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85章温柔乡

第85章温柔乡

        一座皆春。

        这一番打逗取笑,拉近了诸人之间的距离,也让红牡丹与张汉卿的距离恢复到开始的密切。

        小凤仙的心情一下子灿烂起来,一种奇样的感觉涌上心头。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得这得畅快?从什么时候起,自己没这样畅快地笑过了?是从生父殁后因母亲是偏房备受大母虐待起?还是从母亲病逝那一天起?还有从跟随胡老板卖唱艺名小凤仙起?抑或是从被主人曾孟朴“转让”给吉云班起?

        每次迎来送往达官贵人,都是一付舍我其谁、花钱是大爷的嘴脸,从没有人把自己当回事。还没有谁,和她们讲这种话,完全是调侃自己,或者说把嫖客的心态放低到与妓女们平齐的程度,连带着自己讲话也自然起来。

        是的,自然。眼前的这个大男孩,有种让人心灵不设防的能力,让你想到什么就能说什么,想笑自然就笑出来。让人感觉到受到了尊重。

        尊重!

        是的,尊重。

        张汉卿是骨子里是一个标准的现代人,接受过完整、完全的现代教育。对于女性,他一向完全是抱着尊重的心态和她们相处。即使对方是妓女,他也觉得要尊重对方的人格。毕竟,职业有高低,人生有贵贱,但人格是平等的,自己从来没有高人一等的看法,即使自己身为奉天的少将军,未来的少帅。当然偶尔也有享受齐人之福的美梦,但这与尊重无关,完全是男人的天性。

        但让小凤仙感受的是不一般的。

        眼前的这个年轻的公子哥,虽然时不时露出不合年龄的狡狭和风趣,从她的眼光看,却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善良人。(张汉卿:哥一直是的好吧?)虽然他这个年纪不会是自己心目中的英雄,自己也没有老牛吃嫩草的习惯,但不知其人视其友,那个一起来的中年人绝对不会差。而且凭感觉,那个人绝不是普通之辈。他那不同凡俗的俊朗外表,他那不怒自威的神态,一直告诉自己,这个人非同寻常,虽然他一直沉默寡言。

        小凤仙相信自己的眼光。

        对红牡丹娇柔的挖苦,张汉卿不以为杵,他一边仔细摸着她的腰,一边还洋洋得意地说:“不是我胆小,我那是对美人的敬重。你不知道我这个人,最是怜香惜玉了。”

        红牡丹吃吃笑着说:“还怜香惜玉呢,我的腰被你摸得痒痒的好不难受,你的手能不能不要乱动?这么猴急做什么?”

        张汉卿老脸(心里)一红,明明是成年人的心理却有年轻人的身子,这日子熬不住哇!毛头小子最怕被人说毛手毛脚,还是在美女面前。可笑自己前段时间刚得了个“军界后起之秀”的美名,“亮剑精神”也传到北京城了,如今却把剑亮在妓院了,会让蔡大将军如何看自己?男人对此事最有羞耻心了。

        红牡丹见状更加放肆。她属于人来疯的那种,你弱她就强。张汉卿的内敛,使她倍觉好玩,有种不是男人嫖了女人,而是被女人嫖了的快感。她抚着张汉卿的脸,吃吃地笑着说:“哎哟,还害羞了,姐最喜欢害羞的男人了。”

        张汉卿来劲了,他又想起一段穿越前著名的酒桌黄段子。他笑着说:“当然了,说到害羞,其实女人远比男人胆大。当初北京城内一澡堂子失火,众女捂住下身裸奔。路边有老者言:‘不要慌,盖那里干什么,把脸捂住就行了,谁知道谁啊’!于是大街上出现众女蒙着脸、不顾一片白花花的肉出现的场景,让男人们躲闪不及。”

        大家大笑,小凤仙也乐了:“小小年纪不学好,这是从哪编的荤段子啊,竟会瞎编排人!”

        张汉卿说:“怎么是编排?我是教你们生活的智慧呢,哪天你们去澡堂子失火也这样做。”想想发笑,又说:“不过我一定会取了衣服在旁边等着,总不至于让我的红牡丹在大街上裸奔吧。”

        红牡丹笑打了他一下说:“只怕你双眼都看直了,还生活的智慧呢,这生活智慧你自己留着用吧。”

        张汉卿笑着说:“怎么不是?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是你们自己想歪了。不信,我出个题目试试你们。”

        不知道怎么了,在她们面前自己特别放得开,自己也文思如泉涌,一些平时看到听到的荤段子终于有用武之地了。不像正常约会或聚会,老讲些没营养的话。

        “还是关于裸体女人的话题。问男人看到一个漂亮的裸体女人,哪个地方会变大?”

        蔡大将军正在喝茶,闻言一口气没憋着,都吐在侧边地上,他被张汉卿的直言惊呆了----这“含蓄的美”到哪里去了?逛窑子也不能这样太粗俗吧?红牡丹似笑非笑地低头慢慢在削一只梨,耳根子也红透了,分外滋润;小凤仙却“啐”了一口,笑骂说:“下作”。

        张汉卿洋洋得意:“什么下作!明明你们自己想歪了不是,怎么反倒怪我了。我知道你们肯定猜歪了,你们年纪大了,脑子里整天就琢磨那些事。我们思想单纯的就不会多想!答案是瞳孔!男人看到漂亮女人,瞳孔会变大,故有所谓眼睛一亮的说法!”

        众人缓了一口气,大家都知道来这里是干什么的,但是毕竟说话不能那么太直接嘛,脸面也都还是要的,而且含蓄才是美呢。

        这张汉卿还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瞧着,他意犹未尽,又出了一题:“女人身上的什么东西站起来合上,蹲下去张开?”

        大家猜来猜去,都猜不着重点,还是张汉卿点了点题:“往下面猜。”

        这一说几个人又想歪了,虽然都知道自己想的答案并非真的“答案”,这次大家都羞答答地等着张汉卿说迷底。

        张汉卿这时不藏着掖着了,得意洋洋地说:“是裙子,哈哈哈。”

        蔡锷心想再被自己这个“世侄”一番越来越卖骨的卖弄,连带着自己也要无地自容了。他赶紧制止张汉卿的放荡形骸。

        这边张汉卿和红牡丹谈些荤素不忌的话题,顺便插科打浑,那厢蔡大将军与小凤仙聊得却不亦乐乎。他们似乎也是前生的宿命,很快就不顾及张汉卿的感受,旁若无人地私聊起来。这让张汉卿既欣慰又好笑,倒让张汉卿想起周星驰电影里的一句精典台词:“奸夫**!奸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