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80章自污

第80章自污

        张汉卿说的自污,在一身正气的蔡锷听来,似乎是一种讥讽。虽然只是一种权宜之计,古往今来,也不知有多少枭雄以此自保或巧度难关。不过考虑到眼前年刚满15岁的“世侄”,怎么都有点教唆未成年人的意味。饶是英雄如蔡锷,也不能对此坦然。

        因为他的自污,选择的是京师八大胡同。君若不信,提及“八大胡同”,诸位自动脑补的是啥?

        北京的胡同多如牛毛,独独八大胡同闻名中外,绝非偶然。到了清末民初,它已经是烟花柳巷的代名词,畸形繁荣之地。有道是“八大胡同自古名,陕西百顺石头城。韩家潭畔弦歌杂,王广斜街灯火明。万佛寺前车辐辏,二条营外路纵横。貂裘豪客知多少,簇簇胭脂坡上行。”

        其实,老北京人所说的“八大胡同”,并不专指这八条街巷,而是泛指前门外大栅栏一带,因为在这八条街巷之外的胡同里,还分布着近百家大小妓院。只不过当年,这八条胡同的妓院多是一等二等,妓女的“档次”也比较高,所以才如此知名。

        若是让张作霖知道自己的长子名声是自己带坏了,自己怎么好意思再面见“世兄”呢,虽然两人可能这辈子再也见不着面,历史上也是如此。

        “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时至深秋,是老北京银杏黄、枫叶红,五彩斑斓的时节。从十月下旬开始,秋风一起,那大街小巷里的银杏树,就像灯一样,刷的一下,被点亮了。

        自古文人悲秋。这秋,不正是文人眼中的愁吗?不过比起无病**的愁,蔡锷是真的烦心了。随着袁世凯好日子即将到来,“京师执法处”对他的行踪也加紧了监控,导致他去八大胡同的时间是越来越多。

        因为近期一直跟蔡锷走得近,在高纪毅的观察与教导下,连带着自己也发觉身边多了些不同寻常的陌生人。可能,近期他的表现被有心人捅给了老袁吧?是以,京师执法处那帮人也同时加大了对自己的监视。

        比起蔡世叔的愁,张汉卿却多了几分潇洒。他得到蔡锷的“点拨”,“果然”读书时间少了些,多了些风花雪月。既然自污是一种逢场作戏,那就索性放开些吧。不过,由于这个时代“夜生活”用具乏善可陈,怀着对花柳病的恐惧,他基本上在欢月场上是风流而不下流,也保不了自己的金刚不坏之身。

        本来他是作戏,谁知入戏太深,真把自己当成了嫖客了。虽然他是穿越而来,但毕竟占了原主人的身子。这一番做作,倒让风流少帅的潜能被激发出来。不出一个月,八大胡同的各类小妞都知道,来自辽东的豪客小张六公子“人傻、钱多、速来”。

        没办法,一心想借助蔡大将军的名望和人脉在北京城做点事情的张汉卿,为了达成目的,只有先打进蔡锷的圈子里,博得他的信任。

        可同样,蔡锷也想打入另一个圈子,间接博得另一个人的信任。

        这个圈子就是杨度的“筹安会”。

        作为“筹安会”的负责人,帝制的催生者,未来袁氏朝廷的宰相,杨度政治能力先不去说他,但历史上评价他是个风流倜傥、落拓不羁、寄情声色、醉心犬马的大名士,却不假。

        既是“名士”,自然要有“名士风度”。虽然做不到魏晋那种服散捉虱的程度,天天晚上呼朋引类往八大胡同去征歌逐色是跑不了的。蔡锷决定要打进他们的圈子,就不能免俗。那些人各自有相好的姑娘,蔡锷总不能老带着张汉卿去吧?虽然15岁的张汉卿唇红齿白,早就具有了小白脸的潜质。民国有晚清遗风,狎妓还能被文人诩为风流,那好男风却早已让人齿冷了。蔡锷是自污,又不是自绝于人们。

        杨度利用他和蔡锷都是湖南同乡的身份,天天到棉花胡同力促蔡锷列名赞同帝制发起人之一。因为此时的“筹安会”,都是一群媚主捉刀的笔杆子,真正有影响力的聊聊无几。要能把在全国武将中有卓越影响力的蔡锷挂上名子,那才有说服力。

        而蔡锷需要表态同意,否则的话,他不但仍然会被软禁,还有生命之忧;但是以他的个性,直接表态赞成反而会让多疑的袁大总统怀疑,因为他的恩师,是梁启超。

        蜗居在天津日租界的梁启超是典型的反对称帝者,就在几个月前还写了篇很出风头的文章《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斥袁称帝。袁世凯得到消息,派人给梁启超送来一张20万元银票,给梁启超的父亲祝寿,交换条件是这篇文章不得发表,梁启超却将银票退回。袁世凯再派人对梁启超说,“梁先生也曾经在海外流亡十几年,其中的苦头不是不知道,何必再自寻苦吃?”梁启超回答说,“我这个人疲于奔命的逃亡经验已经很充足了,我宁肯选择逃亡也不愿意在污浊空气中生存。”

        有这样的老师,学生怎么会差了?且在在入京以前,他手握重兵,一直以诤诤铁骨形象示人;在京后,虽然职位明升暗降,权柄尽失,但一腔正气,仍为包括袁世凯在内的北洋系将领所折服。一句话,蔡大将军从来都不是奴颜婢膝之辈。

        只有女色,才是造成自己有机会更换面目的条件之一,“冲冠一怒为红颜”,美女爱英雄,英雄也爱美女嘛!

        不过要让洁身自好的蔡大将军直接去八大胡同,这转变有点太突然了。于是,正好,哦不,是恰巧,张汉卿来京了。还表现得非常稚嫩与好色倾向----谁让他开口就要去住北大学堂呐!

        借着袁大总统随意的一句“军事学习找蒋参议”,蔡大将军自然有机会约小张六公子去办公事,自然一来二往,两人就熟稔了。

        作为长辈,蔡大将军带张汉卿浏览北京城,别人也没什么说的不是?小张六公子要去八大胡同逛逛,对时人无伤大雅的地方也没什么不是?小张六公子要去“体验”生活,蔡世叔陪同着也没什么不是?到了那种地方,正常人都是会被感染的不是?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鞋不是?蔡大将军入乡随俗湿了身也正常不是?算来算去这责任都是小张六公子导致的不是?

        于是自然而然的,两位忘年交时常一大一小勾肩搭背去“自污”了。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让杨度背后的袁世凯看到,咱蔡锷也是个风流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