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97章被盯上了

第97章被盯上了

        在张汉卿于北大“修身”的期间,历史仍旧不停止它的进程。民国四年的11月25日,徒有其名的全国国民代表大会在各省召开了。三天之后,各省陆续开始投票,以决定国体。张汉卿的便宜爸爸张作霖也在奉天的会场坐镇,最后以全票通过同意君主立宪决议。

        大会召开的时候,更是让人哭笑不得。最有意思的是,在选票上只印有“君主立宪”四个字,与会代表只能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会场上以及会场周围,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军警。代表们不能交头接耳,不然就会遭到呵斥。

        11月30日,全国的投票基本结束。12月11日,参政院开始查票。查票的结果是,全国总共有代表1993人,赞成君主立宪的便有1993人,全票通过,没有一张反对票,也没有一张弃权票。其实,大家试想一下,有人用枪指着脑袋,还会有谁敢投反对票或者弃权呢?

        不仅在选票上一致通过了君主立宪的国体,参政员还收到了各省的推戴书。最令人感觉可笑的是,全国这么多省份,推戴书上的文字居然一模一样:“谨以国民公意,恭戴今大总统袁世凯为中华帝国皇帝,并以国家最上完全主权奉之于皇帝,承天建极,传之万世。”

        这简单的45个字,一字不差,就连没有任何政治经验的人都看得出来,背后绝对有人做了手脚。不然,这么多省份的人怎么可能把推戴书写得那么整齐划一呢?

        实际上,早在10月23日,袁世凯的心腹朱启钤就密电各省,对于推戴书的内容,绝对不能更改一个字,各省必须都写得一模一样。可是,越是这样,便越是暴露出了袁世凯称帝的野心。

        同月29日,上海法租界巡捕房查封《爱国报》日晚刊,主笔王血痕被押送会审公廨“讯办”,发行人简书等潜逃。同月,广州《通报》因为发表反对帝制的消息被封禁,主笔朱通儒遭通缉。这一年,还公布了中国第一部涉及无线电和广播管制的《电信条例》。讲起来,这倒颇有些先知先觉对文化管制重视的意思,不过这部法律颁布于白色恐怖下,历史意义就大打了折扣。

        可是不满意张汉卿的人大有人在:父亲是“国民请愿团”首发人之一、实际推成帝制的中心人物与得力干将,在反袁人士心中,那是罪大恶极了。父债子偿,张汉卿也被惦记上了,只是他不自知而已。也是,只有十五岁的年轻人,硬要与政治沾边,有些不自量力吧?

        一切的一切,似乎与张汉卿无关。任外面风起云涌,我自岿然不动。在京中,少了蔡大将军在彼,张汉卿也低调了一段时间,平时溜溜课,周末与红牡丹或看戏或听歌,有空调笑调笑美人,就这样,咱们张少帅也过了一段百无聊赖、倚香偎翠的好日子,好不惬意。

        可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张汉卿这段时间的低调并不能改变前段时间高调的表现,短短几个月时间,他为女人打了段祺瑞侄子段宏业、为了性情中人袁克文驳了袁克定的面子、为了发财大计摆了杨度一刀、为了自污大闹了妓院。凡此种种,如果还够不上被敲打的命运的话,那么他为帝制鼓吹、最终让帝制得以在法理上实现,对反袁的人士来说,确实是罪大恶极。

        这不,老槐胡同里的一拨人,正在热烈地讨论如何给最近活跃在政坛上的风云人物一个厉害看看,说来说去,大家的目光都盯向了张汉卿。

        是啊,关外强人张作霖之子、帝制的重要推手,这些都已明确,但关键是他不像其他人在京城有严密的防卫----他没有官职在身,只有聊聊几个操着奉天话的保镖,没有深居浅出,没有防范意识。这是一个很好下手的对象,既能引起轰动,又有较大把握。

        做到什么程度,大家各有主意,一时间谈得兴高采烈。说到动手,又演绎出无数个版本:飞刀留书式、弯弓射箭式、隔空喊话式,反正旧式武侠中能用的段子都用上了;又有下毒法、绑架法、冷枪法,不一而足。

        正说得口干舌噪,忽然有人“呵呵呵”一阵冷笑,便把众人的火热熄掉。大家看时,却是斜靠在门口敲着二郎腿的一个年轻人。这个人不过二十来岁年纪,却戴着一幅厚边框的眼镜,他的鬓角剃得光光的,看起来有些斯文,但眼角掩饰不住凌厉的杀气。他一手无目的地摆弄着一串钥匙,对众人的话显得心不在焉,刚才这几声冷笑,就是从他嘴里发出的。

        这群人中,明显是负责人的一个中年人显得有些不岔:“九光足智多谋,有什么高见,不妨说出来让大家听听。”

        这个叫九光的年青人淡淡地说:“高见不敢当,只是诸位算来算去,我们要动手的这个张汉卿,不知是多大岁数?”

        呃,这个问题还没在意呢。不过当众人略想一想,眼神便有些不对了。

        年青人淡淡地说:“这个张汉卿是不是该杀,各位已经有了高见了,我不便置评。不过我们一堆成年人围在一块商量着怎么对付一个娃娃,传出去丢不起这个人,反正我九光是不会参与的。”

        便有两人附和地笑笑。也是,毕竟对象是一个不到十六岁的年轻人,与当前中国无数鼓吹帝制的政要掮客不同的是,他并没有任何力量,借助的只是他背后老爸的势力。若对这样一个孩童(张汉卿:哥虚岁都十六了好吧?)施狠手,将为世人所不耻,反降低了行动的正义性和正能量。

        中年人也觉得有些不妥了,他问年青人:“九光,你认为该如何做?”

        九光微微一笑:“这有何难,直接踹上门去,警告一下即可。”

        敢情他对于做这种事根本没有心理负担的,看来张汉卿身边的几个侍卫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不管他是什么背景,能有这番豪气,也绝非一般人可比。

        便有其他人附和说:“此事非九光不可。”

        那个自称九光的年青人笑笑说:“我今晚就会会那个张汉卿,如果能够让他幡然悔悟倒也罢了,否则一番教训是难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