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89章胡天胡帝

第89章胡天胡帝

        箭在弦上,有很大成分上是条件反射,这一切已经不是张汉卿所能控制。

        他像一根上紧了发条的钟摆不停地来回抖动,快乐中,古今中外能够想到的词纷至沓来。现代人把这个事弄得跟家常一样,虽然开放,却失去了神韵。最庸俗的是把男女之事看成活塞运动了,活塞运动形象是形象,但人能是机器吗?

        提送?还是古人水平高,好传神呢。鱼水之欢,我喜欢,自己进出如入无人之境,可不就是那只无拘无束的鱼,所在不就有一滩水?

        朦胧中,他似乎看到朱三小姐紧闭的双唇、迷离的双眼、挺拔的娇躯和发出浓郁香味的身体。她与红牡丹时而合一,时而又无比清晰地翻着白眼在嘲笑他的所为。哼,交际花,又比红牡丹高级多少了?至少现在的快乐是她无法给予的。

        咳,因为自己与蔡大将军走近,估计朱启钤得到了什么消息,连带着对自己去朱府都受到约束,导致连朱三小姐也开始对他若即若离起来。而且随着朱启钤操办老袁登极大典的卖力,他已经被民间称为“袁逆四凶”之一,害得自己也不得不大幅减少登门的次数,避嫌啊。

        两相叠加,以至于刚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故事嘎然而止,害得自己多情多遗恨。可惜了,朱三小姐细腻白皙的皮肤。

        怀着莫名的烦燥,他狠狠冲击着这幅身体。

        刚者易折。如果把男女之事用一个公式来进行套算的话,在很大程度上,男人的行动时间与强度与反比;对女人而言,自己的愉悦时间与男人的行动时间成正比。是否正确,诸君自行脑补。

        但张汉卿验证了这个规律,在很快地交付了这个身体上的十五年的积蓄后,心满意足地趴在锦上小憩。红牡丹则一脸潮红,无力地随意搭着张汉卿的腰,感受着他的余波。既然城门已经失守,也就不在乎他在城门口多逗留一会。

        坦诚相见之后,有些话就好说多了。张汉卿一边享受地半眯着眼,一边随意用手在女人身上游离。这个女人还真是别有奇趣,穿越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还是第一次这么痛快得彻底吧?

        红牡丹复苏得很快,她拍打着张汉卿越来越不老实的手,一边吐气如兰:“好玩吗?”

        张汉卿一边把玩一边不假思索地回应:“好玩。”然后长呼一气:“真是太好玩了。”

        红牡丹温柔一笑:“好啦,让姐姐起来打点水给你擦擦,粘粘得有些难受。”

        张汉卿换了个手也换了另一个对象:“这样就挺舒服。”

        红牡丹笑拍一下他的腰:“是姐姐有些难受。”

        张汉卿摇摇头说:“别急,等下一起擦吧,不然再擦不更费事?”

        红牡丹推了他一下:“等什么,你的身子重呀重死了,姐姐受不了了。”

        张汉卿狭促一笑说:“刚才我那么用力,也没见你说我重,现在不动了,反而又重了,这是什么道理?要不,你上来,我不怕你重。”

        红牡丹吃味地拧了他一下:“光看外表,你腼腆得像孩子,可是你的所作所为,也该是花丛老手了,真不知道你年纪轻轻,从哪里学的坏?不过姐姐可告诉你,不要玩|物丧志哟!”

        张汉卿很自然地又换了一边继续考察:“女人可不是玩|物!”他振振有辞地说。

        隔壁的喘息声越来越大,连带着张汉卿也觉得汗颜。想不到蔡大将军文质彬彬,平时一副儒将风度,于床上还不失其大将军本色,横枪跃马不减当年之勇呢!这哥们的持久力那是没说的,人家说三十如狼,怎么觉得不像是形容女人,而是说他?

        不过听着动静,张汉卿的下面又有了点变化。年轻人嘛,恢复就是快,而且第一次由于经久未练,火候控制不是很好,这回一定扳回一局!

        红牡丹当然也感受到了他的变化,她惊叫着:“汉卿你要死了,又来!”

        张汉卿得意一笑,说:“我是金猴奋起金箍棒,要三打你这个白骨精。”他本就在马背上,所以也谈不上翻身上马,只是扬鞭策马,奋力冲刺。这回他学乖了,开始细水长流了。

        红牡丹再没有体会到他的剧烈冲撞,不过更持久的战斗开始了。已经被第一次成功挑起来的红牡丹放开了手脚,开始热烈地迎合。如意金箍棒越变越大,自己对它的束缚也越来越紧。两个妖精打仗,从地上直上云霄,又从云端飘飘然滑向九幽。

        张汉卿一边大动,一边得意洋洋地问:“姐姐,你喜欢我不?”

        红牡丹体验着身在云端的快乐,颤声说:“姐姐爱死你了。你以后要是不来了,姐姐可怎么办呢?”

        张汉卿淫笑着:“那我就天天来。”

        红牡丹灵台中忽然一阵清醒:“姐姐今天给你了,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你想和我长久,就把我带出这个肮脏的地方,让我以后干干净净的跟着你。”

        张汉卿人在冲动中,不假思索地说:“好啊,只要你愿意,我就把你赎出去。”这个可心的人儿,和她做夫妻肯定是不行的,自己也不会愿意。但是做个随叫随到焐炕的外室,也很不错呢,自己可是从来没有体验到这种快乐呢。男人都是怎私的,虽然她之间可能有些不干净的过去,但跟了自己之后,再想象一下被别的男人枕臂尝唇,真的有些不舒服。

        红牡丹是知道张汉卿的家世的,如果真的被他赎身,自然是愿意的,怕只怕张汉卿身在欢乐中随口说说而已。不过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除了施展浑身解数,让他沉醉其中。如果能记得她的妙处,诺言变真也不是没可能。

        于是张汉卿仿佛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体验境界,女人的轻轻一收一放,都让他昏昏然、飘飘然、而不知所以然。他随了更努力地进攻与探幽外别无所求,真正达到了眼外无物、心外无物的境界。

        不知奋战了多久,张汉卿长息一声,颤栗着把身上残存的人生精|华一股脑地倾泻进那处柔软的所在。红牡丹深唔一声,顺从地迎合着,娇躯一阵摇晃后,照单接收。

        两人都大汗淋漓。

        张汉卿艰难地反身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反倒是红牡丹,在经历过最初的红潮后平息得很快。她披衣起床,温柔地倒热水仔细地替张汉卿擦拭,这个行为让张汉卿感觉比抽一支事后烟还痛快----他没抽过这种烟,但很多文学作品里都有这支烟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