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40章全武行

第40章全武行

        怕什么来什么,张汉卿自叹晦气。他推测,陆锦的假意发作,半是因为自己,但更大的理由,恐怕是跟徐树铮叫板吧?谁都知道,因为办事处夺了陆军部的权、模范团取代了段祺瑞在北洋军界的地位,徐树铮可是一直没有好脸色,而且在很多事情上利用规则好好地捏了他一把。这次借机发作,一石二鸟啊。很不幸,自己成了一只无辜的鸟了。

        最讨厌这种派系之争了,因为这样会显得张汉卿特别无助----动辄都是背后有通天大人物的角色,让孤单一人呆在天子脚下的张汉卿情何以堪?

        顶牛不是办法,那样只会使情况更遭,毕竟张汉卿还是希望事情最后能够办妥的,他选择了低调:“既然陆厅长对这个调函有意见,还是请徐次长亲自和您沟通为好。”既然话已说开,他也就没必要从中说和了,就让两尊大神谈个够吧。

        徐树铮此时正望着空荡荡的门廊发呆。自从裁撤了总统府军事处,陆军部的地位就一落千丈,除了办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之外再无决策权,俨然成了陆海军大元帅统率办事处的跑腿机构了。这个次长也没什么意思了,还是回家兴办学校去吧,那也是徐树铮的一项志趣呢。

        远处传来参差的脚步声,徐树铮是武人,对此很是敏感。他推开房门,便见远处走过来几个人,当先一个是他的名义上级,任职不久的王士珍;紧跟在他身后的也是旧识,就是那个传闻中要取自己而代之的田中玉。“这么快就来了?”他冷笑想。

        王士珍号称“北洋之龙”,历来奉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风格,雅不欲陷入党争。对于取代段祺瑞成为陆军总长,热情并不十分高涨,这一点徐树铮倒是能够区别对待。奉命行事,可以理解。

        对田中玉,他就不怎么给好脸色了,虽然从名义上讲,田也是皖系一脉,但这个人立场并不坚定,现在也是抱紧了袁世凯的大腿。不然,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掺和这个职务。当然,徐树铮看人还是比较准的,正史后的四年后,直皖大战中,田中玉坐视皖系战败。

        所以,当王士珍、田中玉和他简短地寒喧后,徐树铮直接说:“田兄是来取徐某的官印吗?”

        田中玉很尴尬,也不敢和他较板----不看看他后面站的是谁?民国是个很奇特的年代,官场上此起彼伏成为常态,光总理一职从唐绍仪起,经陆征祥、赵秉钧、段祺瑞、朱启钤、熊希龄、孙宝琦、徐世昌(改名国务卿),在短短四年间已经换了八任。

        谁知道将来会是什么样的状况?这种走马灯似的换人,大家都不敢过分撕破脸皮,就是为了将来好见面。徐树铮被撤职,自然情绪不好,换谁都一样。再说他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知道,没必要和他叫真。谁要叫真,谁就先输了。

        王士珍赶来圆场:“又铮,这样说就太不近人情了,中玉是这样的人吗?他只是奉大总统之命,提前与你做些交接准备,有什么未了之事,就交待给中玉做就行了。”其实,就在今天,袁世凯明令免徐之职,以田中玉继任陆次。这个命令和委任状都揣在怀里呢,只是慑于这位小徐(是他的另一个外号,以与老徐----北洋元老徐世昌区分)的脾气,一路上都在酝酿该如何开口。

        “早已做好了交接准备----不过也没什么好交接的了”。徐树铮讽刺地说,丝毫不给面子。

        田中玉也就只能呵呵了,作为主官的王士珍也没有不爽的感觉。让徐体面地离职,让田稳妥地上任,是他这位北洋出名的老好人要扮演的角色。通常,政治上所谓不陷入党争,其实就是和稀泥和老好人的代名词。

        他们两个人不理会徐树铮的讽刺,只是殷勤地问小徐有什么事需要帮助的,这让徐树铮满肚子的火无法释放,这时候张汉卿来了。

        张汉卿可不会替陆锦缓颊,他一五一十地把陆锦的话带到,这些不经修饰的措词让徐树铮的怨气蓦然而发。几个军工专家、区区一个少将,什么时候值得他这么大动干戈三请四请!还有人敢当面打脸!“这是欺我要下台了,想给我脸色看呐!”徐树铮这么高的官位了,也不想显得城府更深些,他咬牙切齿地说:“好哇陆锦,攀上高枝就要给我脸色看吗?我倒要亲自会会你!”

        能够摆脱徐树铮的攻击姿态,田中玉和王士珍都轻吁一口气。这徐树铮可是胆大无比的货,陆锦碰上他只怕也无法善了吧?谁你不好惹偏要惹他?不自觉地,他们都替陆锦幸灾乐祸起来,浑没有感激他转移了徐树铮的视线的自觉。

        陆锦还没有走,他是故意在今天在办事处立威的。办事处有军事、总务、人事几个厅,却没有名义上的副处长,这让几位厅长难免有些意动。大总统虽然挂了个处长的名,但他老人家事多,哪有那个闲心呆在这里的,所以谁做了副处长,谁就掌握了这个民国最要害的单位。

        平时大家都是面和心不和,可谁也没有足够的表现让别人心服。陆锦想立威,就要拿一个厉害的人开刀,他选择的是曾经外部的威胁,和办事处争权的陆军部,对象就是徐树铮。

        要在平时,他也不敢触小徐的霉头。特意选在今天,是因为作为未来太子袁克定的亲信,他得知今天徐树铮要被大总统解职。一旦没有了陆军次长的光环,徐树铮还能有什么底气和他斗?只要把他打败了,办事处谁敢和他争?

        所以即使没有张汉卿的事,他也会找出点由头的。

        此刻他正襟危坐,声色俱厉地指桑骂槐:“那个张学良才多大年纪、在军中是何职务?要他来回经手如此重要的军国大事?陆军部有什么权力调动如此重要的人事?大总统的命令,你们都不放在眼里了?!”

        敢和徐树铮针锋相对,在民国还是第一人,连唐在礼都被镇住了,也就没顾得上置疑陆锦事实上已经越权了。其它处室见唐在礼不出头,也就心甘情愿地让陆锦发挥,这让陆锦第一次在办事处享有如此高的威望。

        果然是“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比办事处各厅都强的硬骨头哥都敢啃,还有谁不服?他正得意地口吐白沫,浑没有发觉对面的办公人员脸都绿了,还以为是自己的积威所致,更是心情大好。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背后一声大喝:“姓陆的王八蛋,你敢找我的茬!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样阴我!”未及转身,忽觉一阵风袭来,反应不及,便见眼前金星一冒,早已被人狠狠地打了一记闷棍,差点栽在座位下。当然,对方用得是手。

        这一下可真是万万想不到,在国家最高的军事重地,意然有人对他这个军务厅长上演全武行!他晃了晃有点晕眩的脑袋,作为本能,就向背后的人打去。

        徐树铮正当年,他身体又壮,又是含怒而来,且是有备,怎么会被他轻易打到?略闪了闪,便抓住陆锦的胳膊把他反背在后,抬起脚就把他踹出数步远。由于是军靴,那踹在臀骨的酸痛,无以言表。

        陆锦在众目睽睽之下吃了大亏,哪肯善罢干休?而且若不把这个亏找回来,不要说在处里争位置,就是给他坐,他也不好意思啊。他大吼一声,爬起来就扑上去,和徐树铮扭在一起。估计要是有枪,陆锦真会一枪崩了他。

        办事处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上前拉架。神仙打架,小鬼就不要去操心了,万一双方某一人认为自己拉了偏架,那才是吃力不讨好呢!

        只要我们的始作俑者张汉卿,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位军界高层没有章法的扭斗,心中暗想:“也不是做了高官就安全的,像碰到这种事再多警卫都没有用,还是自己平常能够强身健体的好。”不知是否因此让他萌生了锻炼身体的念头,反正从这天开始,张汉卿就有意识地进行体能训练。他在正史上活了一百岁,只怕与这种平行于空间的意念有关吧。

        正当场中乱作一团的时候,一个声音怒斥说:“成何体统?办事处是你们寻滋斗殴的场所?还有没有一点军官的脸面!”却是袁世凯难得的视察办事处,也亲眼目睹了这场全武行。

        体统是没有了。陆锦的脸上已经青一块紫一块,眼角也被掏青;相比之下,身体强健的徐树铮要好点,只是领章被拽豁,军服也不那么板正而已。

        老袁一股怒气从心底而来。陆锦是什么人?那是他给儿子在军中培养的重要心腹!他被打,那是打在他脸上,是在蔑视他的权威!模范团第一期已经初见成效,突然来了个主官被打,于军队士气的影响是致命的。这个徐树铮做得太过分了!他刚刚免去他的陆军次长职务,他就立刻对他的人还以颜色,还叫上劲了!这个刺头若不处置,何以立威于诸人、在这重要节点上!

        只是徐树铮也不是一般人,处置起来有些烫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