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45章战鼓擂

第45章战鼓擂

        朱光沐虽然是后来搭的话,但见多识广的朱三小姐立刻发觉张汉卿是这群人的头。虽然他还很年轻,但掩藏不住那种由内而外的气质,和谭海等人对他的恭敬。她的话,是向张汉卿而发的。

        张汉卿很讨厌她的倒打一耙。为什么,你难道瞎吗?

        讲起来,在正史上朱家与张家及奉系的渊源不是一般的大:像朱光沐,娶了朱家的五小姐、也就是这位朱三小姐的妹妹;朱六小姐,嫁给了自己的胞弟张学铭;朱九小姐,嫁给了还未出场的奉系元老吴俊升的独子…可是,自己已经横空出世,天平已经开始偏转,他也不喜欢这种纯粹为交际而交际的女人。民国以来,洋风渐开,可是,有些女人却简单地把它看作身体上的解放,而非心灵。

        所以他没好气地说:“打他,自然有打他的道理,因为他该打!我处事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打他!”作为张作霖的长子,他天生就有一股痞气,不因张汉卿穿越而有损丝毫。

        朱三小姐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难缠的主?她被噎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你…你…”地乱指。

        张汉卿淡定地看着被紧紧按住的那个司机,慢慢地说:“你仗着是朱家的司机,想必骄横惯了,从没把升斗小民放在眼里过。只怕在你心中,撞了也就撞了,凭朱家的身份,凭朱三小姐的脸面,大不了赔几个钱了事,朱家一定可以摆平这事。但是你要记着,脸面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现在类似的情况加诸你身,你可以理解无助百姓的心情了吗?”

        张汉卿骂得痛快,朱三小姐的脸已经涨得通红。放眼北京城,谁敢直接当她的面教训她的司机?父亲有西洋之风,对下人一向平等相待,不会做这种事;其他人看在父亲面上,也当然不会不给她台阶。这是谁家的孩子,把司机当狗训!

        她怒意渐盛:“朱家的司机怎么了?轮到你来教训!你父亲是谁?赶明儿我亲自去拜访去!”

        张汉卿知道她的身份还敢向她叫板,肯定是来者不善了。不过在脑海里盘旋半天,始终琢磨不透他的来历,因此虽然愤怒,却不想把事态扩大。而且她自诩是京师名媛,在大场面上自然不能像泼妇一样和张汉卿这个小皮孩吵----身份累死人呐!

        她认为像张汉卿这么张狂的人----甚至比她都张狂,一定是仗着家中的地位,当然也不会吝于显弄他的地位。哪知道张汉卿摇摇头说:“路见不平,总有人会把路铲平了的,倒不一定要找铺路的人,那有多累啊!你要拜访我父亲?他现在忙得很,没功夫理会你。再说关外风沙大,若是把你三小姐的妆容吹乱了,重新整理一次,得费多大功夫啊!”

        他洋洋洒洒,骂人不吐脏字,把朱三小姐气得柳眉倒竖。她很想破口大怕,却与淑女身份不符,再说对方人多也看起来不像有素质的样子(张汉卿:原来素质就是任你朱三小姐张狂而唾面自干?),在这夜深人静的地方免得吃亏。

        但是朱湄筠毕竟是聪明人,张汉卿随口的一句“关外”她是听得很清楚了。原来是东北的土包子到北京城来耀武扬威来了,好,看我怎么收拾你!不过先得把眼前的事给摆平了,其它的事情可以再徐徐图之。她按捺下怒意,大声说:“今天的事,你想如何善了?!”

        张汉卿浑似没注意到她的生气,略想想说:“那你向我这位兄弟道歉,今天的事就算了。”

        这位兄弟,就是朱光沐了。张汉卿给他打抱不平,他却没有感恩的觉悟,反跳进来和稀泥:“也没多大事情,这道歉的事就算了吧。”

        算了,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当事人都这么说,张汉卿也无语了。看着朱三小姐满怀怒意地摔门上车,张汉卿埋怨朱光沐:“这种女人,你越捧她,她越是上天!你也太好说话了,不至于是因为把你迷住了吧?”

        朱光沐摇摇头:“哪里话?都大半夜了,一群男人拦着个女人,总归不是什么得体的事情。再说我这不也没什么吗,能够不得罪朱家,还是别出头的好。”他推推眼镜:“至于朱家的小姐,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人家身份地位在那摆着的,我可高攀不起啊,呵呵。”

        他的稳重之言获得谭海的赞同,对后面的玩笑话也就只能陪着呵呵了。可是张汉卿却不放过他:“朱兄,你也不要妄自菲薄,将来你的成就,将远在你本家之上!你信不信只要你喜欢,将来朱家小姐会上赶着追你?”

        他没把话说死说透,朱五小姐可不是到后来跟他结婚了么?可是在朱光沐心里,却以为说的就是这位三小姐。那种名声和气质,真不是现在的他能够高攀的。就是将来张作霖有幸做了奉天督军,也不过堪堪和朱启钤平起平坐而已,何至于要人家的女儿“上赶着”追他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光棍?就是发迹,也要五年十年之久,那时节,朱三小姐恐怕早就嫁作他人妇了。

        所以朱光沐把张汉卿的话理解为玩笑,所以他也毫无忌讳地说:“朱家会上赶着追我?就凭我身上仅存的五百个大洋?恐怕这还不够人家一晚上的消费!”

        张汉卿笑着说:“不要这么悲观,这样,你和朱家小姐的婚事,包在我身上了。君子无戏言,你敢不敢打这个赌?”

        朱光沐呵呵了。自己决定跟着张汉卿筹建人民党,何尝没有赌一把的意思?北大的风气,是同学互找高枝,他难免不受点影响。张汉卿是奉天最有权势的张作霖的儿子,现在跟着他,好歹也是一个副官秘书什么的。水涨船高,只要地位上升足够快,一个好前程是跑不了的,何愁婚姻?到时是不是朱家,倒没有必要了。张汉卿和自己开玩笑,何尝不是对自己的承诺----一种笼络?

        他就笑着回应说:“那我就等着汉卿给我拉一门好亲事,在此之前,我就不考虑婚姻大事了。”

        朱三小姐可是在车上听着呢。被这两个男人当面把朱家的女儿损得不要不要的,她的小脸一阵青一阵白。听到两人说得兴起,忍不住伸出头来,怒气冲冲地说:“呸!除非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会看上你们这些乡下佬?你们也不打听打听,我们朱家是什么身份,想癞蛤蟆吃天鹅肉!今天的事,我和你们没完!”

        望着朱三小姐一溜烟的车屁股,朱光沐无奈地看看张汉卿。口舌之快是逞了,可是,不显得太无聊了吗?还徒得罪了朱家。虽然注定和他们没多少次,但毕竟看到名闻京师的朱三小姐,也是大快人心之事。

        张汉卿却没有这份觉悟,他反而认为在正史上朱家的几位小姐,分别嫁给自己的弟弟、副官、秘书竟有四、五位之多。自己来这个世上只要稍微那么动一动金手指,奉系一定会有更大的发展,相应地,身边人都是水涨船高,到时候恐怕不是朱光沐等人能不能得到朱家小姐们的垂青,而是他们能不能仍然看得上她们的问题。

        他嘻嘻一笑说:“男儿何患无妻?将来总要朱家女儿排队求着嫁给秀峰兄才是。”

        谭海也难得地打趣说:“将来少将军发了迹,也让兄弟们都娶着一房好媳妇才是。”

        张汉卿呵呵一笑说:“这些都不是问题。我可先说好,只管正室,再多的兄弟就管不着了。”

        女人话题从古至今都是带动男人气氛的好话题,再说张汉卿一向宽以待下、也不是多么严肃的主,所以人群里立刻充满着快活的空气。

        穿越三个月来,张汉卿所结识的都是各路“好汉”,也立即融入到这个纷争的时代,因此几乎没碰到真正意义上的异性。这对一个思想极度成熟、身体年轻强健的男人来说是很压抑的。若不是快节奏的生活变化让张汉卿没时间考虑这些,他早已投身女性解放运动中去了。现在,难得有一位朱三小姐闯进自己的生活中,当然会借题发挥些。不能做什么,总得过过干瘾不是?

        其他人也好不了多少,当兵的都是熬气力的年轻人,在军营里还好些。在北京这灯红酒绿的地方闲得久了,加之又经常与张汉卿逛逛些“不正经”的地方,难免身体上有些想法。所以对张汉卿的荤段子,大家都不觉得污没了他“学生”的身份,而是正对了味口。所以旁边的侍卫一个笑哈哈说:“一个婆娘能养得起就够了,还奢望三妻四妾咧?”

        张汉卿笑着点点头说:“总要让兄弟们称心如意的好。你们只要将来努力,多娶两房老婆也不是不可能。”

        他们一堆人在这里自吹自擂,根本想不到远处灯光忽闪忽闪地,朱三小姐的汽车又回来了。不过与刚才不同的是,她的车子后面还跟了几个奔跑的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