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51章礼物

第51章礼物

        对这一点,朱启钤不怀疑。作为老袁跟前的红人,各地向他投橄榄枝的还少么?就是同为奉天军军界的强人冯德麟,不是亲自携子给他的女儿祝寿吗?还死活要做东道。要不是嫌冯过于老迈及思想过于迂腐,他心中的天平一定是落在冯处的多。

        想到冯德麟,朱启钤的目光不由得转向席面,不期然和冯德麟的眼光对在一起,这时候冯正起身携子向这边走来。

        为了这次亲近中枢大员的机会,冯德麟可是给足了朱启钤面子,终于换得一席之地。想来从此之后牵上朱启钤这条线,那么他和张作霖竞争未来奉天王的胜算就大了几分,还是有几分得意的。直到张汉卿阴错阳差地出现,并堂而皇之地坐上了主位,其中的含义,不想也知。

        想不到朱启钤这么明白无误地回拒了他,当然心里很不爽。他是精明人,朱启钤虽然同意,却突然让张汉卿坐了首席,用脚趾都知道其用意。他可不知道,朱启钤也被阴错阳差地好心办了坏事,如果事先知道张汉卿的身份,是否要做得这么亲热状,也未可知。

        尽管始终不明白张汉卿为什么能够做了堂上贵客,冯德麟还想作最后的努力。他亲自端了酒杯,笑眯眯地走过来,向朱启钤说:“今日桂老令媛生日之喜,老朽忝逢其时,自当借花献佛,为三小姐道贺。”

        朱家家教极严,冯德麟一大把年纪亲来祝贺,家眷们都一齐伙站起来。朱启钤连声不敢说:“朱某何德何能,敢劳德麟兄亲临,这不是折了小女的寿吗?”当即满饮一杯。

        见朱启钤语意甚诚,冯德麟略放了下心,便拍拍张汉卿的肩膀说:“原来汉卿和桂老竟有如此莫逆之关系,倒让冯某吃惊了。要让桂老知道的是,犬子冯庸,小字也是汉卿。两个汉卿同为令媛寿,也是巧合得很。”

        朱启钤却知道冯德麟的意思,那是在试探他与张作霖的亲密程度呢。今天之事,纯属偶然,他可不想在冯张二人中站队----对在外之武将伸出友谊之手,历来为当权者所忌。他便打个哈哈说:“两位汉卿都是一时瑜亮,老朽与有荣焉。”他扯着张汉卿说:“不过这位汉卿是应小女之邀而来,在此之前,可是从未谋面呢。你们两位汉卿,都来自关外,异域他乡见面,可得好好亲近亲近。”

        亲近个啥?谁还不知道谁。两个汉卿对视一眼,都迅速地无视了。

        话似乎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但这话并不能完好地释去冯德麟之疑。张汉卿为什么与朱家小姐们熟识?朱启钤为什么要让他坐在主桌?他对于小辈间的关系的态度是什么?

        朱启钤并不想解释什么,一个冯德麟也未必需要他多费口舌。相较冯德麟,他更倾向于年轻得多的张作霖。两位奉天强人都是师长,两人的长子也同岁,看起来也都是人中之杰,但是考虑到张作霖有足够的时间让张汉卿接手权力,而冯德麟则未必。有时候,下一代的较量也是能够决定政治的较量呢。

        但是冯德麟也很活范,他在张作霖之前就已经是绿林首脑,辈分比张作霖还高着一辈,其待人接物之见识非常人可比。在朱启钤介绍张汉卿是朱三小姐约见之时,他就迅速地瞥到朱淞筠眼中的不屑之色,这让他初步判断:张汉卿并不是与朱三小姐很熟稔,或者说张作霖也并不比他对朱启钤更有人脉优势。

        他眼珠一转,便接下话题说:“三小姐的生日,冯某也未能多做准备,犬子在仓促之间只委托了洋行**福特汽车一部,克期即到,还望三小姐笑纳。”

        好家伙,出手即是一辆汽车,还让不让人活了?要知道那年代不比现在,有人戏谑称1920年代的自行车相当于后世的劳斯莱斯,这一辆汽车抵什么?

        朱三小姐很高兴,她的家庭有车,那是她父亲的。如果能够自己拥有一辆车,那该是多么风光啊!而且,生日宴上被送了一辆车,传出去羡煞旁人呢,她不无得意地瞥了张汉卿一眼。

        当着张汉卿的面谈礼物,不是寒碜人么?也是,别人都出了这么大的礼,坐在主桌上的张汉卿能坐得住吗?朱光沐脸都绿了,虽然他是陪客,但是主忧臣辱,他的年龄比张汉卿大几岁,如果手上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可就有点尴尬了----而且确实没什么准备。

        朱启钤表示万万不能接受。拿人家的手软,这相当于在老张和老冯之间表态啊,老朱不至于如此短视,不过他还是感谢了冯德麟的好意。

        不管怎么说,冯德麟的心意已经表达,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桂老可是嫌礼轻吗?也是,有张贤侄在,老朽的礼物也是拿不出手的。”

        果然来将军了!张汉卿一阵腹诽,你这样一个靠金山的老子替儿子送礼,却是要我的好看啊!还好自己有所准备,否则被他这么一将,还真下不了台。不过他的想法能否获得朱启钤的认同,很需要一番思量的。

        张汉卿的做作,落在冯德麟眼里,正是黔驴计穷的表现。也是,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他两手空空,听他和朱三小姐的对话也知道他根本不知道她的生日。这样一来,再去补买生日礼物,无论如何都落了下乘了,且看他如何回答。

        就是朱淞筠,也是满面含笑。她存心让张汉卿出丑,知道今天人多,却在昨晚故意一句话都没提。算来以他的“嚣张”,肯定不会先打听一下,就只是一顿便饭么!现在,看你当众吃瘪!

        她的眼神,张汉卿看在眼里。想要我好看?哥的字典里没有忍气吞声这个词,哥更信奉“以牙还牙”,你听好了!

        “噗”的一笑,他对朱淞筠说:“原来今天是姐姐的生日!姐姐昨晚也不告诉我一声,害得我到现在才知道!”

        正在谈笑的人群都抬起头来。“昨晚?”他们都在心里揣测这个词的含义。不能怪他们想歪了,张汉卿故意把“昨晚”这个词稍稍地强调了一下。在坐的都是浸淫官场的人精,对于话里话外联想一贯丰富。

        朱淞筠是交际场上的名流,张汉卿隐含的意思她是懂的,这家伙可真的什么都敢说!竟然在她父亲面前占她的口头便宜。不过这个时候,她也不好贸然去解释,因为细究起来,张汉卿只是在陈述事实,别的可什么都没说!

        “要说礼物,学良现在只是一个穷学生,拿不出冯世伯像汽车这样气派的举动来。家父一向清廉,断不许学良这样与人攀比。但是通过我的观察,桂老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若是想富,天下争相想向桂老行贿的人还会少了?”先通过自贬隐晦地指出冯德麟的行为是“行贿”,然后再捧一捧以清高自诩的朱启钤,同时也抬高了张作霖,一举三得。

        果然朱启钤恬然间自有喜意,而冯德麟则满面怒容,只是碍于大庭广众之下,不好发作。连朱淞筠都暗自点头,这家伙,别看年纪轻轻做事跋扈,还真会说话。不过如果她早听到张汉卿紧接着说了什么,还会不会这样明贬实奖?

        “而且不清楚冯世伯送此大礼的真正意思,小弟也不敢胡乱攀比。不然,若这是三姐姐的聘礼怎么办?”张汉卿悠悠地加了一句,也不管出席人的窃笑,以及朱三小姐的绿脸。

        来而不往非礼也,谁叫你先耍我来着?

        “不过学良倒真有一个弥足珍贵的礼物要送出,只是不是与朱小姐,而是与桂老。学良来京的时候,路过秦皇岛,因为有慕于曹操的《观沧海》,还特意在这里停驻了两天,准备体会一下‘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的美景。”他徐徐说。撒起谎来,张汉卿也是头头是道,因为这番说词,自打知道今天是朱三小姐的生日便在酝酿。不是今天巧合,他还会找机会到朱府去和朱启钤讲解这番宏伟蓝图呢。

        “触目之处,却百感交集。原本好好的一个避暑山庄,被分割得七零八落:东部有外国传教士,中部为地方的所谓石领会控制。而西部的德军营盘则因战事售屋而去,于是众多的达官贵人们一窝蜂地去那里置地建房,以作避暑休养之用。这些原也无可非议,但是这些传教士、外交界之使领与商贾医士教职员等,有时酒醉驰马、殴人、采折山花,警察不敢干涉。

        ‘骎骎侵行主权,乃行政官放弃不问’。学良睹此,心生感慨,愿将本人历年积蓄三百元作为起始资本,共邀有志之士共同发起北戴河海滨自治公益会。此并非为娱乐起见,完全为争际地位,不忍坐视地方事业经营之权落诸外人之手。只是学良位卑言轻,虽有热血,却有心无力。

        于是突发奇想,是否可以请桂老出马?以桂老的名望,振臂一挥,有识之士一定景从。而且久闻桂老对古建筑及实业颇有研究,北戴河之开发,规划与设计方面,桂老一定不会袖手旁观。若如此,则北戴河开发可期,于国于民都有莫大好处。学良还立下誓言,如果桂老出马,学良不但说服父亲大力支持,还将在北戴河出资建一别墅赠与朱三小姐,以补今日礼物之缺。”

        后世的他曾经玩过一次秦皇岛,知道朱启钤是最早开发北戴河的政要,他的元配夫人的墓都建在那里,后来成了一个公园。以朱的悲天悯人之心、与为国为民情怀,他对于开发北戴河,一定是深感兴趣的。

        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