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56章结义

第56章结义

        他们谈得兴致勃勃,朱三小姐不高兴了。这张汉卿是我邀来的客人哎,你们不能霸占着不放吧?你们众星捧月似地围着他,置自己于何地?她不满地向着张汉卿发嗔说:“汉卿,菜都凉了,还不快过来!”

        交际场上的名流,大概是以自我为中心习惯了,一时没想到这个人的出现只是因为她的一个恶作剧。顾维钧虽然和张汉卿谈得投机,却不忍美人抱怨,所谓有眼色者如是,他指着朱淞筠笑着向张汉卿示意。

        若是别的男人,朱三小姐有命,那还不得屁颠屁颠跑过来?可张汉卿是谁,才不会被女人牵着鼻子走呢,特别是终于能够在民国牛人面前一展胸中所学,那是穿越以来第一爽心事。什么三小姐四小姐,统统一边去!他随便摆摆手:“你先吃,我和少川兄有些话要谈。”

        朱三小姐恐怕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不给面子的男人,但越是这样,越是勾起她的兴趣。身边一向围着蜂蝶,向来是她主角光环毕现,从无例外。张汉卿这样随便颐指气使,倒让她觉得很稀罕,更激起了她的斗志----年轻又怎么了?姐姐可是老少通吃!

        不过作为有良好教养的大家闺秀,朱淞筠没有再出声,她在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

        张汉卿有机会展现他在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天赋”,当然把胸中笔墨点点滴滴地都向顾维钧吐露。他对于目前世界局势的看法、他对于战后世界格局的发展,都做了“合理”的判断和预估,他对于中国如何摆脱目前的地位也有着详实的规划。

        这一切,都让顾维钧大为吃惊。不管未来的局势并未得到证实,但想来以张汉卿偏安东北的眼界、乳臭未干的年龄,能思索这么庞大的题目并有了几乎无懈可击的理论,从这一点上就值得敬佩和深交。

        一直认为自己已经是年轻一代中的翘楚并时常为之自矜的顾维钧,现在也难得的收起原本的寒暄之心。“此子必成大器!”他如是想。以他在英美外交界的见识,对袁世凯称帝企图是十分不看好的,因此十分在意后袁时代的政治风向。张汉卿有此等见识,加上乃父是奉天最有权势的将军,将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真不能预料。

        抱着“烧冷灶”的心态,顾维钧决定用自己的名气再给张汉卿加把柴。他用略显夸张但不失真诚的语气向身边的人称赞张汉卿说:“生子当如汉卿!我原来以为汉卿能得蒋、蔡两位军界泰斗称赞,不过是其奖掖后进之作,现在才知道,汉卿老弟的见识,远在我辈之上!假以时日,弟之成就,当让我辈望尘莫及!如果汉卿不弃,我愿与你义结金兰、作结义兄弟。”

        以他的身份和他的背景,原本对这种江湖把戏颇不以为然,他是受过西式教育的。但是为了迎合土匪家庭出身的张汉卿,他决定豁出去了,用当时武人最喜欢的方式和小张预套近乎。当然,这个时代,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这种关系并不可恃,却不是他要考虑的。在北洋政坛圈子里熏陶久了,对于权力的痴迷已经让他成为真正的政客----这是对他利用个人能力来达到政治上的好处的最好的评价。

        在发迹之初,他毅然抛弃了恩同再造的原配未婚妻----正是后者父亲的慧眼识珠才让他有能力飘洋过海留学归来并在中枢落足,而投身于民国第一任总理唐绍仪的门下,因为唐总理的女儿唐宝玥看上他了。

        男人之所以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尽管他抛妻的理由是不甘心被“不太大方”的未婚妻所羁累,但是在近现代史上极伟大的外交家的私生活并不堂皇。

        不过,当唐绍仪不如袁世凯之意并离京去沪并坚定反对老袁称帝之后,尽管老袁对他这位青年才俊仍然抱着欣赏的态度,他却深知根基不稳的坏处。所以,为了再添强援,他能够毅然和小他十二岁的张汉卿结拜。

        这足以让人大跌眼镜。因为在时人看来,他这个外交界的新星远比来自东北的小子被人看好,可是他竟然屈尊主动提议要和小他一大截的年轻人结拜!

        于是众人果然“大惊”。

        张汉卿也没有想到顾维钧竟然“慧眼识荆”如此。对于盟兄弟,他向来是齿冷的:自己的父亲不是和邻桌的冯德麟两次拜了把子么?马上就要斗得你死我活了!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一切都是个渣!兄弟还能阋于墙呢,何况盟兄弟!

        不过看破不会说破,至少在目前,和面前的这位名人有盟兄弟的关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只要他真正上心,从美国拉来一些投资是有机会的,在将来政治的一盘棋中,美国对奉系的作用也是巨大的。再说,顾维钧本人也是中国外交界不可多得的人才,提前打好关系,在将来奉系主掌江山时也用得自然----奉系没有他的助力也能够在历史上入主北京,现在有了他的努力,情况只会更好。所谓未雨绸缪,正是如此了。

        他立刻打蛇随棍上,作惊喜状:“这正是学良喜之不禁的事!能随时得到大哥的教诲,是小弟的福气。”

        朱启钤捧高张汉卿,原本也只是应急之作,现在等到其大放异彩,甚至连大名鼎鼎的顾维钧都主动折节下交,还要拜把子,才真正上心了。花花轿子抬人,冲着顾维钧的面子,他也要表现出作为主人的风度来。何况,他现在也真正看好张汉卿了,岂有不锦上添花之理?毕竟,是自己首先慧眼识珠的,他甚至有些佩服自己把张汉卿安插到主位的神来之笔----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两位都是青年才俊,在老朽爱女的生日宴会上义结金兰,老朽与有荣焉。就在大家的见证之下,你们杯酒为盟,就作了异姓兄弟罢。大家都不是迂腐的人,不用讲究那些俗套,只要心里装着情义就好。”

        之所以这么说,也是事发突然,这传统的杀鸡为盟的套路没办法演全,毕竟是在生日宴会上,这大公鸡也没准备。再说以他们两位非尊即贵的身份,也完全用不着换贴、刺血那些江湖儿女的办法。

        果然两人都是同意的,只是张汉卿斟了杯酒对顾维钧说:“饮了这杯酒,你便是我大哥了,从此祸福相倚,互相照应,至死方休。”本来他是想说“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这样酸牙的话的,但是一想,自己比顾维钧小了好多岁,这种不吉利的话就免了吧。

        不过这句话却让顾维钧十分中意,他提出结义,未免没有投机之心。而张汉卿却在不动声色之间和他约定了“互助”协议,这相当于迎合了自己想在未来于政坛新增助力的念头。

        两人相视一笑,举杯一干而净。

        既成了兄弟,况且又是酒酣之际,相互之间也就亲近许多。张汉卿把胸中抱负娓娓道来,当然,也就仅限于振兴东北的经济大计。他虽然穿越起家,经过几个月来的深思熟虑,却没有半分好高骛远,而是立足现实,一点一点循序渐进。

        比如提升工业计划,张汉卿并没有一下子搞出个高大上的项目来,而是抓住东北能资源丰富的优势,从发展工业最基础的钢铁和煤炭入手。在他的计划中,逐渐地建立一个规模较大的煤铁公司,然后以此为契机,渐渐向边缘工业渗透。

        有了铁矿石,总得要冶炼吧?这就提升焦炭开采。有了这些成熟的技术,金属勘探工作才有机会发展,才会有其它更多的金属。出了钢铁,总得要轧钢轧铁吧?总得把它变现成各种各样的需求吧?这就需要各种各样的机床设备。等到产量和技术都成熟了,再深入做些什么就水到渠成了。

        这里面需要的东西很多,最主要的有两条,一是技术,一是资金。而这两方面,位列工业第一的美国都有。

        美国的钢产量和生铁产量分别于1886和1890年跃居世界第一位,并在历史上保持了八十多年之久;在经济上,1894年,也就是中国的清朝光绪20年(甲午年),美国gdp超过英国,1905年在人均gdp上也超过英国,到了1910年,美国从整个综合国力上成为世界第一。

        虽然要在军事上目前还没有超过全球第一的大英帝国,但以张汉卿的认知,这一重要时刻马上就会到来。随着一战进入分水岭,美国取代被打烂了的英国是分分钟的事情。孱弱的中国,如果要抱大腿的话,美国是最优选择。

        所以当张汉卿再度提及通过顾维钧的口,向美国各大财团伸出合作之手、至不济也要混个脸熟时,顾维钧点头表示全力赞助。本来,以中国目前的地位,在外交上也就只能刷刷存在感了,要想有多大作为,以他的认知,也并不抱多大希望。

        但是要想在经济上有所作为还是可行的,因为美国的政治,往深里讲是一种财阀政治。影响或者决定美国政治的两大政党中,皿煮党是属于摩根家族的,共和党是属于洛克菲勒家族的。他们虽然政治上对立,但有一方面是共同的,那就是赚钱。

        没有谁跟钱过不去,以资本为后盾的两大政党也不例外…

        因此顾维钧笑着对他说:“眼前就有一个认识洛克菲勒家族的好机会,本来他们是拜托我的,可是我急着要上任。我估计以你在京的人脉,这个事情也不是太难。如果能做得成,既是结识对方的好机会,也是造福中国的契机,饭后我就带你认识一下他们。”

        这是结义的大礼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