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38章借东风

第38章借东风

        哦,这是个重大消息。段祺瑞对从张汉卿嘴里讨出实话很感兴趣,他眯起眼说:“松坡在大总统那里是挂上号的,办事处谁这么不长眼,敢抹他的面子?”

        张汉卿回答说:“说起来这事和小侄也有点关系,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世伯知道,家父军中缺少军械师,好不容易托人从办事处挖了几个技师,也算不得挖墙角吧?都是北洋一脉,也都是为国作事,可是办事处就是不放。

        蔡世叔在小侄面前夸下海口的,却被办事处按捺不放人,当然生气。更可气的是,蔡世叔还约上蒋世叔,但都被驳了回来。世伯知道的,我的两位世叔都心高气傲,才不会为这个事惊动袁大总统。小侄认为,如果两位世叔真正能在大总统那说上话,办事处的人不会这么不给面子,您可知道办事处的人怎么说?除非有大总统手令,否则谁都别想放人。为了这个事,蔡世叔可是一肚子火没法出,蒋世叔也说非要和办事处见个真章。”

        他这话完全是信口拈来。蔡锷和蒋百里联袂,搞不定这等小事,也真小瞧了人家。虽说这两位都只在办事处挂名将军,但老袁可是把他们按新生代的人来看的。别说两人,就是任意一人过问了此事,办事处也不至于如此拿捏。张汉卿来段府拜访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大量功课。

        几个技师的调动,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真到那一步,死求活求蔡锷,还怕他不出面么?只是张汉卿心里自有计较,因为他的要求远不在此。

        27师是父亲一手拉起来的,派系林立。随着张作霖的崛起,奉系壮大只是时间问题,没有他穿越也一样。自己要靠自己的力量崭露头角,没有自己的一帮人可不行。自己亲手挖的角,和将来从父亲手下继承,意义绝对不一样。

        能跟着父亲的,都是老一辈的将领了。有些人还是比较妥贴的,如旅长孙烈臣、参谋长张作相,都是绝对可以相信的,但也有脑筋跟不上、思想僵化的缺点,控制那些匪兵匪将还行,要管理现代化的军队还差着好远----按照自己的见识,这些落后的地方军阀的部队,迟早要被历史所淘汰,而建立一支新式军队,迫在眉睫。

        历史上的奉军,人数虽然越来越多,但战斗力并不成正比----它既赶不上后来段祺瑞组建的“参战军”,也不是直军的对手,与阎锡山的晋军也不是一个档次的,更别说有着坚定信念的国民革命军(北伐军)了。要不是因为东北有兵工厂、有资源、有日本人出钱出枪、有源源不断的人力,奉军的崛起也没这么顺畅。

        相信自己有先进的理念,也有洞察全局的视野,更有上百年来的建军经验----他可是把历史上从红军的建军学说到海湾战争的超视距作战都吃了个遍啊!但是一个人是天才没有用,还要有一批能够跟着自己、也能够跟上自己思想或者相信自己思想的人。

        谭海、高纪毅是近身的班底,于政治军事上的建树无益。韩麟春在军事上有几把刷子但目前也没有那么邪乎,自己所取的是更是他的忠义而已。其他的所谓名将在现在更不敢奢望----大将,是在鲜血与炮火中洗礼出来的,纵是如后世出名的将帅,也不是一出生就有这种潜质的。比迷信个人,张汉卿更相信团队的力量。

        只要建设好一个平台,即使并不十分优秀的军官,照样能在作战中取胜,比如普鲁士军官团制度。当然前提是有高素质的士兵:服从命令、思想坚定、能够跟得上军事发展需求。

        这一点很不容易。在部队招人还处在招兵买马、拉起伙夫就是兵的年代,很多大字不识一个的泥腿子都是为了混一口饭吃才入的伍。这些人都是有奶便是娘的角色,指望他能真心为你卖命?不但奉系做不到,皖系、直系甚至清一色都由西北劳苦百姓组成的冯系军队都做不到,不见历史上每次大战都是动辄数十万人但雷声大雨点小、降兵降将多如牛毛?倒是由国共两党的党员为骨干的国民革命军,战斗力居于各方之上,也最终能够在名义上将一盘散沙的民国再度统一。

        再后来,有这么一支军队也做到了,那就是工农红军。在极差的条件下凭借超强的凝聚力,他们捱过来了,创造了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征,这在此时的各方军队中都是不可思议的。

        张汉卿需要的就是这样一支军队:武器装备差不要紧,人数少不要紧,只要思想一致,劲往一处使,就是一支无敌的军队。

        因此他需要政工方面的人才,王以哲是个好苗子,但目前根基太浅,在他心目中,如果能够拉到这么一个人就好了,他叫姜登选。

        作为正史上的奉系五虎将之一,史书上评价姜登选是惯常与军队打成一片的,虽然指挥打仗能力差了些,但凭这个能够跻身名将之列,自然有其道理,而且他曾任保定军官学校教官,同样是奉天筹备讲武堂缺少的人才。

        现在的姜登选,是原黑龙江都督朱庆澜的人,曾经随着他走南闯北----朱庆澜做贵州都督时,姜便是贵州陆军第一师的参谋长;朱做黑省都督时,姜便任黑龙江督军署参谋长并随后升了少将。因为手下毕桂芳逼宫,朱于去年下野,姜便随之下野,此时赴闲在家。

        这是张汉卿打听到的情况,他也报着碰一碰的想法准备在办事处调人时夹带些私货。但请动一名少将,毕竟不是他这个层面的人所能染指的,就是蔡锷也不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再说他们两人也没有交集。

        这才是张汉卿“拜访”段祺瑞的真正目的,伺机让老段出面。之所以又把蒋百里“拉”下水,是想通过蒋的分量,让段祺瑞出手。

        为什么呢?因为段祺瑞和蒋百里一向较劲,张汉卿为此可是做足了功课才理顺他们之前的关系的,也极力想借助这一关系混水摸鱼。

        当初,蔡锷得志时,荐其同门蒋百里于袁,代段祺瑞为保定军官学校校长。保定军校是北洋陆军军官的摇篮,段祺瑞当然不爽,乃多方予以掣肘:请款既不理,辞职又不准。蒋百里仅任职半年,便发生愤而自戕幸而未死的传奇事件。袁世凯目睹此情况,对蒋多表同情,这才改派蒋百里为“总统府军事处”总参议,月薪仍为大洋一千元。惟段祺瑞系军事处处长,渠竟拒发委状,直至段祺瑞被解除此一兼职后,蒋百里才能到总统府办公。

        办事处最终在实质上取代了陆军总长的职务,蒋百里有一份功劳,这是两人交恶的延申。张汉卿搬出蒋百里在人员诗云上的无能为力,也间接地刺激了老段。

        段祺瑞心中一动,可不是么,自己在陆军总长任上时,呼风唤雨所向披靡。自从辞去官职以来,上门的人便少了许多。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的原先一竿子信誓旦旦要和他共进退的部下是真心还是假意?将来若有变故,还有多少人是可用的?

        军事处去年被裁撤,被统率办事处取而代之,后者实际上成为事实上的最高军政机构。但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有老段的很多部下被渗透进去----六任陆军总长和一以贯之的军事处副处长(正处长是老袁自兼),谁能够区分谁不是老段的人?段祺瑞正想看看目前自己的分量还有多少,也许这件事可以做他的试金石也未可知。不就是几个军械师吗,还需要老袁亲自发话才行?那我试试看我的话还行吗!

        而且蒋百里不行没什么,如果自己行,不就直接打了他的脸吗?枉你做军事处又改办事处的总参议多年,又如何?!

        想到此,段祺瑞一阵得意。不过老谋深算的他,心意已动,却绝不主动提出此事,等着张汉卿向他救援。这样,既向张作霖卖了个人情,又乘机如了自己之愿,何乐而不为?

        不过张汉卿却没搭茬,反泄气地说:“办事处是大总统亲自坐镇,我刚刚又与袁大公子有过节,这事基本无望,我就劝两位世叔不要再介意此事了,毕竟是大总统的首尾,其他人说不上话的。”

        段祺瑞虎眉一张:“说不上话?也不见得。这样,冲着你父亲和我的交情,你又和宏业作了结义兄弟,我也要帮你看看。不过能不能成功,我没有把握。我写一张字条,你直接找又诤,哦,陆军部次长徐树铮,看他能不能给你想些办法。”

        张作霖和段祺瑞的交情?历史上是有的,但那是在将来。段祺瑞想露一手的想法还是很强烈的。他让张汉卿找徐树铮,真是找对人了。

        徐树铮,字又诤,是段祺瑞最得力、最宠信的手下,说是段的智囊、文胆甚至灵魂都不为过。他做过国务院秘书长兼陆军次长,文武全才,能力卓著。若不是行为跋扈了些,绝对是现代史上呼风唤雨的人物。为了他的国务院秘书长任命,一向对袁世凯敬畏的段祺瑞曾经难得地强硬要翻脸,让老袁无可奈何;为了他的陆军次长兼职,老段甚至赔上了总长职务。

        不过,老段不知道的是,一向顺风顺水的徐树铮,现在也遇到了难关…