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50章生日

第50章生日

        朱家虽然门第广阔,遍交朋友也是他在政治上的生存之道。看女儿尴尬的神色,他知道此事与女儿定有干系。不过在门口闹出这么一出,不管什么原因,都与他的名声有碍。他也是个决断之人,情知发作不得,当下也不细问,便愠怒地看了一眼朱淞筠,然后迅速转变脸色,笑呵呵地说:“原来是淞筠的客人,倒是老朽失礼了。来的都是客,既然淞筠有邀,那就一道入席吧。”

        张汉卿决定不吃了。他摞完狠话,就是要光棍地走,到哪里吃饭不是个吃!可是朱启钤是谁?张汉卿虽然年轻,却已经透露出不甘于人下的倔强。自家的女儿他深知,虽然交际广泛,但还是有的而矢,结交的人都是有一定身家的。这个人虽不知道是谁,但没必要的时候还是少得罪人的好。在北京作官时间长了,对于职场的起起落落都有很深的认识了。

        朱启钤亲自约席了,那是多大的面子,张汉卿倒不好走开了,可是已经摆明是无趣的饭局了,这饭吃得还会有意思吗?他略想了一想,还是拒绝说:“谢谢世伯好意,只是房间里客人太多了,再要劳动世伯安排,学良会很不安。我的几个伙伴都在外面,我还是和他们一道的好。”

        朱启钤想破了脑袋也想不起来谁家的孩子叫“学良”的,但是张汉卿世伯一叫,他无论如何也要给他作出安排,否则就把人往深里得罪了。他眼光一扫,确实席上已经没有空位,但这不妨碍他的果断:“你是淞筠的朋友,都是我的后辈了,那就和我们坐一起,大家一起也亲近亲近。”

        朱家请人,当然宾朋满座。在这里要在短时间内找到两个连着的空座位还真不容易,关键是看这两个年轻人特别是张汉卿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气,这种临时安置的座位恐怕不合适。为了免生波折,中年人马上决定让张汉卿两人和他的家眷坐一起。

        不用说,这个中年人就是朱三小姐的父亲、北洋名流、交通系的定海神针、现任内务总长兼老袁登极大典筹备处处长朱启钤了。

        今天,是他最喜爱的三女儿十六周岁生日。年方二八,原是女孩一生中的大事,本打算就在家里举办派对----他本来就崇尚洋风,在家里一直都是吃西餐的。可是有一位关外要人携子亲临,提出为他筹办宴会,盛情难却,且朱三小姐最喜热闹,便定在这里。亲眷朋党,只请了至交好友,算是小范围的聚聚。

        然而以他的身份地位,说是小聚,又岂能沾个“小”字?消息一传来,无数人潮涌动,让朱启钤悔不当初。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都是同僚好友,人都来了,又岂能拒之门外?没办法只能包下整座酒店大堂,只在一角用屏风微遮,以供家人聚会之用。

        木扇又开了一道,原来在最深处另有一桌,莺莺燕燕,都是家眷,一个中年妇人带着几个年龄大小不一的女孩子围成一圈。见这种情景,连张汉卿都懵了----不会跟朱家一道吧?这面子给的可不是一般的大!

        也忍不住赞叹朱启钤的应变之才和手段之老辣,就凭着这一手,在北洋一定吃得开。他故作惶恐状说:“和伯母姐姐妹妹们坐一起,我怎么敢?伯父能安排多添两把椅子,我们在外间就多承情了。”

        其实让张汉卿与本家坐一起,是朱启钤应急之作。他是洋务出身,对男女之防并无芥蒂,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外人坐在家眷桌上,会给外人遐想。因为他的几个女儿,有的已经到了及笄甚至出嫁之龄,让陌生男子入列,于外界显得过于突兀,容易引起轰动。

        是的,轰动。考虑到他的最出名的三女儿于外界的知名度,这种影响很让他在意。如果单单是张汉卿一人也还罢了,毕竟他年龄还轻,要考虑的另有一个正当年的朱光沐。

        不是朱光沐不好,恰恰相反,在朱启钤评价中,朱光沐在旁边虽然一直不说话,但沉稳有度,气态轩昂,显示出良好的教养。加上他同样西装革履,当得上青年才俊,朱启钤对他还很欣赏。但越是如此,越要注意外界的态度。若是别人提议,为了避嫌,他真的想加入两把椅子来,或者把邻座的几位老友换到这桌来。张汉卿的话却让他拿定了主意,不就是一顿饭吗?

        他把手一挥,不由分说就虚指定了两张椅子,微笑着说:“让你们坐就坐,我们朱家宴客,岂有让客人站着之理?”在北京,朱启钤被评价为“稳健干练、事必果行”,不是没有原因。

        房间里的客人都很纳闷,不知道张汉卿两人是什么来头,刚才像吃了**一样拌嘴,现在又好得像一家人一样。朱启钤的老友们也奇怪,这朱家的近亲似乎从来没有他们这两号人出现啊?冯德麟和冯庸父子却面面相觑,不知道张汉卿和朱家是什么关系。尤其冯德麟,原本想借花献佛亲近一下老朱,以使将来他能在与张作霖的争斗中说得上话,现在看来,玄了。不过幸好碰见这么一出,否则自己还会在这里徒用力吧?

        朱夫人保养得很好,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一个大美人,不然也不会生出这么一群极漂亮的女儿来,这是张汉卿的第一反应。不过他的判断也基本正确,朱启钤元配夫人只生了一子一女,其他九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是这位续弦所生。

        朱家十女,个个漂亮。后面的几个虽然年龄还小,但仍然有美女的潜质。想想也是,朱启钤本人就很耐看,女儿们继承父母辈的基因,长得耐看也就很正常了。

        张汉卿和朱光沐规规矩矩地向朱夫人请安,也向着诸位莺莺燕燕们问了好。朱家的家教很不赖,朱夫人很得体地致意,而她的女儿们也站起来一一答谢。除去大、二两位小姐已经出嫁不在外,席中比朱三小姐略小一点的应该是四小姐朱津筠,和张汉卿岁数差不多;后来大名鼎鼎的朱五小姐,只怕是那一位扎着小辫穿着小一号裙子的小女孩吧?好像只有十岁左右。这样判断的原因是,其她的女孩更小。

        也许是心理作用,朱光沐就不如张汉卿坦荡多了,他的目光一落到比那位朱三小姐稍小的女孩子身上时,脸就有点儿红,看在张汉卿眼里,分别可爱。

        咳,他想咳嗽提醒一下:别着急,那只是你的未来的小姨子,你的老婆,是比她还小的那位小辫。有道是无欲则刚,没有牵挂的人,他的心也就很坦荡,落在朱启钤眼里则是“这孩子能静气”!

        主人都到了,既然是宴会,当然要致辞。朱启钤是有大气派的,当然发些言是题中之义。他擎起酒杯,扫视全场,沉声说:“小女生日,承蒙各位拨冗前来,朱某感激不尽。现用薄酒一杯,聊作谢意。”

        众人都举杯干了,然后陆续落座,宴会开始进行。

        张汉卿这才知道原来是朱淞筠的生日,顿时觉得不妙----这两手空空的坐在主位,到时候宾客来送生日礼物,自己不就太过被动了吗?心念甫动,便觉朱光沐也心有灵犀一般瞧过来,杀鸡抹脖一般地意思是要通知谭海他们速买礼物。历史上的他的这位秘书还真的称职呢,连这些事都瞬间想到一块了。

        不过张汉卿有急智,更确切地说他早有筹划,只是在这种场合应激而出罢了。他看一眼朱光沐,很淡定地摇头示意不用担心。

        朱启钤招呼好众人才落坐,虽然眼睛一直对着众人,但余光却没有放过身边这两位,张汉卿与他年龄不相称的成熟稳重让他狐疑。他轻呷着一杯茶,轻轻地望着张汉卿,徐徐说:“若是朱某老眼尚未昏花,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两位吧?”

        真算他厉害,能忍到现在才提问。张汉卿绝不隐瞒,直截了当地说:“朱世伯记忆力真好,小侄与世伯从未谋面,但家父对世伯可是仰慕已入了。”

        这一句才是重点。朱启钤能够折节下交,就是不明白张汉卿背后的关系,他立即动问:“哦,你父何人?”

        张汉卿立即恭敬地说:“家父现任驻奉天二十七师师长、盛武将军张作霖。”

        别人都把盛武将军的头衔放在前面,师长职务放在后头,张汉卿却反其道而行之。这一次序的颠倒,可不是他无意为之。在他看来,将军的头衔有几十上百个,但是名列北洋部队师一级主官的,全国也就二十来个,师长的份量要远超过将军,尤其在这个动荡的年月。

        朱启钤眼角不自觉地跳动了一下。他和张作霖只是泛泛之交,严格地说根本谈不上交情。但是近年来张作霖可是如意得很,特别在拥袁称帝这事上甚得老袁之心,与他这位老人一道并列为拥袁十三太保之一了。加上张作霖有兵权,实质上比他这个文职总长的地位更重要。

        当然也不是说他差,不然登基筹备处处长也不会让他来做。不过内阁动荡要远比统兵的将军变化得快,将来的事情还很难说,他也很庆幸自己刚刚留了个心眼,没有把张汉卿等人赶走。人这一辈子时间长得很,再说他还有下一代在,在政治上真的是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

        他不是个迂腐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经历民国和新中国而仍然活得滋润。他笑意更浓了:“雨亭这段时间出了不少力,大总统很欣赏他。”抬出袁世凯,就是表明,他仍然拥有近在中枢之利。

        张汉卿也装作很市侩的样子说:“全凭世伯美意,在学良来京之前,家父也让我多和世伯亲近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