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70章少将军的生意经

第70章少将军的生意经

        于是下人请来纸墨,当场画押:“兹有房纤张汉卿,为东单豫王府引线于洛克菲勒基金会主导王府交易事宜。俾得事成,即付房价之百分之二作为酬金,当场兑现。”

        张汉卿也是说开了之后才告知的买主,就是唯恐豫王府抛开自己自行与对方交易。洛克菲勒是哪个鬼,谁都不知道,但是佟佳氏不至于反悔,因为有朱三小姐在旁作为证人呢。何况一时半会之间,他们也没有把握能够联系到这个美国人,便要防着夜长梦多。

        有了这个契约,张汉卿就舒坦多了。他开着朱淞筠的车去协和医学堂,找到了昨天刚见面的盖茨,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他。昨天,有顾维钧作翻译,今天,有朱三小姐当仁不让,人家一口英语溜着呢。

        老实说,能够在东单找到这么一块面积达150亩的地方不容易,而且张汉卿毫无保留地告诉盖茨,该处王府可能的交易价格在二十万略高,这让盖茨非常欣赏。以北京城目前的房价,如果拼拼凑凑,拿到这么一大块土地的价格将远超二十万,甚至五十万都不止。因此他们原先的心理价位,也在五十万左右。小张一句话,就有机会让他们省下一半的钱,当然开心。

        “密斯脱张,我很高兴您为我们做出的这一切!如果能够成交,我将按行情付给您百分之二的酬劳,现在,我们就起草这个契约。”

        一反一复,那是八千多大洋的收益!朱淞筠吃惊地看着张汉卿,这才知道,原来不声不响间,她的这位弟弟已经完成了一笔大买。怪不得,他好好的景色不看了,非要拉自己入伙,这财迷。虽然如此说,还是很佩服他的手段。

        可是张汉卿很光棍地说:“盖茨先生,我帮您可并不是为了钱。一是我义兄的关照,二来能够为洛克菲勒基金会做出些贡献,我很欣慰。”

        盖茨也是个很老到的中国通,还以为张汉卿是在客气----在熟人中间中国人对于金钱不都是这种态度吗?他用很地道的北京话说:“张先生,按照我们美国人的习惯,叫做一码归一码。您给我们帮了大忙,对朋友来说,已经很够意思了,我不能够就这样让您空手而归。”

        张汉卿嘻嘻一笑说:“既然是朋友,盖茨先生应该知道,中国有句古话,‘朋友有通财之义’。如果盖茨先生觉得不安,等事成之后,那就请客吃饭好了。”

        盖茨见过中国形形**的人无数,有巨额财富而不取的却是第一次见到。他知道张汉卿的父亲是奉天最大的军阀,但是不代表他可以视金钱如粪土,相反,不沾腥的猫是相当少见。见张汉卿是真心拒绝,心里很是吃惊。

        朱三小姐也很吃惊,这四千块大洋的收入,张汉卿真能说不要就不要了,看来,自己说他财迷是不对的。只是,以他被几位在京名人的交口称赞的事实,他是个聪明人,一定所图甚大。所谓为洛克菲勒基金会作贡献云云,鬼才会相信。

        不过谁也不会傻得非要把钱送人,只是再度交谈,双方少了很多隔阂。张汉卿认为需要趁热打铁,盖茨也想迅速把事情做妥,见大家都有时间,便重又回到豫王府。

        这回正主出现,两边谈判便少了云里雾里。鉴于张汉卿有言在先,而豫亲王府也不愿意斤斤计较折了面子,于是双方以十二万五千美元成交,合银元二十二万五千元。双方约定,于次日以汇丰银行本票交割完毕后,豫王府当日搬离。

        豫亲王是亲王贝勒中出卖王府最早的一家,不仅开了亲王卖王府之先河,而且还将王府卖与洋人。此举令人震惊,反响巨大,京城各大报纸争相报道,坊间更是议论纷纷,小道消息层出不穷。由于是秘密进行的,等众人从报端得知消息,他们已经搬进东四猪市大街黄土岗胡同数钱了。

        众宗亲和末代豫亲王理论,反遭奚落。得知买家是美国人、中人是内务部长青睐的关东新秀张作霖之子,并且连朱三小姐也是合伙人后,更不敢多啰嗦,也绝了经公之心。不过从此后,豫亲王与一脉宗亲反目成仇,不相往来。然而恶名加于末代豫亲王,其实冤矣。

        只有张汉卿,转手就赚得了4500大洋,痛快之极。为了“报答”朱淞筠的协助之恩及兑现承诺,他真的要替她买汽车,好在朱三小姐最终拒绝了他的好意。

        不想小张弟弟经此一役后在清宗室心目中地位大涨,都认为他有门路,不然怎能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中完成这样一笔重要的交易?二十多万在此时可是一个天价!虽然嘴上把道义讲得震天响,但是毕竟豫王府的人丢掉了累赘过上了好日子,便有几位王爷也动了心,私下里邀请张汉卿帮他们卖掉房产。这其中,庄亲王以其心甚诚、其地颇大,入了小张的眼。

        庄王的地位在铁帽子王中,一直是十分尴尬的。正如孟森所说:“庄王…功绩声望远在诸王之下,其必凑一世袭罔替之数。”而清初八家铁帽子王中,只有庄亲王非嫡妻所生,并且不配享太庙,其地位可见一斑。一般认为,高宗在确定八家的时候认为太宗脉下至少占据两席,而太宗脉下除了肃王外,只剩下了庄王一家。这样庄王才会进入世袭罔替的行列。

        清末的庄亲王是载功,由于其兄纵容义和团最后被赐死,而庚子之乱的时候外国人破坏了王府,庄王一门的实力急剧下降。光绪二十八年袭爵的载功也是罕有建树,民国四年去世,谥曰恭。后由其长子溥绪继承爵位,是为末代庄亲王。

        庄亲王早就有心把祖宅卖了,只是不敢由他起这个头,现在豫亲王已经开了先河,他也就不遮遮掩掩的了。他托人找到张汉卿,表示也要像毕功的豫亲王府一样,一次性付清现银,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不过老庄告诉他,豫王府的卖价太低了,他的王府怎么着也比豫亲王府要高大上一些,因为还有连带的祖产。他和张汉卿约定,如果价钱能够抬到四十万以上,他出双倍的佣金。

        无所事事的张少爷也动了心,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么。而且,能够让昔日的王公贵族跌到平民的层次,小张还是很有复仇的快意的。此外,就是从人道主义的角度,让这些落魄大户不至于守着金山要饭,也是积阴德的好事。当然,更重要的是,这样来钱很快。

        老爸有钱是一方面,自己已经决定了要走一条不同以往的路,适时地锻炼一下自己的能力是很有必要的。如果做得好,那可是一万多块大洋,就大炮也能够买一门了,由不得张汉卿不动脑筋。

        至于如何抬高楼价,难不倒他这位来自后世的好学生。开发商捂盘惜售、雇人哄抢等手段在后世已经是烂大街的招数了,他不屑一顾(实质上和客户要求隐秘的条件不符)。若是按照传统的手段,难免没有其它眼红的房纤来分得这一杯羹,毕竟人家是专业的,总比自己这个二道贩子有优势的多。

        怀着时我不待之感,他决定采用后世抬高楼价的办法,让庄亲王府卖个好价钱,这一手叫做炒概念。与学区房、转户口等的噱头不同的是,他的这个概念是实在的真金白银----珍宝。

        办法很简单,他安排放出风去,说美国人在豫王府改为医院的施工中挖出一窖珍宝,凭之再盖几所医院也有富余。毕竟是十几代的祖宅了,有些宝贝很正常,不过是被这些败家子弟把珍珠当泥土导致蒙尘了而已。

        所以风声一起,许多人蜂拥进京,生怕捡不到这个大漏儿。什么上百年的宝贝、康熙帝钦赐的镇宅之宝、亲王祖上唯恐后世败家而预埋的一笔体恤后人的产业…这种消息越传越广,极大地调动了各方的积极性。

        豫亲王府已经被人家收购了无法存疑,但还有其它几家王府呢,所以就有上赶着来洽谈业务的买家,张汉卿作为代表,成功地把房价抬到五十万,比豫王府高出一倍有余。庄亲王是知道底细的,所以,怀着感恩之心,按照约定,张汉卿就一次进账两万大洋。

        于是,知道内情的朱三小姐对她这位小弟弟的景仰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似乎朱启钤对张汉卿的走近颇为满意,让他也成为朱家的常客。不过在这时局不定的季节里,一些想法只会藏在心里,毕竟,大人们还没有见面么。倒是朱启钤,先后两次力主把数量不菲的警用物资优先分配给奉天省,理由是奉天离北京太近,其安危直接影响到京城,同样是为了民生,关内关外一样待遇云云。

        自然,得了便宜的张作霖对此心领神会,他已经听说了冯德麟父子在京打点的事情了。冯攀上了江朝宗这高枝,他对张汉卿反应迅速接近朱启钤甚为满意,还亲笔给老朱写了一封信,拜托其培养张汉卿云云,那是两家成为通家之好的节奏啊。若不是后来政治形势的演变,张朱两家提前结亲绝对是水到渠成之举。

        可惜美中不足的是因为利润赚大发了,许多房纤盯上了其它王府,抢了张汉卿的生意,要知道尝到甜头的他还想着再做它几笔呢。不过这也无妨,怀揣巨款的他眼界也高了,已经对赚钱上升到一个新的层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