂学学经验,再顺便考察下现代军队的状况嘛。而且,适当的军训可以锻炼出一付好身体,再遇到与段宏业之徒交手时也不至于打怵(当然这辈子估计没有机会了),至少泡妞时也有一身力气吧?

        当张汉卿向张作霖提出要尝试着管理军队时,作为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帅,当然是乐意的。这份家产将来都是自己儿子的,儿子愿意接手,当然是好事。

        可是当张汉卿提出要先进讲武堂学习带兵,张作霖就吃了一惊,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张汉卿虽然小时吃了点苦,但随着自己的职位上升,他的生活待遇也水涨船高,举止行为间已经有了许多纨绔的作风。虽然近期屡有惊人才能,但骨子里的少年人的天性使他的话未必可信,搞不好是一时头脑发热。

        深知儿子冲动的个性,张作霖便装出很惊讶的神情说:“什么?你要上讲武堂?你别给我丢人了,你去不了几天干不了,又出来了,那不是给我丢人吗?”

        张汉卿被老爸一激,忍不住说:“人家能,他们干得了,我为什么就干不了?”

        张作霖说:“好,你若能在讲武堂毕业的话,你出来我就给你个团长当当。”

        张汉卿一乐,嘿,不用你激,我本来就是要学点东西,不然怎么在这乱世混?好好混个一年半载,既在军队长了见识,还能平白捞个团长。在后世,这团长怎么着也得是个上校。按照县团级的说法,哥到地方上大小也是个处级干部了。

        而且他深知,旧式的军队是无法支撑起改造国家的任务的,他要择人善用,打出自己的一片天来,这一前提是寻找一些志同道合的军官。

        请将、激将、不如将计就计。就这样,张汉卿进入奉天讲武堂炮兵科学习,成为讲武堂炮兵第一期学员。

        炮兵号称“陆军之王”,后世中国军队对于火力投送的热爱从来没有偏移过。张汉卿是知道正史上缺少重炮等武器的中国军队在面对日军时的惨烈的,日军用它二流甚至是三流的陆军、有时只一个师团或者旅团都可以在中国大地上横冲直撞,不就是仗着火力雄厚吗?在抗战中,几个军的国军经常吃不下日军甚至一个大队来。

        而曾经的奉军是有条件和日军一决高下的。中国唯一能自治迫击炮的兵工厂在奉天,有比较完整的师属炮兵团的军队是奉军,自行造出122mm**炮的年份也很靠前。这一切,意味着其实奉军有相当好的基础的,相信有他在,这个基础一定会被打牢。

        那么,必须要熟知大炮的性能和炮兵的作训,这样才能够成为现代战争中一名合格的统帅。抱着这样的想法,张汉卿才决定系统地学习炮科。

        那个时代虽然参军不是什么很高尚的职业,但军官例外。不过这位名正言顺的少帅可是直接挂职任奉天将军署高级参议,军衔为少校、帮办军务。笑话,堂堂少帅可不能从小兵做起噢。

        于是在奉天讲武堂内勤学的学员中,新插班进一张非常年轻英俊的面庞。要知道,此时的张汉卿只是年龄刚够16虚岁而已。要不是生活条件要远优于一般的学生军士,这个面容实在是有些年轻得突兀了些。

        在得知与自己同吃同睡同行的这位公子哥原来是大帅府的少帅时,一些老奉军军官心理便有些不屑:“是来镀金的,这样一来职务升迁便有了很好的理由。”不过也有很多人眼里是热切的----毕竟是少帅,条件得天独厚,近水楼台而先得月。如能套个近乎,只消在大帅那里时不时露点口风,加官晋爵是指日可待啊。

        倒是同期的学生军们少了这些顾忌,少年人本来就少了些对权威的恐惧,可以放开自如地畅谈各种理念。当然他们也惊讶于这位少帅的刻苦与聪明,当然少帅也表现了对同僚们一惯的尊重,这让他尤其在同年的学生中有很高的威信。

        张汉卿的学习训练确是很刻苦的,无他,战场上敌人不会因为你是大帅的儿子就网开一面,手底官兵也不会因为你少帅的身份像一些穿越写得那样王八之气一显现就让别人五体投地。军队历来最实在,是最佩服强者的,没有一定影响力,关键时刻绝对会掉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