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46章凶险

第46章凶险

        麻烦了,这是朱光沐等人的第一个反应。不管怎么说,一大堆男人,在这午夜时分来消遣一个女孩,说起来总有些不上道。何况这女孩的家世不简单,从她这么快就带人来“反扑”可见一般。

        张汉卿却不在乎。春风吹,战鼓擂,现在社会谁怕谁?因为张作霖的首先劝进,老爸的脑门上已经刻着“袁”字,被人私下评为袁氏十三太保之一。现在折腾越欢,将来报应也会越爽,老袁蹋台,也就是这年后不久的事,是时候预先消除一部分影响了。

        可是覆水难收,想急流涌退也不可得,这就像拉紧的弹簧,如果射出去会伤着人,但是收得快了,也会弹着自己。父子俩的合计,是干火中取粟的事,需要冒险,这不自己还被押着做质子的吗。

        他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在北京城里乱搞。老张不在,老袁道义上是第一号责任人,只要不牵扯到政治,总是要让自己平安着陆的。要不然,他也不敢和世子袁克定打擂台、和段宏业争高下。就是要让老袁对自己头疼,然后自己可以名正言顺地被他“赶”回奉天去。

        今天也是碰巧,朱三小姐不来,也还找别的什么人物来作对。所以看着朱三小姐得意洋洋从车里下来,张汉卿暗叫一个爽啊。小儿辈的争吵,无论如何不会上纲上线,那就来吧。

        所以当警察们一脸严肃地来到他们身边时,张汉卿并不为意。就听朱三小姐在大声说:“就是他们,不但拦住我们的车,还暴打我的司机。”

        警察们看来都是认识大名鼎鼎的朱三小姐的,因此对她的遭遇深表同情。便有一个头目模样的过来说:“你们中间是谁打的人?不要让我指认。”

        他的目光从张汉卿面前一扫,见是个半大孩子便转向朱光沐;又见到朱光沐一脸斯文,便又摇摇头盯向谭海。这一行人中谭海身高马大,一看就有作案条件。他把手一指,严厉地问:“是你?!”

        谭海还真没动手,出手的是另一个原本是张作霖的侍卫的雷某。他虽然被委任为看护张汉卿的头,却不是正宗张作霖带出来的兵,在担任这个侍卫长之前还是个鞋匠。不过他虽然见识不多,却知道挺身而出的责任----既然人是归他的管,自然要由自己顶缸。当下点点头:“是我。”

        警察头目也看谭海是老实巴交好欺负----虽然身体壮了些,但一脸善像。不像其他几个人,都是脸有横肉。张汉卿太小,朱光沐虽然跑得一身汗,但衣着还算板正,都被自然排除了。

        见他认了,警察头目便凶相毕露,把手一招:“来呀,把这个打人的绑起来,带到警署问话!”

        便有两个警察从腰间要解绳子,朱三小姐见状,露出得意的笑。进了警署,可要让他们好好地教训一顿。虽然谭海并不是打司机的直接凶手,但能够出一口气,也就满意了。北京,是北京人的地盘!

        张汉卿斜着眼睛看警察要拿人,淡淡地说:“这就绑人?问过我没有?”打人是不对,但警察明显地以朱三小姐马首是瞻,这就让人不快了。一个巴掌拍不响,作为公共治安机关,总要问个青红皂白才好不是?

        警察头目似乎才第一次认真看着这个看起来还清秀的年轻人,虽然张汉卿的这付躯壳在后世被评为民国四大美男子之一,这时候却显得有些青涩,对男人来说并没有什么感觉。头目傲然说:“老子拿人,还要问过你不成?”

        张汉卿嘿嘿一笑说:“能称我老子的,这世上就一个人。就冲你这句话,你就该打!”他一瞬间做出决定,和朱三小姐一个女人家斗没意思,要斗就斗个难缠的!三五个警察,也想在他面前逞能?

        他一挥手,几个侍卫便跳出来要和那两个警察放对。这些都是张作霖挑出来的人,一定唯张汉卿是从,他们才不管你是谁谁谁,听命令才是条件反射。

        警察头目吃了一惊,这才发觉这个小年轻不简单。自己过于托大,只带了这几个兄弟过来,眼前亏是不想吃的。他干笑一声,示意两个警察退后,然后露出笑容说:“这是做什么?不过是问个话而已…”慢慢退了两步,突然卸下背上长枪,对准张汉卿,穷凶极恶地说:“需要老子动枪吗!”

        迎着黑洞洞的枪口,张汉卿明显地听到子弹上膛的声音,这一刻他的脑中一片空白。来到民国,这是第一次直面枪口。尽管曾经在电影电视中看到无数次握枪的镜头,都远没有这次来得真实。

        谭海等都大吃一惊。张汉卿被一合制住,说什么也不敢动弹。谁知道万一一个不慎,开枪走火了怎么办?

        就是朱三小姐也是花容失色。她只是来挣一口气,却不想伤害人。尽管其实这件事的演变已经与她无关了,她还是觉得心跳加速,也不知如何是好。

        缓一缓神,张汉卿却慢慢淡定了。是祸躲不过,无论此时自己做什么都不能回避他的脑袋已经在枪口下的事实。他不相信警察敢开枪----自己和他无冤无仇,又不是什么要犯重犯,警察也该有自己的规矩吧?讲起来,民国的规矩好像要比后世都大,你看鲁迅写了那么多抨击当局的文章,不还好好地活到老?我张汉卿啥也没干,怎么就要一命呜呼了?

        如果朱三小姐不在,他可能会很吃惊地辩白。可惜有女人在此,他绝对不会低下头来,相反,他还很光棍地说:“你敢用枪指着我的头!你开一枪试试!”

        男人,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自己首先怂了,侍卫们在心里会怎么看?朱光沐会怎么想?关键是朱三小姐会怎么看他?尽管自己对这位三小姐没有一点好感,但好歹是个异性吧。

        谭海等人都很吃惊,这不是找虐吗?朱三小姐也似乎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半大孩子还是很倔强的。连警察头目都吃了一惊,不相信地问:“你让老子开枪?”

        “你他妈的废话少说,有种就往这儿来一枪!”张汉卿突然光棍起来,他指着自己的太阳穴恶狠狠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