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64章路怒

第64章路怒

        年轻得不像话的溥仪端坐在汽车里,他还只是个9岁的孩子,对外面发生的一切充耳不闻。

        末代皇帝逊位后,按照与民国政|府签定的条约,他这个皇帝确实可以做得如其退位诏书中所写“得以退处宽闲,优游岁月,长受国民之优礼,亲见郅治之告成”。原有的禁卫军即步军统领衙门仍然存在,他也仍然有超国民的待遇,“中华民国以待各国之君主之礼相待、原有之私产,受中华民国保护”。

        颐和园正是他的私产,皇家园林么,而且这里也是准备给他作为离开紫禁城之后的永久居住之所。可是在帝制已经被废除的情况下,各界人士强烈要求将颐和园开辟为公园对公众开放,民国政|府最后玉成此事。

        但是颐和园仍然由内务府日常管理,由步兵统领衙门负责安全事宜。作为末代皇帝,溥仪还是有人身自由的,但是出了紫禁城,他也只有来这曾经的私有园林慨叹皇室之凋零了。每逢这时候,末代皇帝的排场还是要讲的,戒严净道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他的两位皇太妃都是要陪着他来的。以堂堂太妃和皇帝之尊,怎能抛头露面?

        一切事宜,向来都由江朝宗统领派的人来做。江统领是很少的对大清皇室怀有好感的民国官员了,什么事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可是今儿有点不对劲啊,怎么一直停下来不走了?以前可是直接开进颐和园里去的。

        他叫过一个小太监:“怎么回事儿?”

        满清立国二百年,作为史上最后一任皇帝,别的造诣不见长,但是这口京腔却说得字正腔圆。他这一发话,立刻便有跟车的太监颠颠的去了解情况去了。

        事情很简单,就是有那么个人,冒天下之大不韪,堵着皇帝出巡的路了。

        溥仪三岁登基,当时还哇哇大哭,害得旁边的大伴失口说了句“快完了”而一语成就谶。等到能够怀念起当皇帝的滋味时,天下已经易主。

        当初孤儿寡母被袁世凯骗了就算了,人家有兵权嘛。可是被曾经的屁民落了面子,便是可忍孰不可忍了,惹不起老袁还能被宵小所逞?所以溥仪一听有人用车挡住路,一迭声地催促:“着步兵统领衙门带人把他给我轰走!”

        估计换作在以前,这个“轰”字只怕要变成“砍”字了。

        不用他吩咐,已经有卫兵迎上前去了。职责所在,虽然拿的是民国政|府的薪水,这个部门还是直接担负起逊帝的安全的。

        一个头目模样的人先上前:“什么人?竟敢挡住皇帝出行!”

        张汉卿淡淡地回答:“民国之公民!”

        此时朱淞筠坐在副驾驶上下也不是坐也不是。这个汉卿,太气人了,和一个逊帝呕什么气呢?她虽然好出风头,但那是在风光无限的社交圈,身边围绕的都是世家公子,哪像现在被一群男女老幼像耍猴一样看?

        头目被这话弄得一惊,这淡淡的语气、不屑的口吻,显示对方来头一定不小。正不知如何应对时,忽然看见张汉卿旁边的朱淞筠,脸色一变。在京中,但凡有点头面的,谁不认识大名鼎鼎的朱三小姐?

        大兵们不怕她社交风光,但是她有后台啊,管着全国警察的内务总长就是她爸!众所周知,朱总长和自己的上司江统领可是一向非常不友好,这里头不会有什么猫腻吧?

        步军统领衙门全称“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五营统领”,即俗称的“九门提督”,官阶为从一品,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卫戍区司令兼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可谓位高权重。它甚至可以影响到皇帝的废立。唯其如此,步军统领在清代历次宫廷争权斗争中均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清朝最高统治者对步军统领的人选极为重视,非满人、非心腹重臣,不能担任此职。

        中华民国建立后,步军统领衙门因其重要性,故仍予以保留,称“京师步军统领衙门”。因为民国初年西郊众多属于前清皇室的皇家园林全部改由步军统领衙门负责管理和保卫工作,为了便于就近管理,增设了西郊总局,并以原颐和园步军统领衙门公所为办公地。

        要是这样算是旧瓶装新酒,也没什么称道的,关键是老袁不知犯了什么浑,仍然让其继续负责京城的社会治安和警备卫戍,这就与后成立的警察职能起了冲突。也许,老袁的本意就是要让这两个部门互相争风,他好平衡吧。

        于是担任步兵统领的江朝宗和担任警察头子即内务总长的朱启钤自然有冲突…由于两人都是老袁的亲信,因此一时之间双方都没有落下风。在头目的心中,焉知不是对方故意找茬来着?因为有朱三小姐在啊…

        他不敢自作主张,于是紧急派人通知江统领去了。神仙打架,何必让小鬼落埋怨?再说他的职责只是护卫圣驾,遇到找茬生事的,倒不至于有原则问题。

        可是溥仪不干了,他还停留在紫禁城那小天地里各色人等对他毕恭毕敬的氛围里,他摇下车窗,带着童音厉声说:“什么人竟然如此大胆,步兵衙门还不赶快把他拿下!”

        头目苦笑了一下,真要是这么好做,还用得着您老发话?

        张汉卿循着声音看去,正好与溥仪的目光相对。这个就是末代的皇帝么?长相好像并不端正,还有呲牙的征兆咧。如果把后来侵华日军的军服穿在身上,活脱脱一个鬼子,这让他大失所望。

        “你又是谁?”张汉卿反问。

        “我是大清国的皇帝!”溥仪毕竟只是个孩子,还不能体会到张汉卿话里的冷意。在他心目中,这“皇帝”的名头是响彻云天,说一不二的角色。

        “哦?还有大清国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只知道前朝有个大清,可是因为腐败不堪,它的皇帝被赶下了台,说得就是你吗?”

        溥仪懦懦不能言。老祖宗不光辉的历史,自己这一代的窝囊,让他也确实无话可说。而且既然卫队不起作用,他一个孩童的话,跟放屁也差不多。

        从来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逊位以来,袁世凯为了表现出一个前朝臣子“无奈”的心情,给予了他们还挺不错的安排:不但出入有侍卫,名义上有面子,而且每年真的划出四百万两真金白银供皇室消费。

        四百万两是什么概念?用兑换黄金、购买粮食、等价后世人民币都不足以说明其真正价值。但是如果告诉你,一块银元在当时买的北京小吃够150人吃一顿,你会有什么感觉?

        太舒服的环境会让人堕落,何况晚清八旗子弟本来就属于堕落的那一批,皇室也不然。正躺在祖先“功劳簿”上准备享受后半生(其实是大后半生)的溥仪小皇帝想不到,会有人公然、胆敢和他为难。而他突然之间才觉得,似乎自己也没有什么应对的办法!

        他害怕了:“你,你想干什么?”

        呃,不知道啊,哥只是出于一时义愤好不好?哥只是看不惯你一个丧权辱国的政权代理人下了台之后还能活得这样悠哉,不但没有对人民有任何交待、还想继续爬在人民头上罢了。那些跪在地上把他敬若天仙的顺民愚民们,才是他发火的真相。

        “我不想做什么!我只是告诉你,在中国历史上,还没有一个前朝皇帝能够像你这样活得滋润!虽然并不是每个下台皇帝都不得善终,但是他们都没有对中国造成这么大的伤害!你乖乖地躲在你的紫禁城里,还可能有你善终的机会,再这样招摇过市摆皇帝架子,天都不容你!”

        张汉卿义愤填膺,像教师数落不学好的学生一样,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发这么大的火。自从早晨身体发出了生理成熟的信号后,他就开始压抑了。

        溥仪是孩子,自然不知道如何应付比他更大的大孩子张汉卿,可是车里还坐着两位成年人呐。这两位,一个被称为庄和皇贵妃,一个被称为敬懿皇贵妃,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经历过皇帝退位的,当然有点底气了。其中一个人忍不住摇下车窗说:“清室都已经退位了,袁大总统都没有对我们孤儿寡母赶尽杀绝,你是谁?你还想怎么样?”

        这话有点重了,抬出了袁大总统,可是这更激起张汉卿的火气。若不是这位大总统,他现在会正在奉天搞他的兴国大计吧?被蒋、蔡夸耀军事上的远见也罢,被顾维钧赞扬政治上的学识也罢,都是虚的。自己一肚子军国大计,却被逼着困在这里混吃混喝被动地等着局势变化!

        因此他毫不客气地说:“那你更要感恩!你也该有逊帝的觉悟!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知道,辛亥革命革了你的帝位,如果细行不谨,你连栖身之处都没有!不但是你,连你们的祖宗在地下都会不安生!”

        溥仪在后世不是做了满洲国的皇帝了么?最后进了抚顺战犯管理所。要不是政|府宽容,他不出意料会身败名裂。最后成为北京市的一位普通市民是他的造化,对比他的几任妻子都没有好下场。

        慈禧墓不是被挖开了么?她荣华一生,到身后却被赤果果地抛尸荒野。

        从这个意义上讲,张汉卿说得没错。只是,真相没有明了之前,谁会相信对自己不利的预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