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102章葫芦僧判断葫芦案

第102章葫芦僧判断葫芦案

        谭海等人都是军旅出身,一看伤口便知道只是皮外伤,休息个十天半月便能基本痊愈。若是他们,甚至连包扎都不需要的,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皮肉之痛算什么。但是张汉卿却一脸痛苦的样子,还大声地叫出声来,边哼哼边大声说:“我要死了!”弄得门外的侍卫一脸惊诧,还以为这位少帅受了多大的伤,作为侍卫无不有惭愧死的觉悟。在外面正布置警戒的高纪毅也大惊失色,急忙冲了进来观察伤口。

        谭海大感尴尬。人家说将门虎子,脑袋掉了不过是掉了个碗大的疤,这少主子连这么点伤口、甚至连伤口都不算都不能承受,哪还有军人的风骨?不过想到他一直在学校读书,心下也就释然。当然他不好制止,不然被别人听到肯定认为他为了逃避责任而故意把张汉卿的伤势往小了说。他只能安慰说:“少帅,好在这伤势没有性命之忧,你就暂且先忍着痛,我帮你包扎一下。”

        张汉卿忽然神秘一笑,对谭、高两人做了个手势。谭海心知有异,便把侍卫们都叫了出去。

        原来张汉卿已突然想到个主意,他对谭海、高纪毅等人说:“派人迅速把这事通知京师执法处、警察厅,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两人不知原委,却深知张汉卿必有原因----对这位少将军的机智,他们心里确实是很佩服的。

        张汉卿受枪伤一事很快传遍有心人的耳朵里,也让袁世凯大为震怒。张氏父子只是对他的事尽了十二分的心力,便遭到这种非难,如果不雷厉风行,岂不寒了忠义之心?他叫来雷震春,要求他限期破案。

        当然,老袁对张汉卿还是表达了非常诚挚的问候:他不但派了政|府内的王揖唐等人嘘寒问暖,让京师执法处的雷震春早晚必来“问安”,还指派与张汉卿交好的二公子袁克文亲自上门探望。鉴于宵小之辈有可能再来滋扰,袁世凯还给他加派了一个班的侍卫----这是“部长级”干部才有机会获得的殊宠,张汉卿知道相当于身边被合法地埋下了钉子,却仍不得不带话表示感激涕零。

        此外,惯于反复的北京市中等法院,又判决红牡丹脱籍一案张汉卿“胜诉”,理由很奇疤:“红牡丹与张汉卿本来你情我愿,虽然她身为妓女,但职业不分贵贱。彼既有从良之愿,小张亦有收拢之心,当然从速从快办理为要。一俟两清,云吉班概不得拦阻。”判决一下,云吉班马上收了张汉卿的钱、送还了红牡丹的妓籍,双方正式两清了。

        红牡丹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她发自内心地感激张汉卿,自然让他痛快淋漓地享受种种福利----他的手不能动了嘛,当然要被动了,这个事红牡丹熟。这也是张汉卿能在“养伤”的岁月里能够享受的唯一好处,闺房之乐。

        按京师执法处的经验,都动到枪了,若非仇深似海,便是有重大瓜葛。张汉卿在北京虽然闹出许多不小的动静,也与几个人有一些龌龊,但从理论上来说不至于弄到这种地步,那是不死不休啊。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人对他父亲在老袁称帝之事上的“激进”非常不满,借此给予警告。

        不过这个话题过于沉重,也非常的不好处理,毕竟牵扯到政治。不找到下家,很难结案的啊,老袁为了安抚人心,对这个案子下了死命令。雷震春是跟随袁世凯多年的老人了,知道深浅。

        事情其实并不难查,因为王亚樵在追踪时即发现,行凶者竟是和他一个团队的姓赵的杀手。这个发现让他驳然大怒:非要选在他出面时搞暗杀,会让他的一世英名扫地且会置他于危险之中!但是赵姓杀手反诘问他为何不动手,让他又不便吐露张汉卿的秘密。思来想去,为了给张汉卿报信,他主动泄露了团队聚居的地点并安排他们撤离。

        警察来自然扑了个空,但不是没有收获,至少雷震春在搜查时发现很多这群国民党外线人员的线索。可惟其如此,雷震春反不敢如实向老袁报告,因为以老袁的个性一定会让他抓住几个党徒以安人心并给张作霖、张汉卿交待。但对方既然有组织地离开,只怕已经离开北京城了,哪有那么容易再找到?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只有一个办法,反其道而行之,撇开政治因素,把这事归结到私人恩怨上来,反倒容易处理。张汉卿在京城一直高调,也得罪了一些人,是不是从这方面入手,找一个仇家出来呢?

        有了。前段时间张汉卿不是两打段宏业吗?以小段的心性脾气和老袁在京中多年埋下的实力,找人下手也不是不可能。关键是老段在这段期间的表现让老袁很不爽,他们隔阂已深。把事栽到小段身上,老袁不会过于追究----毕竟多年的恩义在,也不好细问,尤其在老段已受威胁的情况下。不过他并不知道张汉卿已经和段宏业“一笑泯恩仇”、更是结拜为兄弟了。

        要知道目前不赞成帝制已经算是“非主流”了。以段祺瑞之尊,因为对此事的“不上心”,便遭到袁克定的威胁,他曾收到匿名信,扬言将对他采取不利行动。这个小儿科的手段当然入不了老段的眼,他在一个场合昂然表示“武人不怕死,”算是对对方一个小小的回敬。本来对反对帝制还含蓄表达的,现在彻底拉下脸来,他对谋士曾毓隽说:“你再见项城,不必多费口舌,只听其发付就是。我生死且不计,何计较得失!”

        试想在这种情况下,老袁若是派人问讯段祺瑞,不是硬把他往反路上逼吗?现在老段只是不同意老袁的事,还没到反目的程度,孰重孰轻,相信袁大总统自有一杆秤。

        果然,当雷震春把对段宏业的怀疑报给袁世凯时,老袁明智地指示停止相关的调查。少一个张作霖不怕,但多了一个强硬反对的段祺瑞则是他所不能承受之重。他只能给予张汉卿优厚的待遇----一个班的侍卫,一位主打外科的医生,一份为数不菲的压惊礼,还有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