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109章恩宠与眼药

第109章恩宠与眼药

        张作霖果然顺水推舟,两手一摊:“事起突然,大总统也没料到云南叛军来势会如此汹涌,只有边调遣军队边作准备了。”不管心情多么迫切,态度要端正,尤其是这种时刻,老袁最反感别人漫天要价了。

        王揖唐是袁世凯的全权大使,事前已经得到老袁的许可,当下表态说:“大总统已经想到张将军的难处,已经赦命陆军统率办事处,对二十七师的辎重与装备优先提供方便。”

        张作霖父子要的就是他这句话。春秋装的军服虽然有用,但远不如军火来得实惠且迫切。按张汉卿之前的分析和调查,北京城里还有那么一些军械的,此时不取,更待何时?他之所以冒险留在京城,就是为了取得一笔军火----在乱世,这可是好东西!

        演戏演足,张汉卿自然作慷慨状:“父亲亲自来京,学良虽想略尽儿子孝顺之心,但公私有别,父亲当先公后私,待谒见大总统后再叙父子之情吧。王世叔也答应尽量予以照顾,显见形势严竣非常。军情如火,父亲就先把国家大事处理完毕,再与学良叙叙家常吧。”

        王揖唐自然盛赞张汉卿小小年纪识大体懂大局,他哪知道张汉卿要趁热打铁,先把话头接着再说,免得后来王揖唐变卦。张作霖父子一体,知道张汉卿心意,也就抱着“为国分忧”的心态急火火地觐见袁世凯了。

        追溯到第一次面对老袁时的手足无措已经有四年光景了吧?那时候的张作霖,羽翼不丰,自然没有底气。在会见全程如履薄冰,出来后背湿了一大片,反不如张汉卿第一次拜谒老袁坦然得多。

        老实说,张作霖首次在面见袁世凯时还是做了很多准备的,也对老袁的日常行为作了许多有意义的侦察和功课,并有意做了一些秀。收买袁世凯左右为他说好话与在京中包妓院,以两手来让袁世凯相信他是个忠心的人,是个粗人。

        第二次面见张作霖时,老袁正是如日中天,而作为“后起之秀”的张作霖是刚被晋升为将军的,根本没有资格在他面前坐着。不过袁世凯待人接物,虽然从来就是喜怒不形于色,但面色和善,双目炯炯,很尊重人也很注意听人说话,所以各方人才奔走其门如过江之鲫。

        这种风格张作霖也感受到了,几年间他一直怀着敬畏的心情回味那次接见。当时老袁正对南方国民党力量痛苦着,所以他表态说:“关外要有捣乱的,我张作霖一人给您老挡着;关内要是有反对的,我就率队去平乱。就算刀架在脖子上,枪顶在胸口上,我也绝不含糊。”

        现在,时隔两年,他又一次来到中南海,他仍是将军职务,对方仍是总统,但明显地两者的身份拉近了许多。老袁甚至还亲自迎出门去。回想当初欲求一坐而不可得,老张的心里滋味难尽。

        同时代人无不对袁世凯的能力印象深刻。黄炎培回忆:“他记性绝好,从不忘记任何人或者事。因此,当一个地方官员受他接见,谈及地方事务和私事时,袁常常以其广博的学识和记忆力使来访者大吃一惊。他的部属亦因此而害怕他。”阎锡山回忆他初次晋见袁世凯时,“他一见面就把我想要对他说的话全说了,然后问我还有什么话,使人再无可言。”

        可是此次两人会晤,老袁已不复昔日的光芒。这次,袁世凯破格降阶相迎,他拉着张作霖的手进了中南海居仁堂。张作霖又要跪下磕头,这回袁世凯说什么也没让。他的年龄也大了,连续一段时间的心力交瘁,让他一下子衰老了好几岁。

        落座以后,先扯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原本口若悬河思维缜密的老袁,接连说了几句错话,中间还有片刻停顿,最后终于转入了正题:“雨亭啊,西南作乱,你要是能赴湖南讨乱,事后封公封爵不成问题。怎么样啊?”

        张作霖一拍胸脯,立正说:“中!大总统信得过我,作霖愿为前驱,绝不给大总统丢脸!”

        “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虎将。”袁世凯喜出望外。患难见真情,张氏父子对自己的忠心是没说的,之前怎么没能发现呢?

        内外交困的老袁对于张作霖能够先公后私、发扬风格之举抱以盛赞。他对张说了许多好话,许了许多好愿,劝张作霖带兵赴湖南。

        张作霖见机会来了,将早已想好的话对袁世凯说:“大总统,我们二十七师的装备太差了,还有一半的兵扛着***呢!真要是上了前线,让叛军一冲,还不哗啦了啊!”

        “你的意思是?”袁世凯还真怕他打退堂鼓。

        “装备二十七师!枪炮一到,二十七师就马上进关南征。”

        “可以,我马上让人给你拨去足够的饷械。”为保住总统宝座,袁世凯是舍得花血本的。

        说来也怪。当初老袁什么许诺都不讲,张作霖都觉得老袁值得敬重;现在老袁给了他许多承诺,他反而从心底突然少了对这位风残露骨的老人的敬畏。人心与人生,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

        袁世凯以为张会讨价还价,怎知大出袁的意料以外,张作霖竟一口承允,拍胸愿为前锋。袁世凯顿觉得张作霖究竟是绿林出身,有侠义之气。印象顿时好了许多,防备之心也大减。他和颜悦色地对张作霖说:“国难显忠臣,雨亭能够这样为我解忧,我袁世凯没有什么可谢的,事成之后,我保举你为公爵!”

        袁世凯对部下封爵时,曾封张为二等子爵。按照袁颁爵时的普遍习惯,公、侯、伯、子、男五爵制度,子爵身处第四个档次,感觉并不高。但考虑到这时候中将阶级的师长和镇守使,都只授予轻车都尉,张作霖以一个师长而获二等子爵,就已经表示袁破格笼络他了。

        现有又有从子爵跃侯、伯爵而公爵的恩宠,那是连升三级的表示了。可是这点小把戏张作霖是清清楚楚,心里也不屑一顾。什么玩意儿?按小六子与他事前的密谈与分析,袁世凯是铁定要玩蛋的,“洪宪”王朝完了,那什么什么爵的算个屁呀?还是真金白银、明枪实弹来得实在。

        不过张作霖还是作豪放状:“为大总统解忧,说什么封公拜侯?俺老张不是那种人。没说地,二十七师马上就从奉天出发,在天津得到补给后就全师直接开赴湖南!”

        袁世凯大赞称好。

        临行之前,张作霖望着袁世凯欲言又止。

        精明的袁世凯当然关怀备至:“雨亭还有何困难?”

        张作霖郝言说:“小儿胡闹,前段时间和冯阁忱在朱老的家宴上起了些纷争,现在冯阁忱对俺老张是一肚子怨气。作霖担心,如果我离开奉天,冯阁忱会不会趁我后方空虚大作文章?另外二十七师奔赴前线,势必要在奉天筹些款子,如果冯阁忱掣肘,只怕会耽误准备时间,影响大总统军事筹划,还请大总统设法调解为是。”

        这是在给竞争对手上眼药呢。

        冯阁忱就是冯德麟,二十八师的中将师长,在奉天与张作霖平起平坐,一向不和。当然他有这个资本,比之张作霖,他的“战功“更为赫赫。

        他是奉天人,17岁就当了“胡子”,以强捍乡里而闻名。中日甲午之战后,冯德麟在辽阳以“保境安民”的名义拉起第一支队伍,与黑山的张作霖抗衡,也是两人恩怨之始。

        日俄战争爆发后,冯德麟及其部下汲金纯组织“花膀子队”(农村百姓身着便装因色杂不一,为了识别在膀子上刺上花纹,故名),以大刀、长矛、土枪等原始武器,袭击俄军,受到日军的关注。日军大山岩元帅与冯德麟联系,邀冯德麟参加“东亚义勇军”(全称:大日|本帝国讨露军满洲义勇兵)。冯德麟从日本人手里弄到二十几大车军火,充实了战斗力,队伍共有大小一百零八帮,号称一百单八将。

        冯在日俄战争中牵制了俄军,日本战胜了俄国,日本明治天皇特奖他“宝星勋章”一枚,从此简在日本人心中。后来日本少将福岛亲自出面规劝清政|府对冯进行招抚。经过福岛的一席美言,当时的盛京将军赵尔巽将委任冯为河防营统带,由统带而新安军统领、而巡防营后路帮统、而巡防营左路帮统、进而充任巡防营左路统领。与张作霖的发迹类似,他成功地洗白白。

        辛亥革命爆发后,张作霖、冯德麟全同赵尔巽站在一起:张作霖把中前路巡防营开进省城,稳住了赵尔巽的阵角,冯德麟则率左路巡防营死守辽西,卡住山海关。为此赵尔巽赞扬他“稍酬知遇(指受抚)之恩,借图犬马之报”,在时局艰危之际,能“忠义奋发、力斡危机于万—”,馈赠貂裘一件。

        民国元年巡防营改编为陆军时,张作霖为二十七师师长,冯德麟为二十八师师长并补授为陆军中将衔,授二等文虎幸、二等嘉禾章、三等宝光嘉禾章,与张作霖平起平坐。所不同者,冯部二十八师驻广宁(北镇),张作霖的二十七师则驻在省城。

        冯德麟见张作霖驻在省城,钱多粮广大占优势,便感不快----都是将军,为什么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两人乃渐生裂痕。

        在此之前,张氏父子便定下了首先打垮冯德麟,然后以奉天为根基,伺机合并吉、黑,统一东北全境的战略规划。随着形势发展,老袁不出所料身陷内外交困,张汉卿深知未来会经历不短时间的中枢乱局。在关内众人无暇关注东北局势的当口,是时候把冯德麟作为优先打击目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