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47章恶搞

第47章恶搞

        来到这世界以来,虽然偶有语惊四座的一幕,但绝大多数时候都很低调,低调得让自己都感觉压抑。自己将来是要带兵打仗的,没有点匪气怎么行?而且他不信了,袁大总统都没把自己怎么着,一个小小警察头目就能把他打回原形?真要这样也不怕,就当来次星际穿梭了。注定不能为中华崛起尽一份心,那就重回那个世界,继续和平年代的幸福生活吧!

        一刹时,张汉卿的形象在谭海等人的心目中高大起来,就是朱光沐也吃惊于他的胆气之壮,这是拿命在搏啊!“将门虎子”!几个人的心中同时升起这么一句词来。不过,作为张汉卿的侍卫,他们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在警察全神贯注对付张汉卿之际,谭海迅速拔出手枪,用极快的速度子弹上膛,然后靠在警察头目的耳旁粗声说:“你他妈的放下枪!”

        担负保卫少将军之责,现在却让他被别人用枪指着头,其凶险可知。在这一刻,谭海再也顾不得影响和后果了,张汉卿若有个闪失,他百死莫赎。临来之时,世叔张作相就殷切地嘱托他要好好保护好少将军的安危。他是知恩图报的人,冲着张作相的收留之恩、张汉卿的知遇之情,他都要挺身而起。所以他的反应也很迅速,心情激动之下难免暴了粗口。

        警察头目魂飞胆丧。他用这把枪,镇住中城区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屡试不爽。要知道这年头枪支极为珍贵,中国没能力制造,军队用枪,都是靠从洋人那购买。作为警察,基本上绳子和警棍是标配,长枪就是稀罕物了。只有夜间巡逻,他这个头目才申请一支。

        他也能看出来张汉卿是他们一行人的头,原本也只是见张汉卿年轻,拿出枪来吓唬一下,也免得众人群殴。想不到张汉卿竟有如此胆色,而他的身边人竟然也有枪!

        这伙人绝对不简单!在这一刹那,警察头目决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乖乖放下枪,以免事情向更坏的方向发展。

        枪是凶器。如果----他假设,这伙人持枪是合法的话,说明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背景很深,绝不是自己可以得罪的,他的人也可能在危急状态下真的开枪。在这种情况下,完全可以把责任推给自己----毕竟是自己先动的枪。

        如果这伙人是坏人,那更不用说了,直接缴枪放弃抵抗吧。政|府给的薪水虽然可以,但为此成为烈士就太不值了,毕竟工作是政|府的,命是自己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选择了放弃挣扎。不过在卸下枪的时候,他还大着胆子问一句:“敢问各位爷是做什么的?”

        脱离险境的张汉卿搓搓手,冷冷地说:“我们做什么不要紧,关键是你要知道,政|府发给你的枪是留着做什么的。你不分青红皂白就向我们动枪,直接毙了你也是咎由自取!老百姓养你们,就是为了让你们作威作福的吗!”

        他说的越义正辞言,警察头目越是冷汗津津。虽然不知道这尊大神是谁,但能说出这大道理的,一定体系之内,也不知是哪位高官之子。也是,敢和朱三小姐作对的,能没有几把刷子?他有些后悔自己强出头了。

        几个警察被命令乖乖地蹲在路边,这个时候,轮到朱三小姐害怕了。她哪曾见过这种场面,这时候忽然想起这位小爷说起的来自关外,难道是胡子?联想到谭海的凶悍和张汉卿的浑不畏死,她的心里一阵悲凉。

        民国以来,关东匪乱前仆后继,大大小小有数百股之多。他们出没在深山老林,又都是骑兵,神出鬼没令官府防不胜防。直到赵尔巽做了东三省总督后才用了个以匪制匪的办法,招安了一批很有实力的匪帮为政|府效力,这其中张作霖就是其中的代表。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原本对胡子没有办法的官府,因为张作霖等人的投诚,终于找到带路党。几年下来,大股的匪徒基本上都被剿灭了,张作霖也扩大了影响、晋升了官职。

        但是匪患的影响仍是巨大的,也仍有小股胡子选择了低调行事或远避深山。关外这么大,想根除难上加难,朱三小姐便以为这是流窜过来的匪徒。有枪的警察都束手就擒,她一个弱女子还有什么反抗的余地?望着谭海黑洞洞的枪口,她的伶牙俐齿第一次没能发挥作用,她极度惊恐地说:“你们要干什么?”

        张汉卿觑着朱三小姐惊恐的脸,他的得意之情,是难免溢于言表的。仗着有警察就可以胡作非为?撕下面具,你也不过是胆小怕事无助的可怜虫。顺着她的话音,他故意发出桀桀的惨笑声:“干什么?你说呢?嘿嘿嘿。”

        他还脱不了恶作剧的心态,但是朱三小姐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她颤抖着带着哭音说:“你要钱,我会让人给你好多好多赎金,我也不会告诉别人,只求你放我走…”

        “赎金?”张汉卿一愣:这他妈的想到哪儿去了,哥是这样的人?他看了看对着警察面露凶相的一干侍卫,大概知道朱三小姐误会他们的身份了,也不点破,反而很色眯眯地说:“我不要钱,我只要你做我的压寨夫人!”这是前世看过最过瘾的一句话,反正基本上有女侠和山大王出场的电影都会多多少少有这么个段子,男人的武侠情节是不是都是冲着这个来的?张汉卿不敢肯定,不过他接下来得意洋洋画蛇添足的话反而让他露了馅:“这些警察,都一起带上山去。胖的做黄牛馅,瘦的做水牛馅。”

        朱三小姐从最初的慌乱中恢复了镇静。关外有匪不假,但这里是北京!隔着山海关和辽西走廊,千把里路呢,什么土匪能杀到这儿来?而且他们哪来这么大的胆子在戒备最森严的城中作乱,而且目标只是“价值含量”并不大的自己!她开始只是怕,又不是傻!

        就在这灵台一动之间,她又听到张汉卿的豪言。民国以降,《王老虎抢亲》、《水浒传》中打家劫舍这样的剧目也是看过不少,肯定懂其中的意思的,因此她才显得很震惊。

        震惊,是因为她已经十好几岁,在这个年代也能结婚生子了,张汉卿这个小屁孩要抢她做老婆!她一改惊惶地样子,冷不防说:“你这么做,你家大人知道不?”

        还是被看穿了,张汉卿便泄了气,他的本意是恶搞她一下。女人,你的名字叫弱者,不带这么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