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62章老司机

第62章老司机

        这个朱淞筠相信,毕竟他的家世在那里摆着。多一个司机在,自然偶尔会破坏气氛,虽然通常大家族的佣人们都很自律。所以她略思索了一下说“好啊”,便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知道自家这位三小姐蛮横惯了,司机不敢拒绝,于是张汉卿颠着钥匙信步坐上主驾驶位。虽然这时代的车辆和后世的有诸多差异,但插钥匙这个动作应该一样吧?他想。但是当他看着前排一串按钮和钥匙孔后,却登时傻眼了。

        我只有一把钥匙呢,插哪个才对呢…

        司机看出他的尴尬,当然诧异。本来看着他雄赳赳气昂昂如此自信地要开车,当时心里还赞叹不已说这才是世家哥儿的气度来着。

        要知道民国时考驾照、做司机算是一个有身份的职业,毕竟带些技术含量,所以,能够学车考驾照的人算是凤毛麟角,而学车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养家糊口。而有钱人家的孩子则不同,纯属娱乐,还是极高档的那种。

        因为汽车在这年头算是稀罕物,因为有车一族非常少,很少有人学车。像正史上天津截至1936年,全市汽车不到800辆;南京的汽车多一些,截至1936年也只有2036辆;成都就更少了,截至1937年11月10日,全城汽车36辆,其中私家车只有14辆。

        那已经是二十年之后的数据了,这年头更少…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点火再说,不然愣在那里更尴尬,搞不好还能被他蒙对。只要车子响了,那就是他的天下了,虽然技术玩不过漂移,但是普通的飙车是完全没问题的。

        于是他在司机和朱本小姐的注目下,毅然把钥匙插向一个孔里,带劲一别。别说,还真被他蒙对了,只听轰的一声响,汽车扑簌簌地振动起来。张汉卿信心百倍,不自然地露出欣慰的笑容。

        可是马上就被打脸了,车子轰的一声响没错,但也就那么一场而已,马上就熄了。望着朱三小姐掩饰不住的笑意,张汉卿脸都绿了。

        朱淞筠忍着笑说:“小弟弟,你到底会不会开车的?我看刘司机开车时好像没这么直接呢。”

        那位刘司机赶紧过来圆场:“张少爷开的车或许和我们这边的不同。您看,我们这汽车呢,是烧汽油的,启动之前,得先拉出风门按钮,这个是为了让气进得少一些,方便点火。然后再打开电气开关,然后再这么一别钥匙。”他帮助启动之后,又推上风门按钮:“还得把风再打开,不然很快就会熄火。”

        经过这么一解释,张汉卿释然了。不是哥不会,无非是这时候的汽车太落后了,操纵起来自然复杂无比。哪像后世开车:踩离合、启动、挂挡、松手刹、松离合、加油门、走,一气呵成?假如开的是自动挡汽车,那就更简单了。

        他又有自信了,对着朱三小姐说:“我们关外的汽车,直接都是一别钥匙就启动的,哪需要这么多动作?赶明儿我真送一辆汽车给姐姐。”

        朱淞筠笑意盈盈:“少贫嘴了,你在昨天这么重要的日子都敢空着手来,我还敢奢望你补礼物吗?别说话,看着路,好好开你的车要紧。”

        张汉卿边熟练地踩离合换档边自信地说:“我可是老司机了,说话又不影响开车的…”可是手上的阻力让他觉得不对劲,哥扳得是档位吗?明明是一个费力杠杆啊!自己一推之下,竟然没有挂上档位。我靠,果然是“机械”产品!

        难免又要作一番掩饰:“这个变速箱应该好久没上油了,感觉生涩得很。”

        刘司机赶忙分辨:“早就约好了要大保养的,因为一直用车,所以没来得及。今天等三小姐回来,我就给齿轮上油…”想不到这位年轻人这么厉害,一眼就看出了毛病所在,这可得好好分说一遍,不然他随随便便一句话,影响的可是自己的饭碗。

        一不小心竟然蒙对了,不过有点太对不起这位刘大哥了,毕竟人家靠这个吃饭,刚刚也好心给自己圆场的不是?张汉卿便笑笑说:“没事,我就是感觉有点不习惯而已,倒不需要急着上油…再说老是拆汽车也不好…”

        司机鸡啄米似地点头称是,心里对张汉卿十分感激。张汉卿只是凭他对这个世界的人的能力的一点认识:不像后世汽车普及,基本上老手都懂一些汽车常识,而且维修店遍布全国。这时节司机只是一门手艺,和维修完全搭不上边的,做大保养的水平肯定是达不到的,这个应该体谅。

        缓缓离开,张汉卿如鱼得水。来这时空大半年了,还是第一次摸方向盘,真是倍感新鲜,一种熟悉的感觉越来越近。驶离朱公馆,张汉卿开始加速,别说,虽然和后世的驾驶体验有不少差别,发动机的声音也相对大了些,脚下也感觉有点肉,张汉卿还是感觉到了驾驶的快乐。他的油门越踩越重,车速也越来越快。

        看着张汉卿如鱼得水的神态,朱淞筠忍不住吐槽:“开车子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男人都喜欢自己开,我哥哥也喜欢自己驾车----这样坐着享受不好吗?”

        张汉卿正开得起劲,头也不转地卖弄说:“你不懂。男人对车子的感情,就像对待自己的女人。方向盘掌在自己手中,就握有主动权,产生一种天下唯在我手的感觉。前方的路尽在脚下掌控,似乎有无数美女等待征服,直到永远…”

        朱淞筠扬起小手“咔”地打在张汉卿肩上:“作死啦,还想征服无数美女,还直到永远!你才多大点,就有这种龌龊心思,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张汉卿连叫冤枉:“是你问我的,我只是说实话好不好?男人放着好好的美女不追,难道去找男人不成!那才是变态咧。而且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孔圣人也曰过:食色性也,我只是一个凡人,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说到他,我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身体有毛病?”

        朱淞筠笑得花枝乱颤,身前的一对东西也在风中尽情摇摆,让张汉卿承受着巨大的心灵冲击。更大的问题是,她对自己致人于犯罪的本钱毫不避忌,或者说本身就有故意而为之的成分,这让张汉卿心痒难禁,却又无从下手。

        笑过之后,朱淞筠忽然说:“汉卿,你将来会不会娶小老婆?”

        张汉卿想了想,迟疑说:“三个…还是五个?姐姐想我娶几个?”

        朱淞筠粉脸一摆,冷哼说:“还三个五个!你呀,小小年纪,可不能沉溺于美色----姐姐我最讨厌男人讨小老婆的。像之前你说什么‘为中华之崛起而努力’,就说得很好,男儿嘛,应该以国家大事为重,可不能玩物丧志。”

        张汉卿不满了,你又不是我老婆,管这么宽做什么?女人漂亮归漂亮,却不能恃宠而娇。再说了,谁也没把三妻四妾和功成名就对立起来。

        “女人可不是玩物”,他振振有辞地说。

        朱淞筠今天突然说起这个,可不是无的放矢。听家里人的口气,似乎很默认自己和张汉卿的这种交往,她是新潮女性,可绝不能忍受别的女人和自己分享未来的丈夫,是以先打个预防针。不过听张汉卿的语气,这针似乎没有什么用。

        “照你这么说,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为什么不可以有几个丈夫?”

        张汉卿瞬间接口:“那叫人尽可夫!”

        迎接他的是一阵粉拳,不过被打的人却貌似十分舒畅。张汉卿一阵激动,边笑着躲避袭击,边踩足了油门。本来就不远的路程,被他这一阵疾驰,前面就到了颐和园的边上。

        游人如织,却很少有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大家各行其道,要比后世开得舒畅多了。但是对朱三小姐来说,张汉卿如入无人之境的车技还是让她心悸。她的脸色开始发白,自家的司机从来没有开过这么快过。她开始结结巴巴地说:“汉卿,你慢点儿,我、我有点头晕!”

        不过才六十码而已!这时代的人都是纸糊的?虽说是大家闺秀,这也太弱不禁风了吧?张汉卿放慢车速:“姐姐,你不会让我一直开四十码吧?那样我们是去颐和园吃午餐吗?”

        他以为六十码很慢,其实按照此时代的标准,他可是严重超速呢!

        这是真事,因为民国的车速普遍很慢。历史上的1933年,郁达夫去浙江旅游,从朋友那儿借了一辆汽车,从杭州开到富阳,平均时速21公里;1934年,中**员薛绍铭在云贵川一带旅游,他搭乘汽车从三台去绵阳,车速是每小时15公里。

        以上两个例子都不是在市区开车,而是在空旷无人的公路上行进。一没有交警、二没有红绿灯、三没有堵得要死的车水马龙,即便在这种情况下,时速最快也不过26公里(该纪录由郁达夫创造)。现在张汉卿随便一脚油门便冲到了六十,这个纪录估计二十年之内无人超越了吧?

        朱淞筠望着如飞般往后倒退的建筑物和树木,忍不住大倒苦水:“你开这么快,就是到了我还能吃东西吗?”她忍住呕吐感不满地说:“再慢些。”

        用不着她再关照,因为张汉卿已经脚踩刹车,稳稳地把车停在了路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