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43章少年人有朝气

第43章少年人有朝气

        “什么是党?志同道合称之为党。党是一个集体,而不是某一人。党的权力属于全体人民,所以我准备叫它‘人民党’。我筹建人民党的意图,也是在军事力量扩张的基础上,实现把政权和军权移交给它的愿望。通过党来治理国家、治理军队、团结民众。人民党的管理原则,我用五个字来表达,那就是‘皿煮集中制’。

        什么叫皿煮?就是一切权力都运作在阳光下,一切权力属于党。

        从党的最高领导机构,我暂时命名为中|央委员会,它的领导人、各执行机构的负责人都是由大会选举产生,委员会的全体委员们都由下级党组织选举产生,各级地方机构亦然。在核心组织内,决定党和国家的大事要用投票的方式进行。

        没有约束的权力极易招致腐败,特别对于党的领导人和掌握权力的部分人,必须实现全方位的监督。即使是党的领导人,他也不会享有像先前的皇帝、现在的大总统这么独一无二的权力,他的任何重大决定,必须由同级的党的委员会获得多数通过才有效。如果领导层违反了党纪国法,他仍然会被党内的监督机构----我姑且命名为纪律监查委员会----所弹劾。这样,可以有效地避免独裁,我称之为党内的皿煮。

        但是一盘松散的组织不符合中国的国情,一昧皿煮、像目前国会那样的‘皿煮’完全没有意义。中国有两千年的成熟的政治架构体系,中国有众多的人口和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现实,不允许我们效仿西方建立一个软弱的政|府。集中力量办大事、推翻帝国主义对华的奴役需要集中一切资源进行,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权力必须集中----党权、政权、军权都要由党所委派的人负责,所有的政令军令,由它选举出的政|府和军事机构推行。中|央委员会做出的决定,全国各级党、政、军组织都得遵守,这样,政令才能通达,才能实现权力的集中,才能集中力量办大事!我称之为权力的集中。

        既皿煮又集中,这是这个党的特色,一句话就是‘皿煮集中制’。实现了皿煮集中,可以在实施重大决策时集思广益、充分听取不同的意见而避免‘一言堂’,并能在必要的时候稳定地进行权力移交而不产生政治上的大波动;可以方便地动用一切力量完成目标,并在皿煮的基础上统一思想,事半功倍。

        当然,关于党的宗旨、基本路线和基本方针、理论建设、组织架构等等的形成,需要很长时间的摸索和酝酿,但是综合世界各国的政治发展方向,要想实现现代政治、把国家引入现代社会的正轨,建立这样的党势在必行!

        人民党要吸引中国千千万万的有识之士加入,就需要首先征服他们的心,让他们愿意加入这个党并为党的理想工作。在目前,人民党的宗旨只有一个,那就是推翻三座大山----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真正建立起富强、自由、皿煮的新民国!”

        不知什么时候,吴家象和朱光沐静静地进来了,他们静静地旁听,共同见证张汉卿进一步丰富他的建党学说。他们由惊讶到崇敬,由心悦诚服到五体投地,经历了一个难忘的转变。他们再想不到,张汉卿的心竟有这么大。在这一刻,他不再是军阀的儿子,而是指明中国前进方向的导师。

        蔡锷是第一次听到如此系统的建党方略。之前他是同盟会会员不假,但同盟会只是一拨立志推翻满清政|府的同志,于军事斗争居多,于如何管理行政则少有涉及。张汉卿的一席话,让他有拨云见日之感。如此,则国定矣!

        尽管张汉卿所说的只在纸上,还近乎理想,但是当看到一个充满稚气的脸沉浸在对上层建筑的构思中的时候,他第一次从心底里不把张汉卿看作孩子,而是一个具有雄才大略的中国救星。小小年纪,有这样前瞻的思维和先进的理念,此事可成!国家有望!他心潮澎湃地对张汉卿说:“我的老师曾说过,‘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信哉斯言!汉卿有此抱负,是我中华儿女之福!汉卿的理想是我辈半生的向往。将来汉卿成立人民党时,我要做第一个党员!”他又看着朱、吴二人说:“汉卿是人中龙凤,有少年人的朝气;你们早早碰到汉卿,是你们的运气;你们能跟着汉卿,也是你们的福气。”

        “但是”,蔡大将军很中肯地继续说:“这个建党学说在此时不宜大张旗鼓,你们要低调从事。国内形势瞬息万变,希望你们借调进行党的理论、纲领、目标的定谳并不断丰富它的学说。我相信,距离你们一飞冲天的时间不多了!”

        有蔡锷这位大鳄背书,朱光沐和吴家象对自己的选择深信不疑,向张汉卿靠拢的心就更火热了。在蔡锷的教导下,他们选择了低调从事,一切要等到张汉卿回到奉天再说。

        张汉卿誓把低调进行到底。既然是北大的学生,学习自然是最低调、最正确的活动了,所以,未来人民党的三位年轻的元老不约而同地决定埋头读书。

        说易行难。建党可不是小事情,张汉卿有的只是来自后世目睹耳闻的重大党的政策,对于纯理论的研究却基本没有涉猎。这样的结果是他能够提(天)纲(马)挈(行)领(空)地“解释”民国革命运动的怪现状,却无法在基础思想方面有任何的作用,正所谓眼高手低。

        好在吴家象、朱光沐都是后来一时人杰。吴家象做事严谨,正史上人称“东北才子”,又是北大理学学士,后来做到东北大学总务长、奉天督军署秘书长。当他对张汉卿的建党学说感兴趣之后,便很努力地为这个党的理论筑基。

        朱光沐是法学专业,更能从法律角度让这个理论更加严谨。而且他有一种很可贵的品质,就是不拘泥于俗套,用各种方式解释张汉卿的逻辑并见诸文字。

        让他们极为佩服的张汉卿身体力行,也罕见地钻进了北大图书馆,而且经常是一天,比后世的学校生涯都热切,倒让朱、吴两人啧啧生奇。看不出,这位少将军对书本还是很热爱的,所以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他年纪轻轻却能够拥有如此高度的眼界。

        他们看到了一半。张汉卿看书,多是留意那些当代的名人轶事,以此来唤回他在前世对于民国人物的印象。做大事需要有一批拥趸,在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很多即将站在舞台中|央的人物都在焦急地等待出场。他没有时间细细识别这些人的能力与政治信仰,也不可能通过慢慢接触来考察这些人的可用程度,只有凭借脑中仅存的记忆来判断。也许,等他再融入一段时间,才会更精准地把握时代的脉搏吧。

        有时张汉卿也会问起朱、吴两人对这个时代名人们的看法,以加深他的理解。相比较吴家象,朱光沐虽然年龄稍轻,却对很多人物都有了解。不但如此,他还能挖出这些人身后的背景,这使张汉卿受益匪浅。

        当然吴家象的稳重也是张汉卿欣赏的,建党这么大的事,总先要拿捏个章程吧?目标、方针、细则,哪个都需要细细思量,这些细节的事,就交给稳重的吴家象来做,然后自己再做前瞻性的修改,当然还是吴家象执笔。

        在北大未命名为“未名湖”的湖边,在张汉卿在京的那座普通的四合院里,经常可以看到三位年轻的身影在激烈而又诚挚地讨论着什么。有时候蔡锷也会加入,用他的人生智慧给予一些独到的建议或意见。历史永远记载,就在这短短的一个月内,中国诞生了一本叫做《中国人民党党章》的小册子,注定一正式面世就会石破天惊!风云雷动!

        在三个人忙碌的这个月里,外边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老袁已经被愈来愈激昂的劝进激发了斗志,决意高调推进,他也根本不记得张汉卿这么点小事了。现在各地军政大员几乎全数上表赞同,北京戏班子也开始为帝王将相讴歌,甚至连原满清贵胄们也联名上书要拥戴他这位新主子,让老袁踌躇满志,觉得天命在我。

        最闹的是以北洋名媛沈佩贞、唐群英、蒋淑婉、安静生等人组织“女请愿团”、“女子参政会”等“女权”组织也进入**。从五月份起,这些女子请愿团每月必求见总统一次,她们成群结队前往新华门请愿,路人常为之侧目。

        老袁不知道的是,在他的花团锦簇的同时,一群年轻人,正在孜孜不倦地对他的身后事进行着安排…

        北京的盛夏,从这时起就开始如此闷热了吗?都晚上十点了,身边还是不见一丝凉风,好怀念有空调的日子啊!张汉卿从图书馆出来后,疲惫地伸着懒腰。

        吴家象在校外另有住处,朱光沐却早已从宿舍搬到张汉卿租住的地方了。和张汉卿一见如故的他,很喜欢和小他三岁的张汉卿聊天,总觉得这位野心勃勃的“学弟”的脑瓜中有取之不尽的新奇主意和见识。年龄不是问题,他已经决定跟着张汉卿的脚步去搏一番事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