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55章唇枪舌剑

第55章唇枪舌剑

        民国自开国以来的小学教材第四册语文课本第一课开篇就提到:“中华,我国之国名也。自我远祖以来,居于是,衣于是,食于是。世世相传,以及于我。我为中华之民,岂可不爱我国哉?”张汉卿以这种年纪能有这种见识,当真是中国之福。

        顾维钧虽然久居官场,却不失赤子之心。张汉卿年未及弱冠,却有如此志向,当然让他热血沸腾。“吾道不孤”,他想。

        朱启钤也是怡然自得,今天把张汉卿放在主位,虽然有不明情况的临机之举,却无形中大大抬高了自己的身价一把。张汉卿越出彩,越说明自己的慧眼识人。

        传说张汉卿深得蒋、蔡两位当世兵学泰斗之赞,自己作为圈外人只以为是褒奖后进;韩麟春、杨文凯等兵工专家被他鼓动放着好好的中|央热椅不坐非要到关外苦寒之地建设什么兵工厂,都没有往深里想。现在张汉卿在政治上有如此见识,这可是自己亲眼瞧见的。

        现在想来,这分明非有远大抱负及手段不可为之。人说关外有三宝,我看这小子分明就是一块活宝啊!他的父亲张作霖现在已经是奉天将军,手握一师,起点已是不低。民国成立这几年,国家发生了多少变化!谁又知道张不卿将来能有多少成就?趁着璞玉未成,自己若不烧些冷灶就枉称官场不倒翁了。

        所以他瞧向张汉卿,心里有了些想法。

        时刻关注他的冯德麟心知不妙。自己烧朱启钤这个高香,却被张汉卿一伸手影响了结果。自从张汉卿奉命入京,他就觉得这是袁世凯信任张作霖的开始,不然为什么同为师长,却偏偏要张作霖的儿子入京上学?

        只有张汉卿父子俩知道自己是做质子来了,但是老袁对他的礼遇还是很高地,加上自己根本没有做质子的觉悟,所以别人认为这位小张深得大总统之心,至少冯德麟是这么认为滴。

        不能让他这么大出风头!冯德麟笑眯眯地端起酒杯过来了。当然,以他的老练,煞风景的事他是不会干的,但适时地泼泼冷水却是必要的:“张贤侄年纪轻轻有这般见识,连老朽听了心里都是热乎乎的。不过国家大事的担子,竟让年轻一辈的来承担,老朽觉得我们这些在坐的这把年纪都白活了。”

        他这么一说,众人才想到张汉卿的年龄,然后顺着冯德麟的意思一想,还真是。人家年纪轻轻的都忧国忧民去了,相比之下,他们这些政|府要员就有些尸位素餐了。不过你冯德麟一个人内疚就行了,为什么偏要把我们都带上?

        张汉卿也暗自嘀咕了一句,想我成为人民公敌?你小看了哥的手段。他嘻嘻一笑说:“不晚,不晚。‘老牛自知夕阳晚,不待扬鞭自奋蹄’,我从小就听父亲讲过辽阳首山大战,冯世伯有当年同俄国人血战的传奇,还为此获得过日本颁发的‘宝星勋章’,谁敢说世伯不勇武?我看世伯老当益壮,完全不减当年之勇。”

        这个战役是冯德麟的得意之作,也是他崛起的开始。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当初他帮日本人打俄国人很得人心,但现在张汉卿重提旧事,别人听了就不是滋味了。毕竟,因为二十一条,老袁已经宣布签发之日即为国耻日,国人的惧日与恨日的情绪俱在,连带着和日本人交往都为时人所不屑,何况这位日本人的拥趸呢?

        所以不少人望着冯德麟的眼神便有些不善。但是冯德麟冤啊,国家间交往磕磕碰碰,此一时彼一时谁也不能有前后眼啊。可是张汉卿巧妙地旧事重提,让他分辩不得,总不能矢口否认吧?要知道这个事在坐的许多政|府官员都是清楚地,虽然他们以前与日本人也有着这样或那样的关系。

        小畜生!冯德麟怒了,他必须为此事正名。这个时代还没有像后世日本大举侵华时的孱弱,国人的三观也是很正的。如果承受了媚日这顶大帽子,别说和张作霖争雄,就是能不能全身而退都在两可间。

        老冯不出手则已,出手必点死穴。冯德麟淡淡地说:“老朽当初和俄国人血战,那是为了保境安民。现在和世侄有不同意见,同样是为了保境安民。你虽然在奉天,却一直呆在学校里,哪知道外面日本人的强大?这些话,莫要再说了,容易引起外交纠纷。”

        他的一番话很持重,至少一堆老家伙是暗自点头的。不像张汉卿可以信口开河,他们都是有官位在身的,有些话说出去搞不好会出事。冯德麟一句话,就让众人把心思往张汉卿年少不稳重上引了。

        你也知道这个新名词?真是不简单。张汉卿摇摇头说:“从头至尾,学良也没有要和别国交战的意思,我只是就事论事,让我们自己肌肉硬起来,拳头粗起来而已。我只是要国人自立自强,怎么又有外交纠纷了!难道国家自立自强也错了,我们就应该被奴役、被欺压才正确?世伯身为军人,怎么连军人的血性都没有了!学良虽然年轻,却懂得‘楚虽三户能亡秦,岂有我堂堂中国空无人’的道理。我们受欺凌不敢打,甚至连说都不敢说,这样的缩头乌龟我是不做的。”

        他缓和了一句说:“当然世伯的意见是稳重的,但是国难当头,总要有人挺身而出,牺牲小我。有世伯等给我们稳大局,学良就做那个冲锋在前的小卒子罢。”

        冯德麟须发皆张,被一个后辈在众人面前指摘为缩头乌龟,这在老冯大半生中还是第一次。张汉卿是什么人?连他的父亲张作霖都认为是后辈、不放在眼里的人,怎能被这样冒犯?他气咻咻地说:“冲锋在前?敢问汉卿贤侄,你懂得拿枪吗?”

        这一点朱淞筠是见识了,张汉卿会不会拿枪不清楚,但敢于面对枪口的勇气还是有的。此外,作为将军府的长子,说没碰过枪有点寒碜人了。张汉卿挑起了他的火气,自己却不生气,反笑眯眯地说:“学良手无缚鸡之力,当然不如世伯当年和俄国人搏斗那么英武,所以今生要想日本人给我颁奖注定是无缘了。”

        绕了一圈,他又把冯德麟那档子事翻出来了,把老冯气得呀。可是面对这么个后辈,他又无可奈何----谁叫自己先找的茬?

        敢情,关外这两家还是有故事的,**味都这么浓!

        朱启钤身为主人,当然不能任其争吵下去,他笑眯眯地来圆场:“冯师长是老成谋国,汉卿是初生牛犊,都是我辈中的人杰。年纪不同自然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按照西洋人的观点,这叫做代沟。今天我们只喝酒吃饭,不谈国事。”

        见了刚才还侃侃而谈的张汉卿一幅斗胜的公鸡的模样,顾维钧哭笑不得。这汉卿,还真是不服输的精气神啊。他也笑着插言岔开话题说:“只闲言,不深究----汉卿怎么认为英法必胜?据我所知,德国陆军实力远在英法俄之上,就是日本和我国陆军,都是师从德国,但你好像很看衰他们?”

        这个就是张汉卿的强项了,他斟字斟句,以免被人误认为神棍:“这也是我一直想引进技术和资金促进奉天经济发展的原因之一。现代战争,特别是大国之间的战争,不是看谁兵强马壮,而是看谁更能持久。举凡大国,都是有一定工业基础并能很快转化为军事产出的,一次胜利或失败并不能对全局产生颠覆性的作用,特别是欧战双方都有强大战略联盟的情况下。

        目前在西线,英国海军强大,但陆军就相对较差,这是岛国的特征,对法国的帮助不大;东线的俄国虽然表面上庞大,但现代工业和交通运输业落后,它的作用充其量是牵制德国而无法对德奥联军有战略威胁。

        至于德国,虽然有极强的兵员素质及现代化的工业体系,也有交通便利的有利因素,但它的国家总量太小,经不起消耗----从战争初期的猖狂到现在的狼狈可见一般。这种情况随着战争的进程会越来越明显,直到最后被拖垮。

        这个时候,美国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美国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两边是浩瀚的太平洋和大西洋,头脚是对它完全没有威胁的加拿大和墨西哥,在战略上,它有极大优势,可进可退。

        按照他们重商主义的传统,我判断美国一定会左右逢源,大发战争财,而且在双方都奄奄一息的时候一锤定音。因为它和英国天然的盟友关系,所以我判断它最终最倒向英国。这样,打烂了的英国和法国无法扼制美国的崛起,而亚洲的日本虽然也因为群强的衰弱而得利,毕竟体量太小。所以在战后,世界的主导权将在美国手中。

        我们现在和美国打好关系,既是对日本独占东北的野心的阻力,也是发展中国经济的需要。而秉持‘门户开放’政策的美国也极愿意有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介入中国问题,我们给它这个机会。

        只要经济和美国紧密联系在一起,日本在制定中国政策的时候必然会有顾虑,这也是中国能否站起来的机会。当然,能不能站起来不是靠别人的恩赐,我们自己强壮才是硬道理,这时候美国的强大也是我们的辅弼。”

        顾维钧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透彻的国际大局分析,与他所实际了解的状况不差分毫。真想不到张汉卿这个小脑袋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想法,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天纵英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