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72章打秋风

第72章打秋风

        于是,张汉卿再一次厚着脸皮,准备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说动这个民国第一大资本家来为奉天的发展添把柴。尽管他能在蔡、蒋面前谈军事,在朱、顾面前谈政治都丝毫不怯场,但能不能在周学熙这里再获成功,用张汉卿的话说是:“成功虽无把握,成仁却有决心。”

        商人多疑。为了增强自己说话的份量,张汉卿死求活求让蔡锷出场陪同。不然他一个半大孩子,只怕连周家的门都进不去吧。

        蔡锷已经听说了他在朱家宴会上的风光,也更加喜欢这个后起之秀,便不再推辞,但声明自己只负责翘开门,结果由小张自己把握。

        其实他只是这样说说,他能够出面,本身就表明了立场,只是他不愿承认而已。

        于是在蔡大将军名号的照耀下,周学熙最终亲切接见了张汉卿。这位工业巨子,此时还没有达到后来名望的顶点。

        对于年轻的张汉卿,周学熙的第一印象是很有点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感觉。当蔡锷介绍说他是奉天将军张作霖的长子来北京“求学”时,这位历经官宦的长者也只是友好地招呼着:“请坐,上茶。”如果蔡大将军是主角,他一定会说:“请上坐,敬香茶”的。

        对于京中关于这位少年公子博得蔡、蒋二位赞誉的种种传闻,他只当作一件八卦新闻来看待,内心是颇不以为然的;至于朱家宴会上传出的种种赞誉,也不置可否。在商言商,夸夸其谈的政客见得多了。不过却对蔡锷笑着说:“难得松坡先生屈驾光临寒舍,老朽的心情也感觉好许多。”

        坐是上坐,茶是好茶。在这一点上,周学熙做人很周到,他浑不以自己与张汉卿的年龄代差与地位的悬殊拿捏,很好地诠释了中国儒家“和为贵”的精髓。作为骨子里的商人,周学熙不会轻易得罪任何一个人,特别是像张汉卿这类公子哥儿,最会记仇。

        蔡锷很干脆地道明了来意:“蔡锷只是受这位小张世侄之托冒昧登门,失礼之处,还望周老海涵。蔡锷虽然对经济一窍不通,但听着汉卿的分析,觉得还有几分道理,同时请周老斧正。”

        周学熙这才知道原来这位张小公子才是主角。自己与关外的那位听说是师长的张作霖并无交往,对方冒昧登门,难道是借钱?看这位张小公子眉清目秀,衣着不凡(张汉卿:出外走亲戚交朋友,没有一身好衣服怎么能行?)一幅标准的花花公子模样(张汉卿:哥只是长得帅而已好不?),在京花费定然不菲,难道是打秋风来着?

        对蔡锷,他是钦佩的,名满天下谁人不服?看蔡锷与他交情应该不一般,可为什么打秋千要打到我这里?转念一想,哦,蔡锷也是没有多少外快的,想来手中也不宽裕、帮衬不了多少吧?既然有蔡大将军的面子在,给多少好呢?思来想去便岔了。

        张汉卿直言来意:“周老,学良此次冒昧登门,也是受桂老指点,是想与周老做一笔大生意。”

        周学熙暗道:“来了。你一个小娃娃,扯虎皮坐大衣,搬出朱启钤这尊大神来,又有蔡大将军的面子要和我做生意,这个借口说出去也不怕人耻笑。”却笑眯眯地说:“哦,张公子有什么好生意,说来听听?”

        若是开价可以接受,自己也就摸摸鼻子认了,毕竟两人的面子在那。“生意”谈妥,自己出点钱交“份子”,至于能不能拿回来,却是不在考虑之中了。

        张汉卿说:“知道周老是开煤矿的行家,家父有意在奉天省新开一所煤矿,想请周老合计合计,这人力配备、机器添置与资金筹备方方面面。”

        周学熙暗道:“乖乖,胃口不小嘛。开煤矿,没有个百十来万是别想了。这年轻人,还真敢狮子大开口啊。你一个关外豪强,也想把手伸到我这里,真以为我周学熙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想来心中便有气,再说话便有些讽意:“开煤矿可是要花大投入的,咱们在商言商,张将军能从财政上支出多少本钱?单单老朽可没那么大的能力。”

        这年头,有兵有权的也真敢想,从财政上挪钱者比比皆是,也不值得大惊小怪。在周学熙心中,张汉卿的那位奉天将军只怕也打得这个主意,在生意场上捞一把,这也是为官之道嘛。

        哪知张汉卿却摇摇头说:“实不相瞒,奉天省财政也很吃紧,家父目前也没有从政|府财政中支出的意思。”

        周学熙火气更大了:“一个子儿都不想出,想空手套白狼吗?那你还不如拿枪来抢更快点。”他索性不看旁边这个面目可憎的公子哥(张汉卿:不要恨乌及乌好吗?),徐徐说:“既不出钱,又想有煤矿可建,汉卿一定有好办法了?”

        张汉卿摇摇头很诚恳地说:“学良来时正在思考,想请周老给些建议。”

        周学熙再也不管不顾心中的愤怒了,也不再顾忌蔡大将军的威名了----就是你关外的张作霖亲来又怎么样,这里可是天子脚下!蔡锷有名望怎么了,谁不知道你不过是一个过气的将军?他忽然放声大笑说:“那老朽倒有个好主意。”

        张汉卿话还没说完呢,疑惑地问:“周老有好主意了?”

        周学熙大笑着说:“你不如去抢了!”虽然以开玩笑的语气说出,还是难掩其中的一点愤懑之情。

        穿越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冷笑话,还是从一位年高德勋的宿老口中说出。张汉卿一口气没憋过来,忍不住也哈哈大笑说:“周老真是风趣。”他顿了顿讲出了自己尚未成型的计划:“学良以为周老说的一个‘抢’字,很合我意。不过这个‘抢’字,不是我们动手,而是别人‘抢’着送钱。”

        周学熙也似听到一个冷笑话,白痴一样看着张汉卿说:“别人如何抢着送钱?”他的一番话,活像相声里捧角的托气氛。

        张汉卿慢慢讲述了自己心中的规划:“学良以为,要建造一个年产百万吨级的大煤矿,花费的资金将会惊人,单靠周老的流动资金只怕不敷百一。所以学良此来,是想借用周老的名望,象征性地出点资,从而带动其他投资者的勇气,以用股份的形式,联合多家出资,把它建起来!”

        “当然,父亲将在奉天成立一个‘招商局’,这个煤矿将会以政|府出面的形式组建,当然管理权在出资人,红利的分配也将按出资比例来执行。唯一需要的是,奉天招商局将以国家资产管理的名义通过出让土地以及服务占有三成的干股,此外,它还担负着继续融资以及和银号打交道并给予担保。当然,以周老的人脉,如有提供相应的设备与人手,将会折算成金额作为股权的一部分。”

        他说得气定神闲,周学熙却心中大震:“乖乖,还年产百万吨,这没个500万两银元是根本拿不下来,这年轻人还真敢想!”要知道当初滦州矿成立时初定资本200万两银元,在与开平矿合并时双方各投入资本100万磅(英磅)。

        想“借用老夫的名望”,嘿嘿,说得好听,还不是给你背书!你一句话捞了本钱走了,我周学熙却不是还要帮你还债?不出一分钱要分得三成比例?这空手套白儿狼的心也太黑了。他一边仔细掂量着如何回绝,口中徐徐说道:“投资煤矿先期投入巨大,若按年产百万吨煤来估算,没有五百万资金恐怕无法做成。如果没有后继资金,一旦经营中发生变故,后继融资会很困难。没有个像样的东西抵押,只怕合伙人比较难于取信。”好办么,我把难题踢给你。依民初各路军阀的货色,土地、森林甚至官印都可以是抵押的对象,关外的张作霖或许还打着抵押铁路的算盘,在以往这不是不可能。

        可是时过境迁,这些不行了。民国后政|府把这些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项目所有权收归国家,二十一条风波后,没有谁再敢用这些办法搞钱了。中|央不批准,地方上的这些动作都作不得数,京津城的商人们都是精于此道的主,哄是哄不出他们的钱的。

        周学熙心中暗想:“看你露什么底牌,要是抵押土地、铁路等的,还是算了吧。”想来对方是用抵押的办法骗取一部分钱,等到中|央不同意时,至少首笔投入款是打了水漂的。用骗的方式,语气定是要果断,要骗的人相信。

        张汉卿不知是计或者本来就不以为意,仍然镇定地说:“抵押项目自然是有的,不然如何取信于人。”

        来了,果然还是要来打秋风的!

        周学熙一俟张汉卿说话,便直截了当地拒绝:“土地、铁路与各类矿产资源不可作为抵押,这要经过中|央的批准方可生效。”

        张汉卿愕然:“谁说我要用土地、铁路等抵押了?”

        周学熙:“…”(这公子哥连起码的遮羞布都不要了!)他已经不理解张汉卿的思维了!

        张汉卿说:“我只是建议家父,在奉天省内建立一烟草**制度,用烟草税的收入作为抵押,不知周老认为这样可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