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84章论英雄

第84章论英雄

        可咱小张六公子是谁?那是好比转世灵童一样的人物。虽然前生没机会得偿夙愿,但也有着不错的观看av的履历,对岛国饭岛爱(张汉卿:这个名字起得好,圣人不是曰过“食色性也”吗,这姓饭的爱做这个事真是绝了)、苍老师等浸淫十数年,颇有心得,对男女这点事研究到骨子里了。至于调情、揩油这点子事情还有什么可说的?那是手到擒来,如数家珍!

        他也不觉着疼,其实也不疼----都说了是调情嘛,反手便抓住对方的手。

        就着张汉卿的手,那高耸姑娘半推半就,把他的手拉到腰间。虽然已是仲秋,双方衣服都加厚了些,但有意无意间,张汉卿手臂被一个女人裹在怀中,还是能够感受到那里的真才实料。

        和朱三小姐可远观不可亵玩不同,这里是完全可以上下其手释放内存的。虽然从来没有逛窑子的经验,但男人在有些事情上是无师自通的,无非那么回事,再加点情调罢了。

        所以张汉卿就势搂紧了些。两人靠在一起的时候,那姑娘凑过嘴去,在张汉卿耳边轻喃道:“人家叫红牡丹呢。”张汉卿嘻嘻笑着说:“是不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牡丹呐?我闻香不香?”作势要凑到她颈前闻香味,被红牡丹两指弹开:“作死啦!”

        他们两人目中无人地调情,蔡锷目瞪口呆地看着张汉卿熟稔的手段,忍不住心底大声呐喊:“世家啊,世家!惭愧啊,惭愧!”

        小凤仙对这一套欲拒还迎的游戏见得多了。对张汉卿的这一番急色表现,只淡淡看了一眼。张汉卿本就是一番做作,心下有鬼,便讪讪地甩开红牡丹的胳膊,屁股还不由得向外挪了挪。红牡丹看在眼里,只哼了一声,悄悄地说了声“胆小鬼!”

        蔡锷被张汉卿这动作弄得心摇神动这际,再也没有听曲的心思了,只是轻轻向小凤仙半倾诉半表白地说:“凤仙姑娘,我的这位世侄虽然年轻,却是来自关外。他小小年纪,来北京几天便知道这九五城中有小凤仙之名,我在此数年,竟然不知道姑娘,说来惭愧。”(张汉卿:表纯情吗?不要拉哥做垫背好不?)

        小凤仙斜靠在蔡锷椅侧,信口说来:“小哥来自关外,可知道这北京城里新出来一位来自关外的小英雄吗?”

        张汉卿心里一滴溜:“难道说的是哥?”

        只是引子,本就不指望张汉卿回答。小凤仙轻叹一口气说:“能被蔡上将军赏识,得蒋先生称赞,只怕民国无出其二了。他那‘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气魄,民国少年英雄无出其二。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也只有当初‘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汪精卫可比了。”

        直呼汪精卫可不是无礼。老汪本名汪兆铭,字季新,精卫是笔名。这位少年英雄,是公认的美男子,民国初可是万千少女的偶像:一是真的帅,二是刺杀清摄政王载沣的壮举。小凤仙把张汉卿比成汪精卫,在现在实际上是抬举了他。

        不过张汉卿可不领情:怎么着也不能和大汉奸并列。虽然现在没有,不代表将来不会,而且这骨子里的软病是与生俱来的,不会骗人。

        他嘻嘻一笑说:“做英雄有什么好?风光人前,苦逼人后。马革裹尸,哪如温柔乡里风光?”

        小凤仙笑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都似你这般懈怠,如何做得了英雄?”她又喃喃轻语:“温柔乡里很风光吗?小凤仙可从来没觉得。要是有机会,我宁愿离开这花天酒地的肮脏之所。哪怕粗布钗裙、室陋檐小,愿得知心人,白首不分离。”

        张汉卿很清醒:对面的可是小凤仙,注定要做一场轰动历史的大新闻!而她不知道,她自己命中注定的绯闻男主角,就在她的面前!他有心捉弄,扭过头来对着小凤仙嘻嘻笑说:“你想找个什么样的人呢?”

        小凤仙秀眉一扬:“我中意的人,他一定是个当世的豪杰!”她看着蔡锷:“小凤仙虽然沦落风尘,却也想像梁红玉那样做巾帼女英雄。”

        张汉卿嘻嘻一笑,指着蔡锷说:“喏,这位蔡世叔就是当世的英雄,当配得起你小凤仙了。”他狭促一笑:“你的意中人一定会身着五彩霞衣,腾云驾雾来迎你的。”

        红牡丹不依,她拉着张汉卿,不无撒娇地说:“那我的意中人什么时候成为大英雄呢?”

        张汉卿忽然无厘头地哈哈大笑。

        红牡丹与小凤仙侧目,蔡大将军也被他这一笑弄得摸不着头脑:这句话有这么好笑么?

        张汉卿看着三人,徐徐道:“刚刚我做出了一首诗,对景对色,还真是合拍,想想就发笑。”

        红牡丹忽然不依,她嗔怒道:“我不过说了句心里话,值得你这么笑话吗?凤仙姐可以有大英雄意中人,为什么我就不能有呢?人家不依了啦。”

        张汉卿指着自己的鼻子,一板一眼地说:“其实我就是那个大英雄呢。”

        蔡锷不禁失笑,小凤仙与红牡丹也一阵娇笑,好像张汉卿说了个很好笑的笑话。小凤仙笑喘着说:“真的英雄,在千军万马中不惧危难,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能扶大厦于将顷,为后世换太平。你小小年纪,有什么能力和功德,也敢自称英雄?哦,我知道了,你是好色似英雄!”

        张汉卿面不改色,徐徐道:“小凤仙果然名不虚传,甚得我心。我是否为英雄,有诗为证。”他摇头晃脑地大声吟唱道:“

        自古英雄多好色,未必好色尽英雄;

        我虽并非英雄汉,惟有好色似英雄。”(老年张学良:鄙视面前这个年少的自己)

        小凤仙、红牡丹瞬间笑崩。却听隔壁也有人“哈”了一声,便立即被“唔”声所掩盖。张汉卿与蔡锷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显然,有人在隔壁听得很仔细也很投入呢。

        他们的眼神交流虽然很快,小凤仙却瞧在眼里。蔡锷应景地大笑着说:“在好色方面,汉卿果然是英雄。”只有红牡丹快笑岔气了,还指着张汉卿说:“什么‘未心好色尽英雄’,你只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胆小鬼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