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41章收敛

第41章收敛

        老袁一来,围观的人群顿作鸟兽散,张汉卿作为始作俑者也跟着躲一边去了。本来就不大的事,不过是借题发挥而已,于是老袁训斥了徐树铮后就此收手。

        徐树铮是段祺瑞的人,先“接受”了段祺瑞的陆军总长辞呈,又解除了徐树铮的陆军次长职务,有些事做得太明了。段祺瑞在北洋中的地位非同一般,这样对待他难免会让他人寒心,所以老袁轻不得重不得,只好如此了。

        但对“罪魁祸首”,老袁可不想轻易放了他。陆军部和办事处的矛盾是由张汉卿而起的,所以问明原因的老袁仍然找到了他。

        “汉卿啊,雨亭让你来,可是要你勤奋读书来着,你却整天惹事生非。办事处是什么机构?那是管理全天下的军国大事的,岂容你在这里瞎胡来?!”

        张汉卿跟这位大佬无以交流,只能唯唯称是。

        也许是觉得措辞太过强硬----这段期间张作霖为自己的事情可是没少奔波,不看僧面看佛面,可不能寒了底下人之心。于是袁世凯换了一幅长辈的口吻,谆谆说:“你在北大缺课也很多,明天我就和次珊说,要他对你严加管教。你的考绩,我是要直接告诉雨亭的。”

        由于父子俩在之前有过深入交流,张汉卿倒不虞张作霖会过问他的功课,所以对于北大校长打的考绩,他不会有什么负担。只是弄得动静过大,也会让父亲那边难做----样子总要做一些的。估计老袁也并不是非要逼迫他成为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只是拿这个来说事,也不会真的因为这个召堂堂一个北大校长来监督他。

        况且北大是以学术自由著称,而他只是个旁听生,也没有那个道理和义务逼他学什么。但是以后行事可得要收敛些,高调了这么久,也要多往学堂里跑跑了。

        在袁世凯的过问下,几位技师最终还是调往奉天。张作霖有私心不假,但这段时间做事还很得力,适时给点甜枣也是要的,再说那个奉天兵工厂最终能搞成什么样子还很难说,毕竟搞军事装备是用钱堆起来的。张作霖的想法,也无非是维修个枪械、制造些弹药什么的。作为统兵的将军,也不能说做得不对。

        至于姜登选,则表示愿与朱庆澜共进退,不愿在此时弃朱而去。他本来在朱任黑龙江将军任上深受信任,张作霖只是通过生硬的调函向他伸橄榄枝,他当然不会轻易改弦。虽然奉天要比黑省强过数倍,但几个重要的位置都被占着,他一个外来人,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好缺,不如不去。

        一句话,张汉卿的面子还没这么大。不过一代强人张作霖通过徐树铮要人被大总统否决,还是让姜登选凭空增加了几分资本。让其大涨面子的始作俑者是张汉卿,这个人情已经落在他心里了。

        然而张汉卿心仪的几位技师终于顺利去奉天报到,这让他还算有点慰藉。不过后来蔡锷责怪他为什么不请他出面?以他的人脉,如果出口,这点小事唐在礼不一定会拒绝,张汉卿就可以直接达成目标。为什么非要绕这么一大圈子、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呢…

        事已到此,张汉卿也无法懊悔了。老袁发话,就是忍,也要忍受几天在北大求学的日子。可能老袁只是场面上说说,但自己不能不当一回事不是?毕竟人家是总统耶!

        张汉卿知识水平不敢说全能,但比起这时代的绝大多数人来说还是超前一大截的。无论从知识面的扩张程度、学科的交叉发展程度、工作经验的丰富程度、以及对社会发展的卓越见识方面,都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即使是后世名声显赫的北大,在他眼里也只是消遣度日的过场。

        还因为他读的是预科…

        穿越前的中文系本科学历,让他接触国学基本上毫无压力;他的英文水平是不用讲的;物理化学绝对炸翻天,要知道在他后世所学过的化学元素周期表中,目前还有好多个没有找到呢。

        在这个时代,有名有姓的军阀,一般都会把儿子送到各地的军校读书,要么是各省的陆军小学或陆军中学等。混毕业后在军队里快速晋升,然后再保送到中|央陆军大学里“深造”,以图混得更高的学历便于之后晋升更高的职务。像张汉卿这样的军阀后代来北大“读书”的不敢说没有,但罕见是真的,反正张汉卿没见到一个类似他的这种情形的。

        由于此前挂着辜疯子的“不记名弟子”的名头,张汉卿在校园里活得很惬意:本来就没打算混一张文凭,他也不拘泥于按部就班地上课,而是有选择性地插班听讲。这样的好处是使他的短期北大求学生涯不但没有白混,而且还认识了一大批不同背景的学生。

        像高他一届的预科生吴家象,是1914年入的北大,因为成绩优秀,后来备受蔡元培赏识。吴是激进青年,主张对日强硬,这一点和张汉卿有共同语言。而且两人都是辽宁人,在地域上有先天的亲近。在年轻时经历过不成功的抑制日货行动后,吴家象转而对国人的不能抱团有极度的愤慨。在讨论中国如何自强时,他对张汉卿提出的筹建一个致力于民族解放和国家兴旺的政党表示认同,也欣赏张汉卿对关于这个党如何领导中国的事业的宗旨和组织架构所做出探讨。

        这个时代建个党也并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民国即初,便有许多团体为了达成各自的政治诉求而成立了许多党派,如共和党、自由党、社会党、统一(国民)党等,还不算占有主导地位的国民党和后来异军突起之共*党。

        这些党派或只是政治傀儡,或侧重务虚而不握有实权,或名声不彰口号不响没有足够吸引人群的纲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政党真正具有足够的影响力。孙逸仙领导的国民党已经被袁世凯勒令解散、去年才在东京成立中华革命党,势力已大衰。目前活跃在北京政坛上的,基本上都是袁的应声虫。

        张汉卿想建立的人民党,是一个打着三皿煮义旗帜----这个是作为国民党的前身的同盟会能够吸引无数仁人志士的法宝,也与当前主流人心吻合、但与后世的共*党政权架构类同的组织。根据多少年的发展和沉淀,后世共*党政权的稳定性是世界各国都无法媲美的,那种巧妙地揉合了皿煮与专政的政治制度,堪称划时代的杰作。

        当然,张汉卿的初步构想是以抵御外侮、使中华民族完全崛起、建立真正人民当家作主之国家为口号,这是当前国家最迫切的、也是国民感触最深的。日本在二十一条上的步步紧逼,已经触动了中国人民敏感的神经。

        吴家象和张汉卿一拍即和,对这位年纪小他九岁的弟辈,他可不敢有丝毫小视。人比人得死,凭张汉卿的阅历、知识和见解,足以秒杀同辈人。尤其是知道这位小张是奉天将军张作霖的长子时,于是更加佩服。连蔡、蒋两位兵学泰斗级的人物齐声夸奖的,不值得佩服吗?

        “汉卿,你的父亲是奉天将军,成立人民党肯定是可行的。可是人民党究竟能不能起到它宣扬的作用,我还是看不透。如果它像现在国会里的那些党那样,我认为它不值得浪费时间和精力。而要起真正地发挥作用,当政者会同意吗?”

        这个是实情,也是专制中国走向皿煮中国之疑问。任何一个政治人物,除非他有高尚的情操,都不会轻易地让自己的权力受到约束。像那位当初被称为“中国之华盛顿”的袁世凯,才不到五年时间就露出本性,不但要把总统世世代代传下去,还想着更进一步,让人大跌眼镜。

        吴家象明着指袁世凯,暗地指张作霖和他的既得利益者,他们会心甘情愿放弃到手的权力而把它转交到人民党手里?只怕张作霖等人没这么高的修养吧,连张汉卿也不会相信。

        可是张汉卿自有办法:“通过建立人民党然后武力夺权的想法是要不得的,国家已经够乱了,我不想我自己成为祸害国家的根源之一,我不会做军阀,我也誓将消灭中国所有的军阀,包括我父亲在内!

        文事须赖武备,人民党也需要一个时间在行政和军队里补充足够的力量。回奉天之后,我的重心将放在带出一支人民党自己的军队来,然后在帮助父亲扩大权力的基础上逐渐巩固人民党的力量。与此同时,人民党将伺机用渐进的办法获取地方基层政权。只要我在,只要军队不压制我们扩大,我们总会形成自己的力量。这个过程可能很漫长,但只要坚持,总会成功。

        等到实力足够大了,无论是父亲的力量还是我们的力量都已经整合在一起了,那时的政治斗争就局限在党内,也就是西方一直遵循的国家权力属于文官的游戏规则。军队,将永远服务于文官系统所组成的政权基础,国家也就大治。”

        这是吴家象真正从心里佩服张汉卿到决定追随的进步。在这种角色的转变过程后,是他开始自觉地为张汉卿摇旗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